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进组
    麦麦出生第二个月零五天,季白即将进驻《火玫瑰》剧组。

    说起麦麦,季白的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慈母般的溺爱,如今天气渐渐变热,小家伙穿得也越发清凉,跟藕节似的四肢肉呼呼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瞪着小腿儿,挥舞着小手自己就能乐呵呵玩一天。

    更有趣的是,严博这个当爹的见他一个人玩的高兴,下意识的往他那儿靠过去一点,那双亮晶晶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自家老爹越来越近的距离,也不哭闹。相比起严博一上手抱他就哭的折腾,他还算大方,只要严博没有上手抱他,他是不会哭闹的。

    等季白收拾好出来,就瞧见床上躺着的一大一小和谐的并排躺在床上,破天荒的有史以来那个被他爹一碰就大哭大闹个没完没了的小家伙居然蹬着腿自个儿玩的正欢

    还没等季白走近,严博就掀开了眼皮,“把小兔崽子弄到隔壁去睡。”

    搬回梅园前,严博特地找人将主卧和侧卧打通,侧卧被伊芸布置成了婴儿房,满地都是婴儿玩具,从学步车到小汽车,每个年龄阶段的都有,就更别提每次过来瞧麦麦的高茜云跟于轩等人了,反正从麦麦出生到现在,他这个当爸的是什么都没有为他添置过。

    季白抿着嘴走过去,俯身将麦麦抱了起来,趁机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抱着麦麦去了隔壁的婴儿房。

    摸了摸残留在额头上的气息,严博不禁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在床上等了好一会儿,还没有等到媳妇儿的严博干脆起床找人,走到隔壁一看,就瞧见媳妇儿正摇着婴儿床哄着麦麦入睡。

    严博干脆就倚在门框上看着父子俩。

    没一会儿,季白停下来摇动的手,蹑手蹑脚的放下蚊帐,转身就瞧见倚在门框处的严博,当即露出满含温柔缱绻的笑,那张精致的脸庞像是自带光效似的变得光耀夺目。

    严博的心被季白这一笑勾走了魂魄,心脏一下又一下快速而又激烈的跳动着,每时每刻都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生吞活剥入腹,让他们一点点的融合在一起,谁也不会离开谁,完完整整的属于彼此。

    想季白伸出手,宽厚的大掌里面塞进了略小的白皙的手掌,严博俯身一把将媳妇儿抱起来,走回卧室,压了上去。

    满室春色,挡也挡不住

    时刻记挂着要替麦麦换尿片的季白,睡得并不安稳,等他醒过来时,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五点。

    “天”季白瞧了一眼床头上的闹钟,差点没跳起来,他居然一脚睡到现在,麦麦怎么样了?

    搂着他的严博勒紧了他的腰,“好着呢。”

    “可是”季白蹙着眉,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你看过麦麦了?”

    “嗯,”严博纹丝不动的应着,“睡吧。”

    惊愕不已的季白有些怀疑的开口确认道,“尿布换了?奶也喂了?”

    不能怪季白怀疑,实在是严博平时的表现让他不得不怀疑,很想去看看的季白,碍于严博的架势不得不躺着。

    严博说弄好了,那就弄好了吧,只要没饿着没冷着,毕竟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不是。

    怀着这样的心思,季白闭上了眼,没一会儿再次入睡,他实在是太累了。

    看着熟睡中的季白,严博勾了勾唇角,他还以为不管怎样季白都会坚持起床去查看的,这样被他信任的感觉还不赖,至少媳妇儿没有因为儿子,对他产生怀疑。

    他确实不待见这个小兔崽子,也确实不会照顾他,可是给他吃饱喝足这点小事还是没问题的。

    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季白就睁开了眼睛,躺在他身边的严博已不见人影,季白随便抓了一件衣服套上,宽松的衣服下摆将他笔直的双腿遮挡了一大半。

    天气十分酷热,外面的天儿早就亮了,季白赤着脚踩在地毯上,直接朝着婴儿床走去,撩开小蚊帐去瞧里面的麦麦。

    四仰八叉的摊睡在小床上的麦麦,小嘴巴微微张着,时不时蠕动一下,像是在梦里吃到什么好吃的,津津有味。

    季白掀开盖在他身上的薄被,看着裹在他身上歪歪扭扭的尿不湿,伸手去摸了摸,麦麦的小屁股上还有点湿湿的,想来是刚换上没多久。

    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了嘴角的季白,帮麦麦调整了一下尿不湿,盖上薄被,伊芸就拿着奶瓶进来了。

    看见季白,明显还愣了一下,“怎么不多睡会儿?”

    鉴于季白要外出工作一段时间,在季白提出要照顾麦麦一晚上的要求时,很爽快的应承了。麦麦是好带,可是每天半夜都得起来给他喂一次奶换一次尿不湿,要不然一准扯开嗓子嚎,习惯他的作息习惯的伊芸,将自己的生物钟调成跟麦麦一样,方便照顾。

    “妈,您怎么那么早?”见伊芸的装扮,不像是刚起来一会儿的样子。

    “我给跳跳喂点奶,该饿了。”原以为他们两个照顾不好麦麦,提心吊胆了一晚上,这会儿看到麦麦睡得正酣的小模样,提着一晚上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麦麦没吵着你们吧?”

    季白笑了笑,“妈,昨晚是严博照顾的麦麦。”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伊芸惊愕的瞪圆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你说昨晚是小博在照顾麦麦?”

    “对,是他给麦麦换的尿布跟喂得奶。”

    对于这样的行为,伊芸的内心是持怀疑态度的,总觉得季白嘴里说的那个不是他儿子而是一个外星人,就凭那个小兔崽子,会照顾孩子?“总觉得你说的是外星人。”

    这是有多不待见麦麦他爹啊。

    其实也不能怪伊芸怀疑他,实在是那个小兔崽子讨厌麦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对自己的儿子也不见得有多上心,现在冷不丁有人告诉他严博居然亲自照顾孩子,逗她呢。

    “妈,确实是严博照顾的麦麦。”

    “”伊芸愣了愣,“你说什么?”

    得!这人还没老呢,就开始耳背了。

    把麦麦交给伊芸之后,季白就开始忙前忙活的收拾东西,就在准备出门时严博抽着烟在大门扣等着他了。

    对于这样的场合,季白下意识是排斥的。

    用抽烟来缓解情绪的严博,一口接一口的抽着,要不是季白再三保证会抽时间回来,指不定严博就跟着季白出门,连儿子都不要了。好吧,现在的严博也不见得都待见麦麦,其余的时间都还好,只要那个小兔崽子窝在媳妇儿怀里,他就各种的不爽,

    从怀孕以来,季白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放弃了很多,如今孩子平安落地,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严博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来阻止季白。

    演戏,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爱好,严博做不到一辈子都将他关在华丽的囚笼里,不见天日。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