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只认当爸的
    “哼。”一张脸皱巴巴的哪里好看。

    听到严博冷哼的声音,抬起头来,神色有些激动,“严博。”

    严博上前,挤走了挨在季白身旁的伊芸,一手将季白怀里的小兔崽子夺了过来。姿势没有任何的改进,依旧像是拎购物袋一样拎着,完全没有把他当做刚刚出生的孩子,而是超市的大白菜,就差没有上手颠两下。

    “小博——”

    “小心——”

    短短的一天内,他们连着享受了两次这样的惊吓,严博这个当爹的太特么的不靠谱了,有他这样抱孩子的么?

    严博没搭理身边叫嚣的人,直接把孩子塞到季白身边,将媳妇儿押回床上躺着,完了还替他们捏了捏被子,力道轻柔的让人不知所措。

    严博这一手,把季白吓的够呛。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呆怔之间被严博塞回被子里,下意识的搂紧了被窝里那小小的襁褓。

    见他把孩子塞进被窝里,伊芸舒了一口气,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胡作非为的兔崽子给踹到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兔崽子,给我滚得远远的,有你这样当爹的么?”伊芸一把推开严博,调整了一下孩子的姿势让他睡得梗舒服一些。

    季白眼里只有怀里的儿子,哪里还容得下其他。

    小家伙的小眼睛要睁不睁的,小嘴巴微微蠕动着,小脸蛋对着季白,那副模样乖得不得了,不少不闹的。听说新生儿的视力很弱,也不晓得他能不能看清楚眼前的两位父亲。

    季白看着他的小脸,怎么看都觉得不够。

    这是他的儿子,他和严博的儿子。

    看了半晌季白有些不满足,伸出指尖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脸蛋,虽说又红又皱,但却滑滑嫩嫩的。那张小脸上的五官,隐约可以看得出严博的模样,再长开一些,怕是更像了吧。

    “儿子,我是爸爸。”季白俯身过去,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哪里还顾得上有没有扯到伤口。

    严博没有将伊芸的话放在心上,被推开了就直接站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躺在船上的父子两,这是他的爱人和他的孩子,这两个人是他这辈子的牵挂。

    于轩进来的时候恰巧看到这么温馨的一幕,清咳一声。

    “于医生,你来啦。”伊芸让开了位置,笑眯眯的看着小家伙。

    于轩也不客气,直接走进人群里,手里还拿着一顶厚厚的帽子,“戴顶帽子,除了洗澡外不要拿下来。”

    季白的笑容僵在脸上,看着于轩手里那顶又厚又丑的帽子,十分的为难,“这个就算了吧。”求救似的望着严博,希望得到他的同意。

    奈何伊芸已经先一步开口,“不行,必须戴上,要是吹了风以后有你受的。”

    犹豫了一会儿严博也赞同的点头,“戴上。”语气十分坚决,不容一丝的反对。

    季白抿了抿嘴,不情不愿的看着于轩手里的帽子,先不提外观,就看他那个厚度,头发都能捂出虱子来。

    “我知道你不喜欢戴这些东西,也觉得自己是男人不需要跟女人一样戴这些那些,但是为了你以后的身体着想,还是戴上的好,免得落下什么病根。”说着,把帽子递到了季白身前。

    至于严博?对于坐月子这事没什么概念,反正医生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彻底贯彻医生的指令,势必要押着季白在床上躺满一个月才罢休。

    从于轩手里接过那顶丑不拉几的帽子,在季白祈求的眼神底下,直接套在了头上,完了还使劲的往下扯了扯。

    “”季白。

    严博瞪眼,这几个月波折不断折腾的他的身体有些亏空,要是不趁着坐月子时调理好,以后还怎么得了,这次说什么他都不会心软。

    身为过来人的伊芸很是赞同的点点头,从季白怀里接过小家伙,“到点给小家伙喂奶了,小白听话,这个月你好好养养,孩子的事儿有我。”

    季白苦着脸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离他而去,有些泄气的摊在床上。

    严博看见了,也只是挑了挑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季白就被孩子的哭声给吵醒了,正想起身瞧瞧怎么回事的季白,被严博压着起不了身,挣扎的动作大些还扯动刀口,疼的不行。

    “孩子在哭”

    严博权当看不见,直接将人扒拉进怀里,“睡觉!”

    “可是”

    “睡觉!”

    想要作妖的季白被严博无情的镇压了,季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薄薄门板,耳朵竖的高高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哭声间歇,季白松了口气,“总算停了,刚才好好的怎么哭了?!”新手爸爸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面对季白的询问,严博重新闭上眼,一副不愿多谈的模样。

    女马的,他也是第一次当爸爸好吗,他怎么会知道那个兔崽子为什么会哭!

    季白瞪眼,这人怎么可以在别人说话的时候睡觉。

    孩子的事情被伊芸一手包办了,严博就负责好好照顾坐月子的季白,孩子就在卧室隔壁的婴儿房里面,身为照顾孩子的主力担当,伊芸也住了进去,紧随其后的是严广航这个当爷爷的。

    小家伙脸上挂着几颗金豆子,可怜兮兮的望着伊芸手里的奶瓶,嘴巴撕嚎着要吃饭。

    试过温度之后,伊芸感觉将奶嘴塞进他嘴里,哭嚎声立止。

    “看看,这个小家伙一到饭点就嚎,比闹钟还准时。”伊芸将奶瓶塞进他嘴里,看着他吧嗒吧嗒的吸允着,不一会儿就把奶瓶里面的奶全部干完了。

    严广航怜爱的看着小家伙,“吃的真好。”说完,又笑眯眯的盯着。

    黄伯杵在一旁一脸慈爱的看着伊芸怀里的小家伙,主动接过婴儿用具清洗的工作,笑呵呵的说道,“刚才小白听见孩子哭了,有些着急。”

    伊芸了然的点点头,替他擦了擦小嘴巴,给季白抱了过去。

    “妈。”见伊芸抱着孩子进来,季白撑着坐直了身体。

    伊芸笑呵呵的点头,“还没见着孩子吧,刚喂了奶,这会儿正精神着呢。”说着,把孩子递到他手上。

    季白急切的想要看到孩子,伸出手去接,显得有些慌乱生疏,好在姿势还算正确。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接过来,托着他的小脖子,手掌托着他的小屁股。

    严博挑眉,拿了个枕头垫在他背后,调整了一下坐姿。

    “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季白满腹心思都在小家伙身上,哪里还会在意自己感觉怎么样,“没事。”敷衍的应付着,满含疼爱的双眸落在孩子身上,另一只手掀开有点遮挡他小脸襁褓,轻声说道,“小家伙”

    似乎听到季白熟悉的声音,小家伙有些费力的睁着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微的缝。

    伊芸不在意的笑笑,低下头去看季白怀里的小家伙,看着他紧闭着的小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诧异说道,“哎呦,睁眼了。”

    照顾了一天一夜的伊芸,看着吃喝拉撒全都闭着他那双精贵的小眼睛,这儿到了爸爸的怀里,居然舍得睁开眼睛了。

    “这是只认当爸的?”伊芸有些吃醋。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