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闹别扭
    等严博解决了生理需求从浴室出来时,床上躺着的父子俩已经睡着了,大小两张白嫩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只是麦麦的那张小脸上还带着清晰的泪痕,一副可怜巴巴的窝在季白的怀里,那个模样儿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嘿!嘿!小博——”

    “弟,亲弟——”

    不管严磊怎么交换,始终不能打动严博,一声不吭的拽着他往门外走去。

    “弟,亲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这刚抱起来麦麦就哭了啊,你消消气,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反手想要去抓提着自己后领的手,严磊心虚不已,一个劲儿的求饶。

    “小博,我就是想看看麦麦,没有别的意思”他这才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小家伙,哪里知道这个小祖宗能看不能摸啊。

    严博充耳不闻,毫不客气的将把严磊这个惹哭他儿子打断他好事的人给丢了出去,确确实实,毫不客气的直接给丢出去的。

    被丢出大门的严磊,摸了摸鼻子,看着紧闭的大门,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了。估计这段时间他是不会出现在玫瑰庄园了,无他,就因着严博这脾气,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的好。

    身为帮凶之一的伊芸不敢吭声,生怕严博把账算到她头上。

    “妈,麦麦睡着您,你过去把孩子抱走吧。”严博收拾完严磊,进屋就看到僵坐在沙发上的伊芸。

    “睡着了?”伊芸连忙站起身来。

    “嗯。”

    严博领着伊芸进了卧室,走近了才看到父子俩头挨着头,睡得正酣。“血缘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轻轻地碰了碰麦麦的小脸蛋在瞅瞅季白的脸,温柔的笑着。

    一向粗鲁的严博不敢去碰熟睡中的小兔崽子,深怕闹醒了他,到时候免不得又要闹上半天才罢休,最重要的还是他心疼媳妇儿,不想媳妇儿那么辛苦。

    弯着腰正想悄悄把孩子抱走的伊芸,刚触碰到季白的胳膊,他就惊醒了。

    “妈?”

    伊芸也不说话,就连眼睛都不敢乱飘,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地方,直接从季白的怀里把麦麦抱了起来,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了他。

    “你们睡吧,我抱麦麦上我那儿睡。”说着,别开了视线。

    季白的脸色有些不愉,任谁大晚上的被人吵醒把自己的孩子抱走还没有一句好话心里也有火气,只是碍于严博的面子,季白也只能笑笑,“辛苦你了妈。”

    伊芸摆摆手,跟落荒而逃似的走了。脑子里不断叫嚣着,女马啊,这小白怎么长得越发勾人了,差点把持不住扑上去蹭几下。

    严博关上门,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没想到我媳妇儿如此的不拘小节。”

    为何伊芸不说话严博可是一清二楚,刚才他们在办事,半道听到麦麦的哭声,也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结果就这么裸着睡着了。

    什么不拘小节?季白疑惑的看着他。

    直到严博把手搭在他的大腿上,他才恍然,一张白皙的脸瞬间涨红。

    “你我”刚才太紧张麦麦了,还没来得及套上衣服就看到严博把麦麦塞进自己怀里,光顾着哄孩子自然就没顾上穿衣服这茬。

    “既然媳妇儿热情相邀,做老公的就不客气了。”

    季白惊愕的瞪着严博,“哪有不是说好了唔搬家”身上像是压着一座沉重的大山,躯体被扭曲成各种的姿势,带着无法忽视的占有,被迫陷入一场名为爱的情潮里,无法自拔。

    餍足的严博亲了亲疲惫不堪的季白,压了压被角,把他往怀里搂紧了些,“睡吧。”

    在严博的脖颈处蹭了蹭,“搬家。”

    “知道了,快睡。”

    “搬家。”

    “睡觉!!!”

    力竭的季白抿着嘴角,不说话也不睡觉,就这么瞪着他的胸膛。

    过了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平缓的呼吸声,低下头一瞧,就发现季白睁着无神的双眼瞪着自己的胸膛,像是要把他的胸膛瞪出一个洞来。

    许是严博的目光太过于强烈,季白扬起头看了一眼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皱了皱鼻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直接转身背对着严博。

    看着从自己怀里挣脱出去的媳妇儿,有些无奈的抹了把脸,这个老爱生闷气的真的是他媳妇儿?

    一言不合就甩脸子生闷气,认识他时也不会这样啊,难道是生个孩子把他的性子给扭转了?就算是曲线救国也不需要拿自己的身体出气,这是要拿他的身体跟他置气?

    拉开的被子里侵入了丝丝的凉风,原本就暖呼呼的被窝一下子就变凉了些,严博有些憋气的瞪眼,伸手将人捞进自己的怀里手臂紧紧的勒着,“女马的,你这是在跟老子置气?”

    谁要跟他置气?

    季白在心里冷哼,还是不说话,被严博紧紧勒着也不挣扎,安静的躺着,蜷缩在他的怀里。

    拿他没辙的严博,将怀里的媳妇儿翻了个身,在季白翻身的瞬间,直接闭上眼,像是睡着了一样。

    “艹,老子知道你没睡着。”

    看着那微颤的睫毛,火大的严博粗声粗气的吼了一声。

    “你不是让我睡觉吗。”季白不温不火的说着,连眼睛都懒得睁开,语气淡淡的。

    “”

    他是自打嘴巴了不成?

    带着惩罚似的一把将季白的下巴抬起来,啃了上去,力道大的几乎想要将他的唇瓣给咬下来嚼巴嚼巴吞吃入腹。

    季白像个木偶娃娃似的,任由严博又啃又咬,不回应也不挣扎。

    “女马的,你是不是皮痒了?!”严博亲出了一肚子的火来。

    季白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亲完了没?亲完了我睡觉了。”说着就闭上了眼睛,一副我要睡觉你不要吵我的表情。

    严博都快被气炸了。

    相比起怒火中烧的严博,季白的反应很是淡定,直接拉了拉被子,把自己卷成蚕蛹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严博磨着牙。恨恨的说道,“老子说了不搬家么?”完了再次将他勒进怀里,那力道凶狠得像是要勒断他骨头一般,可见他有多生气。

    女马的,说来说去就是为了那个小兔崽子跟他闹,当初就不该那么心软让他把那个小兔崽子留下来,女马的,就是个祸害。

    听到肯定的回答,季白的唇角微不可见的弯了弯,也不怄气了,在他怀里蹭了蹭算是对他的回答。

    emmm有时候用怄气来解决事情,也挺有效的。

    达成心愿的季白一觉睡到自然醒,在吃过早餐后在严博不满的眼神底下,慢悠悠的收拾东西。他俩的东西不多,基本上都不需要带,主要还是麦麦的小衣服什么的。

    孩子的衣服马虎不得,尤其麦麦还只是刚满月的孩子,所有东西都经过反复的清洗晾晒才敢让麦麦穿上,入口的东西也是仔细再仔细,尤其是做奶奶的,恨不得将所有她觉得好的东西都堆到麦麦身边。

    “妈,帮我递一下。”

    看着季白忙上忙下、抬来抬去,严博的脸立马黑了下来,之前于轩走时还信誓旦旦的跟人家保证不会剧烈运动,现在为了那个小兔崽子连医嘱都不顾了。

    黑着脸的严博,拽住了忙前忙后的季白,“女马的,医生不是说了你不能剧烈运动么?”

    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什么叫不能剧烈运动,难道他被迫剧烈运动的时间还少吗?到底季白没能收拾完麦麦的行李,严博将东西随时往箱子一塞合上,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如果那截露在外面的袖子能够装进去就更好了。

    拎着箱子的严博率先走了出去,季白抿着嘴,要笑不笑的望了一眼,“走吧,我们回家咯。”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