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谈话节目
    一瞬间的错愕以后,季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激动的神色,“真的?!”

    说起严磊,这才想起前几天确实拿了一个包装严实的盒子过来,他随手搁在了床头柜上,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了,也不晓得放在哪儿去了。

    直到严博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包装皱巴巴的盒子,拆开后才发现是那个奖杯。

    金色的小羊高高昂起头,前足抬起,后足伸展着踩在底座上,呈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美感,底座的下方写着是第几届的金羊奖的获得者,名字的前面是奖项的名字,字体不大不小,打眼望上去密密麻麻的一片。

    篆体的季白两字拥有者奇特的美感,当指尖触摸到那两个字时,季白的唇边不自觉扬起笑容,眼神变得熠熠生辉,跟望向麦麦的满足不同,带着一丝不容忽视的野心和志在必得。

    这样的季白充满了独特的魅力。

    “之前电视台的人联系我,想让你上《明星面对面》这个谈话节目。”这档节目的三观很正,对于季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尤其是他暂时息影不能参加剧烈运动,因此这样的谈话性节目显得难能可贵。

    《明星面对面》是一个谈话性的节目,录制的时间不长,但是话题性十足,基本上就等于是艺人剖析自己的一个节目。尤其每次谈话的对象都是当红的艺人,这档节目在电视台里收视率还算不错,而且主持人宋子珺是有十多年主持经验的实力派,作风正、也有观众缘,让季白参与这样的节目,高茜云的内心是乐见其成的。

    “高姐,我暂时无法外出。”季白无奈地望着她。

    看着季白的装扮,高茜云心底已然有了计较,“没关系,那就等你出了月子后再去。”

    “如果可以,当然最好。”不是他耍大牌什么的,实在是严博压着要他坐满一个月的月子,就连手机、电脑之类的电子产品全部没收,实在无聊了就看看书,要不就是睡觉。要不是时不时跟麦麦玩会儿,季白觉得自己肯定会疯掉的。

    季白的伤口虽然拆了线,可是伊芸还是发了话不让他洗澡,看着彻底执行命令的严博,季白只能坚持每天用姜水简单的擦洗。

    “我都拆线了,怎么还不能洗澡?”

    生完后的第七天,季白就拆了线,本以为拆了线后能痛痛快快的洗个澡,没想到这个萌芽被彻底的扼杀在摇篮里面。

    “把胳膊抬起来。”严博从滚烫的姜水里捞出毛巾拧干,热乎乎的毛巾贴在他身上,带着滚烫的气息。

    季白乖乖的听从严博的指挥,说抬哪儿抬哪儿,让他擦拭干净,刚开始他也反抗过,但是严博直接把他给亲晕了过去,自此以后季白不敢跟他唱反调了。

    浴室里烟雾袅袅,就连空气里都充斥着生姜的味道,窗户跟排气扇压根连打开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还是那么黑?”季白摸了摸肚子上黑色的那条线,蹙着眉。

    严博细心地给季白擦着,从怀麦麦到生,除了肚子和臀部长了一些以外,季白还是保持着以前的体形,见季白提及他软乎乎的肚子,低头瞧了一眼,“于轩说了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了。”

    听到这话,季白点点头。

    迅速收拾好媳妇儿,将人抱到床上,严博这才去打理自己。

    躺在床上的季白,看着雪白的墙壁,心里有些痒痒的,想要去隔壁的房间瞧瞧麦麦。可是目光落在连门都没关的浴室,季白始终都没有勇气掀开被子。

    这个时候麦麦应该睡着了吧,就算他冒着风险过去估计也只能看到他酣睡的模样,为了不惹毛麦麦他爹,季白觉得自己还是忍忍吧。要是把那个坏脾气的人惹毛了,还不晓得很闹成什么样子。

    克制着想要看到麦麦的冲动,季白躺进被窝里,从床头拿起那本《麦田的守望者》慢慢看了起来。

    这厢季白刚躺下,伊芸就将孩子抱进了她房间。晚上麦麦要喝奶,白天季白在严博的帮助下还能照看一二,可到了晚上就影响他休息,不利于伤口的恢复,干脆就将麦麦接到自己房间里面,有她跟严广航看着,做什么都方便。

    从浴室里面出来的严博,看到躺在床上看出的媳妇儿,微不可见的扯了扯嘴角。随意的擦了擦,将浴巾丢进浴室门口的衣篓里,翻身上了床,伸手将一旁看书的媳妇儿搂了过去,季白借着力道在他怀里蹭了蹭。

    从麦麦出生后,那些乱七八糟、不可理喻的、莫名其妙的反应全部都消失了,这段时间是他这将近一年里睡得最好的了。

    严博一靠近,季白的脑子就变得昏昏沉沉,严博也不闹他,搂着他亲了亲他的额头,让他一觉到天亮。

    闻着严博身上香甜的气息,季白依偎在他胸膛上,意识开始模糊,但心底多少还是惦记着麦麦。

    严博的手搭在他肚子上,蹙着眉,“好软。”

    “嗯。”

    严博小心翼翼地揉着他肚子上软乎乎的肉,手指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伤口外的部分,“手感真好!”

    “嗯”

    “保持这样吧,别瘦回去了。”

    季白模模糊糊的想着,别瘦回去?这个似乎不是他能控制的吧,而且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肚子里居然有一圈肉,好像有点不合适吧。想着想着,季白彻底昏睡了过去。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时间在养孩子喂孩子中悄悄流逝。期间,高茜云也来过几次,每次过来除了给麦麦带点衣服玩具什么的,还时不时给他带点所谓的营养品。坐镇玫瑰庄园的于轩检查过那些营养品,没有多大问题就让季白吃了。

    正巧,那天替麦麦检查完身体的于轩刚把人送到主宅,迎面就遇上了带着大包小包的高茜云,两人微微愣了一下。

    高茜云若无其事的别开头,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黄伯,将麦麦接了过来。

    若有所思的于轩望着抱着孩子的高茜云,转身回了后院。

    高茜云没有待多久就回了公司,临走之前异样的神色让季白频频侧目。

    “伤口恢复得不错,但是还是不能大意。”毕竟是开刀,哪怕再怎么小心养着,始终对他的身体还是有所损伤的,“孩子的事情暂时先交给他们,你好好休养,要去工作也可以,只是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也不能太过于劳累。”

    于轩收拾着房间里面的医疗器械,脸色有些凝重。

    “好的。”

    “腹部的松弛过一段时间应该能恢复,适量运动能够帮助你回到产前的水平。”毕竟季白的工作性质不允许他的身材过于走形。好在他的腹部除了那条妊娠线之外没有长出其他的妊娠纹。

    “我知道。”对自己身材的走形,季白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生下麦麦,他已经很感激了。

    再者,严博似乎特别喜欢他软乎乎的肚子,每天晚上睡觉手一直都放在他的腹部上,就连以前麦麦在肚子里时都没这么勤奋过。

    “如今你也出月了,我也不需要整天呆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季白微怔,前两天还好好的,这么今天忽然之间会提出要离开。“怎么?!”

    “我在医院还有工作,既然你的身体状况良好,我也不需要每天都呆在这里。”本来生产完他就应该离开的,但是严博请求他留下来严密监视季白的身体情况,尤其是他在怀孕期间两次差点流产,对他身体的损害也是无形的。

    “也是,”季白笑了笑,“真的非常感谢这段时间你的认真和负责。”

    “客气了。”

    “是真的谢谢你和唐院长,要不是你们我都不晓得我是否能顺利的生下麦麦。”对于于轩和唐汉国,季白内心里是衷心地感谢这两位替他保下儿子的医生。

    “是你跟孩子争气。”要不然纵使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帮不了他。

    季白笑笑。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