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最佳新人奖
    金羊奖的奖项在夏国来说,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奖项,尤其是影帝之后的最佳新人奖,基本上可以说是影帝的热门备选人物之一,就像是影帝段继峰,因为资质的问题第一年登上领奖台,只是拿了个最佳新人奖,而下一年直接问鼎影帝,直到今日还未能有人打破他的记录。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获得最佳新人奖的季白,转眼就变成了当红炸子鸡,娱记等媒体都想尽办法要把季白给挖出来,新晋小生为何无故缺席颁奖典礼,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吸引眼球。

    “对了,《边陲》的首映推迟了。”

    正在给孩子喂奶的季白愣了愣,“不是已经”

    严博阖上一份又打开了另一份,“你第一次拍电影,怎么能不参加。”语气淡淡的,好像一再推迟放映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完全不值得他去操心。

    “所以原本是贺岁档的推迟到了”将吃饱的麦麦抱着伏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打着,直到听到小小的打嗝声,“那就是要等我出月子?!”

    方导肯定很郁闷吧,毕竟档期一推再推,感觉上映的日期都是遥遥无期。

    被季白误认为很郁闷的方永安在得知自己的电影一再延期时,是挺郁闷的,可是今年的贺岁档杀出了一匹黑马,将原来很看好的大片给杀的片甲不留。小成本的电影除了段继峰这个男主角外,其他的都是十八线的小透明,但一个段继峰就是票房的保证,从首映到下线,票房记录飙升到了60亿,可见他的号召力。

    “幸好没有在春节上映”要不然他的电影也会惨遭滑铁卢,对严博的那一丝不满也衍生成为了感激,“果然是做集团公司老总的,确实有先见之明。”

    高茜云翻了个白眼,手里握着手机,指尖用力的在屏幕上敲敲打打,一条接一条的往外发,时不时还中断接个电话,前一秒还和颜悦色,下一秒就乌云密布,把方永安吓得够呛。

    “说笑了,小白身体不适一直在休养肯定肯定”高茜云黑着张脸,摸着牙硬是挤出一抹笑容,“好的。”

    这个季白又失踪了,动不动就失踪的艺人,她遇到的还是第一个。

    “季白那个兔崽子。”要是让她抓到他,有他好受的。整整五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晓得跑到哪个旮旯里等等,五个月。难道

    高茜云忽然站起身来,把方永安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

    算算日子是该生了,不知道生的是男是女,她要买点什么过去好呢?

    一想到软萌萌的小包子,高茜云的心就蠢蠢欲动,拍了拍方永安的肩膀,“走,我们逛母婴店去!”

    母婴店?去哪儿干嘛?难道

    高茜云不晓得方永安的心理活动,兴致勃勃的跟方永安逛街,就连中途接到无数个骚扰电话也依旧笑眯眯的。

    被人惦记的季白打了几个喷嚏,把严博吓得够呛,“感冒了?!”

    摇摇头,摸了摸有些瘙痒的鼻子,“没有,好像有什么人念叨我。”天天用生姜煮水洗澡,每天还顶着一顶丑不拉几的帽子、身上盖着的被子还是冬被,他没有被捂出一身汗来已经算很好了。

    一想到还有十五天漫长月子期,季白的眉头就皱得死紧。

    仔细查看了季白的身体状况,确定他真的没事,严博松了口气,将一早温在炉子里的汤端了起来,刚揭开盖子,一股香浓的鸡汤味飘散在空气里,“乌鸡炖的汤,多喝点。”

    就着严博手上的勺子尝了一口,浓郁的鸡汤里面还有少许中药味,“加了什么?”味道跟平时吃的不太一样。

    “是益母草炖的鸡汤,可以补气血。”

    说着又勺了一勺子递到季白嘴边,全程服侍。

    严博坐在床边,看着渐渐陷入沉睡的季白,伸手去摸了摸季白软乎乎的肚子,微微蹙起了眉。这些天努力的喂,怎么越喂越瘦呢?

    看完医生回来的伊芸跟着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院门,身后跟着两个大包小包的男人,走近了才看到那个女人居然是许久未见的高茜云。

    严博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忽然有种想要将季白藏起来的冲动。

    为了孩子跟季白的调养,严广航硬是拽着伊芸回梅园住了几天,见她的病情有所缓解这才敢将人带到玫瑰庄园,恰巧在路上遇到去梅园探望季白扑空的高茜云,索性结伴而行。

    “我的宝贝孙子麦麦呢?”

    本来对取名字的决定权十分怨念的伊芸在看到麦麦那张白嫩的小包子脸时,所有的不满所有的不顺全部扇着小翅膀飞走了,满心满眼看到的只有麦麦,就连严广航这个当丈夫的都忽略了。

    对麦麦感到惊喜的除了伊芸还有高茜云,许是因为两个人的名字里面都带了云字,她们相处的还算不错。

    “小家伙叫麦麦?”高茜云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他柔嫩的小脸蛋,笑眯眯的看着他。

    伊芸点点头,“嗯,是他爸取得名字。”小名取了没关系,不是还有一个大名么,她得好好想想孩子的大名叫什么。

    可惜,就在伊芸暗自琢磨着孩子改叫什么名字时,严博斩钉截铁的指着小家伙说吗“我儿子,麦麦,大名季严。”

    “等等,等等,你说孩子姓季?”

    对于孩子的姓氏问题,季白这个当事人比伊芸还要惊讶,一脸震惊地看着严博。当初不是说好了孩子跟他姓的么?怎么现在又变成姓季呢?

    严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季白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凭什么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姓严,说句不好听的除了提供一颗精子以外,他一点贡献都没有,平白的得了个儿子,虽说有些不情愿,但内心还是高兴的。

    “有问题?”

    “不是,这么大的事情”

    严广航打断了伊芸的话,“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不管麦麦姓什么,只要他身上留着严家的血,那就是我们严家的子孙,姓什么没那么重要。”就连最看好的儿子娶了个男媳妇儿这样的事情他都能接受了,何况只是一个姓氏。

    不管麦麦姓严姓季姓李姓孙,姓什么都好,只要他是严博的孩子,那他永远都会是他严广航的孙子。

    “”话是那样说,可这毕竟是她的小孙孙啊。

    充当装饰的高茜云笑了笑,“老夫人你福气真好,”有疼爱自己的丈夫、靠谱的两个儿子,当然还有刚刚出世没多久的小家伙,一家人和乐融融的,看着她也好想生一个。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过经期了,会不会真的怀孕了?内心有些忐忑不安的高茜云轻哼道,“小白呢?”算了,顺其自然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急不来。

    “在房间里面看书呢。”严博挑眉。

    “看书?他看什么书?”高茜云好奇地问。

    歪了歪头,看着门口隐隐黑脸的高茜云,季白扯出一抹谄媚的笑容,“高姐,你来啦。”

    “哼——笑什么笑,生孩子那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叫人通知我一声?”

    季白无奈的笑笑,“人多嘴杂,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顿了顿,随即补充道,“再说了,临时发作的我能通知谁啊?”

    高茜云点点头,“也是。”不讲究的在地上坐下,“对了,你的奖杯拿到没?”

    “奖杯?什么奖杯?”季白无辜的看着,“我没有看到什么奖杯啊?”

    “怎么可能,是我亲自从台上拿起来的,打好包让严磊帮我拿过来的啊。他没拿?”说着,蹙起了眉。

    严磊?严磊最近几天出差去了,短时间是不会考虑回来这个问题。

    “最佳新人奖!”

    季白瞪圆了眼睛,“你说什么奖??”

    “最佳新人奖!你获得的是最佳新人奖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