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无理取闹
    看着儿子要睁不睁的眼睛,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尤其是伊芸包含醋意的语气,季白笑了笑,立马转移话题,“妈,刚才这个小家伙怎么哭了?”

    一说到孩子,伊芸忍不住伸手逗了逗挣开眼的小孙孙,“还能哭什么,小肚子饿了呗,也就要吃要吃要拉的时候还会扯着嗓子嗷,其他时候逗也都不醒。”

    “小孩子不是哭闹才正常么?”季白看着怀里乖巧的儿子,询问道。

    听了季白这话,伊芸好笑的看着他,“傻小白啊,不是每个小孩子都会哭闹的,有些好养的就不怎么哭,我们家的小家伙就是这样的孩子。”说着,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小手。

    “别担心,这个小家伙跟他爸小时候一模一样,我以前带小博我没怎么见他哭,整天皱着眉像个小老头似的,不哭不闹,也就饿了拉了嗷两声。”伊芸忍不住笑,“当时我也以为他生了什么病,后来才晓得他就是个闷葫芦。”

    杵在一旁当雕塑的严博,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话锋一转,伊芸抬头直视季白,“也该给孩子取个小名,大名不着急,回头让算命先生取一个,我想着取个小名先叫着,我们也总不能一直小家伙小家伙的叫吧。”

    季白赞同的点点头,“确实是该取个名字,”说着,扭头去看严博,“你想给儿子取个什么样的小名?”

    严博皱眉,“我取?”

    伊芸张了张嘴,对着严博愣是没敢把那句‘我来取’给说出口,嗔怪似的瞪了季白一眼,问道,“小博,你有什么想法没?”

    严博撇了撇嘴,“小猴子。”

    季白,“”

    伊芸已经没脾气了,扭头望着季白,“小白,你想给孩子取个什么样的名字?”

    “我?”季白愣了愣,低头看了看儿子,抬头瞅了瞅严博,“要不叫南南?!南方的南。”

    “为什么?!”

    “不晓得,突然之间就冒出来这么一个词,”见伊芸的皱眉,季白下意识的改口,“严南,严难,不好,这个不好。”

    忽然之间让他取小名,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啊。

    最后没办法,严博直接把这事推给了他父母,说大名让他们两个取,小名让他们自己看着办,这才结束了这个话题。

    严磊到达玫瑰庄园时,门口正被三台轿车堵着,里面空空如也,反倒是严博正在跟几个人争论着他们,面红耳赤的几个男人对着严博,气得肝颤,却又无可奈何。

    “你们是?”看着门口几个怒气冲冲的男人,严磊上前询问道。

    其中一个见严磊过来,稍微压制了一下火气,“这位先生你来评评理,这人因为逆行、闯红灯导致我们三车相撞,这个责任是不是他背?!”

    严磊听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几部车,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肯定是严博急着回来看他媳妇儿,又开始发疯了。

    “实在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急事,给你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实在是很抱歉,放心吧,这事我们会全权负责,”严磊瞪了他一眼,嫌弃的意味很明显,“你看你们几位的车是自己找人处理还是我帮你们处理?!”

    严磊大概瞧了一下车子的损毁程度,不算很严重,但维修起来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对于他们这些工薪阶级来说,还是有点负担的。

    在门口呆了一宿的几个苦主肚子里的那一团火,三两下就被严磊给扑灭了,冲着他的态度,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而且他们也认出了严磊的身份,再者能够在玫瑰庄园居住的人非富即贵,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要不是相互之间给了勇气,怕是早就走了。

    既然别人说了会全权负责,他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也没有理由在这里撒泼,相互约定好处理的方式,几位苦主开着自己破损的爱车,驶离了玫瑰庄园。

    替严博解决了交通事故,扭过头询问道,“孩子呢?!”

    严博转身无视了他的存在,可惜他小看了严磊的厚脸皮,典着脸也跟着进去了。一进屋,第一个反应就是侄子,“孩子呢?”

    伊芸瞪了他一眼,“你不问问小白怎么样了?一进门就先问孩子,现在是有了侄子就不要弟媳妇儿了?”

    严磊哪敢惦记季白啊,他还那么年轻,想要多活几年。“小白有小博关心就行,我的小侄子在哪儿?”

    伊芸瞪眼,“严磊,你这是什么态度?”

    严磊听着自家母亲的话,苦笑着,他还能有什么态度,那是他弟弟的媳妇儿,他关心太多那就过了,而且伊芸现在摆明了就是在刁难他。

    “我先去看看小白,刚好有点东西要拿给他。”

    “哼,看你的侄子去,别打扰小白休息。”伊芸双手环抱在胸前,冲着严磊横加指责。

    严博皱眉,落在严磊身上的视线带着不可忽视的杀气,“妈,那是小博的媳妇儿!”不管他是季白的上次还是大伯哥,理应避嫌,尤其是严博目光灼灼落在他身上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废话,我需要你来告诉我小白是谁的吗。”

    严广航有些看不下去,之前还好好的,从孩子出生以后她的脾气慢慢开始变得古怪,动不动就发脾气变脸,虽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不需要计较那么多,但毕竟久了也会产生隔阂。

    见伊芸的脸色有些难看,严广航连忙拉着她出了院子。

    “我去看看弟媳妇儿。”说着,还扯了严博一把。

    严磊进去的时候,季白正好睡了,严博干脆就守在卧室里。

    见状,严磊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盒子搁在他床头,跟严博打了手势,退了出去,转道去了婴儿房。

    蹑手蹑脚的推开半掩的房门,走进去就能看到房间的正中央那张精美的婴儿床,床上酣睡着的小家伙落入眼底,严磊不自觉的放低了身体,凑近去仔细看床上的小家伙。

    得,这个小家伙长得跟他爹一般无二,完全找不到跟季白相似的地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结果这个小家伙长得一点都不像他,会不会太亏了?

    “也不晓得取名字了没。”严磊忍不住伸出手指头去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看着他微微蠕动着的小嘴巴,不自觉的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严磊看得入迷,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扒拉着婴儿床的边沿目不转睛的看着,唇角上的弧度越来越大,直到从院子里传来吵闹声,这才皱着眉从婴儿房出去了。

    院子里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就连睡梦中的季白都忍不住蹙起了眉,守在一旁的严博正在考虑是不是需要在房间里面加装隔音棉,免得被外面无关紧要的人打扰到了睡眠。

    “姓严的你什么意思?”伊芸怒视着严广航,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你说我有病!你居然说我有病!”

    “我没说你有病,我只是让你消停一些,别弄得孩子跟你翻脸。”

    “我怎么了我,怎么就要我消停了,我什么时候管过他们了最近?怎么就叫我消停了呢,我做什么了吗我?”伊芸尖叫着跟严广航对峙着,“说来说去就是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所以四处找我茬,想逼我跟你离婚是不是?”

    严广航急的跳脚,“你说的哪跟哪儿啊,你不要那么无理取闹好不好?!”

    “无理取闹——”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