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刁难
    十一点半刚过,饰演毕光荣的艺人准时到场,而且还不是什么陌生人,俨然是熟人。

    季白在化妆时也没少听到工作人员对他的吐槽,没想到见到本人才知晓,他们嘴里说的那位艺人居然是之前合作过的何永文。

    看来,他是要将自己耍大牌的作风延续到这个剧组,这位刚刚进组的何永文一张嘴就要求更换住处,没吃上饭就开始吐槽剧组的伙食,依旧是前呼后拥的三个人伺候着。

    毕光荣是剧组一位重要配角,戏份还挺重,没想到何永文居然能有办法将这个角色拿到手,可是,一个饰演反派角色的中坚人物能将一个老好人的角色演好?季白对这个可能持着可疑态度。

    何永文指挥着助手将桌子收拾干净,将他自己带来的几个保温壶放了上去,一屁股就坐进了椅子里,长舒了一口气,很有眼力见的将保温壶打开,飘出丝丝冰凉的气息。

    “热死了,什么破地方,连电风扇都没一把。”何永文用手使劲扇了扇抱怨着,用嫌弃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当视线落在季白身上时,上下扫视了一下,“哟,这不是季哥吗?!”

    “”季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作死的人,一时心里百味杂陈,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温和从容的笑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你。”

    何永文盯着他,忽然扭过头嗤了一声,“不就是拍了一部电影吗,拽什么拽。”

    哪怕他的声音再小,整间化妆室也就那么点大,说出口的话不是一般的难听。

    季白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除了《边陲》之外,他确实跟何永文没有任何的交集,弄不懂他的敌意从何而来,也不晓得他三番五次故意挑衅自己到底为何。

    好脾气的季白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不说话。

    见季白无意和他交谈,还以为季白怕了他,别过头嚷嚷着热,那副作态让人见了都心生厌恶,但显然他的助理已经习以为常,从保温壶里倒出冰凉的酸梅汤递到他面前,说着好听的话,马屁拍的啪啪直响。

    眼瞧着时间已经逼近十二点,何永文还在那边吃吃喝喝,完全没有将开机的时间放在眼里,耍大牌耍到这种程度也不晓得他是真的傻还是装出来的。

    季白先一步离开了化妆室,片场里的机器完全展开,灯光一打,温度就上来了,几台跟老迈的跟老人似的风扇正摇着头努力制造凉风,可惜收效甚微。

    李子健见季白一副清爽的妆容,点了点头,让他去做准备。

    季白挑了个背风的位置坐下,耐心的等待着。

    指定的拍摄时间已经过去了,何永文迟迟没有出现,场务眼看着李导的脸色越来越差连忙喊了人去化妆室瞅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坐在角落的季白依稀听到了他们再说什么化妆室,什么何永文,声音越来越近,似是故意说给季白听似的。

    “人家宋姐都还没装,他的派头倒是大得很”三三两两凑做一堆的工作人员人员开始吐槽何永文,工作人员不靠艺人吃饭,自然讨论起来肆无忌惮吐槽起来,也是十分的直爽。

    “看他的样貌就知晓他不好相处,尤其是那双眼睛。”

    “圈里那些靠潜规则上位的艺人,大多都这样,我上回不是说跟了某位导演的剧组么,本来以为那个xxx是个好相处的,结果还不是这个德行,也就在粉丝面前装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

    “季哥,你觉得呢?”

    说着说着,就有人凑过来询问季白的意见,季白抬眼望着他的眼睛,没有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的善意,淡笑不语。

    对方被季白盯着,脸上展现出来的笑意渐渐僵硬了起来,最后讪讪地咧开嘴扭过头不敢跟季白对视。其他几人见状,也渐渐止住了话题。

    剧组里的人没一个是善茬,稍有不慎就会掉进陷阱里,季白早就习惯了不发表意见,很多时候也许是他一句无心的话,就会被有心人利用以此作为武器,攻坚讨伐。尤其这是新剧组,看他不顺眼的人很多,只是现在剧组里表面上都一团和气,季白暂时还分辨不出谁是真心还是假意,谨慎行事对他没有坏处。

    季白瞟了那几个人一眼,暗自留了个心眼,回忆起何永文的态度,心下有了计较,只是表面上还是那副云淡风轻般的笑容。

    “人呢?还拍不拍了?”李子健捏着扩音器的手青筋暴起,眼看着既定拍摄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小时了,饰演警察的何永文还未来。“怎么回事?”

    场务摸了摸额头上的汗,“那个他说天气太热,刚上了妆一化妆室的门就花了”

    其实哪里是什么妆容的问题,关键是那个祖宗十分没有眼力见的在折腾化妆师跟发型师,一下子又说粉底不行,一下子又说衣服不行,愣是将他们折腾的人仰马翻。场务脸上的汗也不晓得是热的还是急的,愣是将身上的衣服给浸湿了。

    李子健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不清楚里面的猫腻,只是没想到何永文作成这副模样。要不是那人硬是要将他塞进来,说什么他也不同意用这样的人,一脸奸相还想通过这个角色洗白,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去告诉他,五分钟之内不出现以后就不用出现了!”

    听到李导的话,场务抹了把汗点点头亲自去喊人去了。

    被故意折腾的季白,嘴角含笑,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给高茜云打了个电话,询问她何永文的事情。

    “何永文?”高茜云愣了愣,“那个傻x跟你一个剧组?还是对手戏?什么时候李导的眼光那么差劲了,找了个反派去演老好人,逗我呢?”

    季白抿了抿嘴,“你认识?”

    “谁要跟那种傻x认识。”高茜云拂了拂头发,沉声说道,“醒了,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你好好拍戏,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

    季白瞟了一眼挂断电话的手机,塞进自己的裤兜里面,随口问了张云川一句,何永文是不是跟他有仇,没想到张云川想也不想,直接咒骂何永文是个傻x,那个语气跟神情跟高茜云一般无二。

    “”所以呢?

    张云川一听到何永文这三个字,咬牙切齿的说着,“麻痹,那傻x之前就一直在网上雇水军黑你,就连你获得最佳新人奖缺席的那一系列的绯闻都是他让人放出来的,说季哥你是什么都是一些无中生有的话。之前黑你的那批水军,高姐让人去查了,其中就有何永文,他跟其中一个工作室有固定的来往,网上那群人向来都是认钱不认人,做事也从来不留情面,这种搅屎的风格完全就跟那个傻x一模一样。”

    季白不解,“我跟他不熟啊?”就连《边陲》也是第一次接触,当时也没见得他有多那个,怎么生完孩子出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呢?再者。他跟何永文也没什么利益牵扯啊,费那么大的力气来黑他,有病?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