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作死
    “并不是,我只是顺便看了而已。”说着,冲着严博督了一眼。

    严博淡定的替季白清洗餐具,反倒是季白歪着头反问道,“他看我的节目很奇怪?”想当初登仙开播之后,每天晚上他都准时准点守在电视机前面看的呢。

    “”想到自己的亲弟是个宠妻狂魔,严磊默默的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一向跳脱的张云川有些拘谨,从进门到吃饭,坐的端端正正,连眼睛都不敢乱飘,捧着白饭使劲的扒拉着,菜都不敢夹。

    一向镇定自若李秀也难免有些放不开手脚,但总体来说比张云川好些,最起码还敢去夹眼前的菜。

    “你居然敢在电视节目上跟他表白,”还满口都是老婆、老婆的,勇气可嘉啊。

    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严博,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就连勺汤时溅出来的热汤打在手背上都毫无知觉似的。

    “不烫?”季白也不揭穿他,从他手里接过汤碗,淡定的喝了起来。

    “没事,”严博用另一只手抹了一下手背,落在季白身上的目光带着灼热的温度,差点没有把季白给烧成焦。

    看着黏糊糊的两人,严磊扒拉了两下,就提出离开,临走时还不忘把拘束的两人给带走。

    踱着脚步的严磊,在包厢门口站定,用只有三人才听的见的声音说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用我教你们吧。”

    两人点头如葱蒜,缩着脑袋跟鹌鹑似的。

    等严磊走远了,张云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跟严总吃饭压力真大,”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我还没吃饱,刚才一桌子的好菜,我都不敢去夹。”

    李秀比他好一点,吃了点菜,可是还是觉得饿。“你说”

    “怎么了?”一心一意想去觅食的张云川扭头看了李秀一眼,正色道,“那是季哥的事情,不管是作为下属还是作为朋友,我们都无权干涉。”再者,季白也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摆布的人。

    李秀愣了愣,落在张云川上的眼神带着丝丝的错愕,好像今天才真正的认识到张云川这个人,撕下了跳脱面具下的他,显得有些迷人

    吃饱喝足的季白跟着严博去了公司,虽说心里惦记着麦麦,但还是陪着他工作了一个下午,回到玫瑰庄园时,已经是晚上了。

    到家时,正好看见麦麦被伊芸抱着,小嘴巴叼着奶嘴,双眼紧闭,一副要睡不睡的模样。困顿并没有影响他的好胃口,一吸一允连气都不带喘一下就把一瓶奶给解决了。

    “胃口真好,长大了肯定跟他爹一样长得壮壮的。”看着一瓶奶,没一会儿就进了麦麦的小肚子,忍不住的咧嘴笑。

    “那肯定是,”把麦麦抱起来放在肩上轻轻拍着他的背,听到那一声轻轻的‘嗝’才转变了一下姿势,“麦麦啊,你什么都可以像你爹,但唯独那个臭脾气不能像他,知道吧。”

    严博的臭脾气也就那样了,从小到大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就长歪了,既然长歪了伊芸也不指望他能掰正,她就指望着麦麦的性子能跟季白一样就行。

    严广航对她的话深感赞同,什么都都可以像那个兔崽子,唯独这个性子不能随他。

    两人抱着快要睡着的麦麦,用自以为小声的语调谈论着孩子他爹的各种毛病,殊不知本人就站在他身后,阴测测的看着他们。

    眼看着麦麦就要睡着了,季白怎么可能允许严博去吵醒他,连忙拽着人蹑手蹑脚的上楼,生怕晚一步黑着脸的严博会发飙。

    刚上楼,季白猝不及防的被严博压靠在门板上,两人的鼻息相互交缠在一起。

    “怎怎么了?”

    严博眯了眯眼,“老婆?!”

    忘记这茬的季白讨好似的笑着,不接话。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教训季白的严博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过他,右手伸到他脑后微微用力,柔软的唇瓣带着暧昧的气息相互叫缠着、唇齿相依。

    清心寡欲了大半年的严博如何能忍受,本想着狠狠将媳妇儿亲晕过去,算是对他的惩罚,没想到最终惩罚的会是自己。浑身上下那股即将火山爆发般的灼热,渐渐蚕食着他的理智,单纯的亲吻也渐渐变了质。

    “严博严博。”被迫扬起头的季白紧紧拽住他的衣服,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迸发出来,带着一丝的期待和蠢蠢欲动。

    迫不及待的严博钳住他的腰,一把将他抱起,随后将人放在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医生说”

    “去他大爷的医生!!!”暴躁的吼声里带着欲求不满的愤恨,就为了那该死的医生说,他硬是憋了半年,再憋下去他整个人都要炸了。

    随着衣物的滑落,房间里一片春色莹然。

    “哟,哄着呢。”严磊进来时,就看见自家那个从来都是疾言厉色的父亲正眉开眼笑的逗弄着母亲怀里的小家伙。

    说着凑上前去仔细打量着襁褓里的小家伙,一张小脸白白嫩嫩的,五官都长开了,“这真的是小家伙?让我抱抱。”跟出生那天差的太远了些,白白嫩嫩的哪里还有红彤彤的模样。

    伊芸顺从的把孩子递给严磊,“轻点,别闹他啊。”

    “长得跟小博一模一样,”严磊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小家伙,“是叫麦麦吗?我刚才听见你们喊这个名字。”

    话音刚落,也不晓得是严磊的姿势不对还是吵着他睡觉,双眼紧闭的小家伙开始瘪起嘴巴来。

    “哎呦,怎么瘪嘴了?”

    伊芸一看,立马急了,连忙伸手想要把麦麦接过来,可是还没等她抱走,麦麦已经张开嘴哭了起来。

    “好好的怎么哭了?”严磊有些傻眼,就一小会儿的功夫怎么睡着的小家伙怎么就哭了呢,这转变的速度也太快了些吧。

    心疼不已的伊芸连忙把麦麦抱过来,一边哄一边数落严磊。

    扯着嗓子哭闹的麦麦,那强而有力的哭声极具穿透力,那股架势就差没有将整栋房子都拆下来了。

    “麦麦在哭。”被折腾着的季白从迷蒙中清醒过来。

    寒着脸的严博,不得不退出来,没想到好不容易吃上肉的今晚,被麦麦那个小兔崽子生生给破坏了。

    “我要去看看——”挣扎着想要起来的季白,被严博给拦住了。

    “女马的,给我好好躺着!”季白的动作有些急迫,不小心踢到了严博的大腿根部,让物件本人倒抽了一口冷气,瞪了他一眼,掀开被子从衣柜里翻出浴袍穿好,下楼去逮那个破坏他好事的小兔崽子。

    怎么哄都没用的伊芸看着严博就像看到救星似的,“赶紧让小白哄哄。”不是她每次都要麻烦季白,实在是这个小家伙认人,平时吃喝拉撒还好,只要一哭除了季白谁也哄不住,所以伊芸干嘛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哭了他。

    严博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提溜着哭嚎不已的小兔崽子上了楼,将孩子扔进季白怀里,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儿子,下意识抱紧了他。

    “哄好后把他丢回去。”严博烦躁不已。

    季白抬头看了看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儿子,眨了眨眼,手掌轻轻拍着他的背,开始哄他。

    许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麦麦震撼的哭声渐渐停歇下来,季白抱着麦麦躺下,侧身环住他将麦麦圈在自己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胸膛。

    结果拍着拍着,季白就这个姿势和麦麦陷入了沉睡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