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孩子的名字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无理取闹四个字刺痛了她的耳膜,一脸震惊地望着严广航。

    有些头疼的看着伊芸,前段时间伊珊跟他提了一下她姐姐有点不对劲,当时忙着工作没多在意,现下看来伊珊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看医生。”

    长期的焦虑让伊芸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健康,“我没病!我才不去什么医院看什么狗屁医生!”

    伊芸尖锐的声音成功的吵醒了季白、吓醒了孩子,严博不得不起床将哭嚎着的小家伙拎到卧室,将他塞进季白的怀里。

    “乖,不哭啊,不哭——”

    轻轻拍打着哭嚎的小家伙,季白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严博,“妈吵得那么凶,你要不要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严博现在两只耳朵嗡嗡作响,一边是孩子的哭声一边是伊芸的尖叫声,脑子里好像有各种各样的乐器在敲打,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不用管。”

    “不管?!”

    严博点点头,“我哥过去了。”说完,看了季白怀里的小兔崽子一眼,决定下楼给季白拿点吃的。

    严博下楼时,透过玻璃窗正好瞧见严磊拉着伊芸往后院走,脚步微微一顿,径自走进厨房给季白找吃的。

    而被拽着的伊芸一点都不消停,挣扎着“兔崽子,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消停点吧,孩子都被你吵醒了。”严磊使劲拽着伊芸的手腕,示意他爸跟上。

    一讲到孩子,伊芸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你放开我,兔崽子,我要去看我的小孙孙。”

    “得了吧,孩子他爸看着呢。”

    伊芸还想说什么,硬是在严磊的眼神下,咽了下去。

    正在给季白研究营养餐的于轩看着严磊拉着伊芸过来,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询问道,“怎么了?是小白出了什么事?”

    “没有,”严磊松开伊芸的手,将人推到于轩面前,“帮我妈看看是不是哪里出毛病了?”

    因着位置离得远,于轩没有听到院子里的响动,但是看他们的脸色有些沉重,不免好奇地打量着被严磊推到前面的伊芸。

    神色忧虑抑郁、易激动,脸色潮红、出汗,再结合他们父子俩所阐述的情况,于轩大约知道了伊芸性格转变的病因。

    “先喝杯水缓缓。”于轩给伊芸倒了杯水,搁在她手边,“我们来说说你的病情。”

    “我没病!”伊芸瞪眼。

    于轩不是严家父子,没有必要对她多加谦让,直接开门见山,“最近总是失眠烦躁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伊芸反问道。

    “你的经期多久没来了?”

    伊芸愣了愣,有些烦躁地瞅了他一眼,不回答。反倒是严广航蹙着眉,“有大半年没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大半年没来了,你们也不会主动去看一下医生?”

    严广航摸了摸鼻子,“我之前跟她提过,她说自己的年纪也到了,不来就不来了,就”

    “我真的有病?”伊芸蹙起眉,内心有些忐忑。

    “初步诊断是更年期综合症,我建议还是得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比较好,发现问题及时解决。”于轩淡淡的说道,“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没有办法给她下诊断开药。”就算是能他也不敢开,按照伊芸的性子,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严广航听出来了于轩话里的意思,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他的话。

    “你不要危言耸听,要是没问题有你好受的。”伊芸撂下一句狠话。

    “我等着。”于轩冷笑。

    严磊见伊芸还要再说,连忙推着她往外走,“妈,我看小家伙的房间里面还少了不少东西,你不跟爸去商场转转?!”

    被儿子推出房间的伊芸,瞪了他一眼,“哪儿都有你”

    “对了,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要给小家伙买个代步车吗,我们现在就去?”

    伊芸斜了他一眼,“你不是说小家伙还太小,不能用吗?”

    “有备无患,有备无患。”严广航笑呵呵的看着她,主动牵起她的手,给严磊使了个眼色,拉着她的手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伊芸也晓得最近自己的态度有些问题,对于严广航拉着自己上医院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抵触,她只是不喜欢他们老是拿着‘你有病’这样的眼神望着她,讳疾忌医本就不是她的想法。不过,看着严广航如此紧张她的份上,那就暂时不告诉他改变想法了吧。

    随着车子的离去,院子里静谧了下来,严博在厨房里呆了好一会儿,这才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饭上楼。

    他怀里的小兔崽子已经哄睡了,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小嘴巴蠕动着,看起来好不可怜。将早餐搁在床头,强硬的从季白怀里将小崽子抱出来,动作虽然粗鲁,但至少姿势是正确的,季白见小家伙没哭,顺从的将孩子转交到了他手里。

    不一会儿严博已经从隔壁房间回来了,“吃早饭。”

    说着,端起床头边上的碗,拆出炖的软烂的肉,递到季白嘴边,“快吃。”

    “谁一大早就吃肉啊。”季白有些嫌弃的别过头,他早上就想吃些暖呼呼的粥跟包子,肉什么的就不能留到午餐或者晚餐才吃么。

    严博没理他,肉一直停留在他嘴边,态度十分强硬。看着眼神坚定的他,默默的咬下了那块油腻腻的肉。

    “严博,孩子在隔壁房住着是不是不太好?”不是他不相信伊芸,而是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并不适合照顾孩子,虽说她有这个能力。

    大概明白他说什么的严博,喂饭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等你出了月就回去。”

    这个回去说的是回梅园的那栋别墅,晚点让黄伯先回去收拾一下,尤其是在卧室隔壁整个婴儿房,方便他照顾。

    “好。”季白点点头,按照严博的性子肯定是先紧着他,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儿子,只是在他心里第一位的是季白,第二位才是儿子。

    喂饱了媳妇儿,瘠薄这才下楼草草填饱了自己的肚子,回房时就看到季白在翻字典,每翻一页,眉头都会紧皱一分。

    “怎么了?”

    正在专心致志翻字典的季白头也不抬,“在给儿子找名字呢,对了,床头柜上的那个盒子是什么?”

    “大哥拿过来的。”严博从另一侧上了床,跟季白一起头挤头看着字典。

    一听是严磊拿过来的,季白也不着急去看,垂着头跟严博靠在一起,嘟囔着要改哪一个好。两人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一个满意的,严博蹙着眉抽走他手里的字典,“你该休息了。”

    “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不是有一本书叫什么《麦田的守望者》吗,干脆就叫那个。”不能守护自己母亲的小兔崽子不是好崽子。

    季白躺在床上眼睛骨碌地转了几圈,“麦麦?”

    “嗯。”严博不走心的应了一句。

    “好吧,那就叫麦麦吧,大名就让你爸来取。”说着,打了个呵欠。

    严博没说话,只是替他捏好被子,从一旁的抽屉里面拿出文件一副准备办公的模样,顺手将严磊带回来的盒子给扫进抽屉里面去了。

    而在季白睡得香甜时,娱乐报纸上刊登了他获得最佳新人奖却缺席颁奖典礼的消息。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