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一脉相承的蠢货?!
    “季哥,你不晓得这世上有一种人,见到别人比他红就心气不顺?”张云川气愤不已。

    所以,按照张云川的见解就是,何永文见他比他红、比他出名,所以心气不顺特意雇佣水军来黑他?就这么简单?

    刚聊了没几句,高茜云给他回了个电话,还未说话,就听到高茜云气愤的敲键盘的声音,啪啪作响,“这事本来不想跟你说的,不过看何永文这副作态,你必须谨慎小心。这个何永文是任凡在带你之前的艺人,现在又巴上了一个什么老总,各种资源都随他挑,风头正盛。”

    一脉相承的作风,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傻x跟谁是一路的,花那么大的力气来黑季白到底为了什么,说到底就是不忿气,觉得季白挡了他的路呗。真好笑,他们以前同属一家公司还好,现在都各为其主还折腾这些事情出来,没有别的目的她才不会相信。

    季白蹙着眉,“任凡以前带领的艺人?”

    “”高茜云敲打键盘的手指停顿了一会儿,“你好好拍戏,有事让云川打电话给我,记住,不论大小事都好,一定要及时提醒我。”

    “”说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语气变得那么沉重了?

    “行了,拍戏去吧。”高茜云无意跟他多谈,直接挂断了电话。

    季白望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摸不着头脑,正巧李导捏着扩音器吼,大热天的脸脾气都见长了不少。

    “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闻言,季白将手机递到张云川手里,拂了拂衣服上的褶子,抬脚往李导所在的方向走去。

    挂断电话的高茜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怔怔的看着电脑,也不晓得在想什么,不一会儿就双眼湿漉漉的,满眼的辛酸

    回到工作岗位的季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翻了翻自己的剧本,跟何永文的对手戏不少,想到高茜云的嘱咐,眉头不自觉的微微蹙起。希望,这个何永文能够坚守自己的职业操守。

    开机第一天就被人来了个下马威的李导,黑着脸直接让季白上场,第一幕戏拍的就是少年时期火焰跟他妹妹两人的生活。设备就位,刚进入镜头底下的季白,精神状态一改,完全就变成了剧本中的那个被生活所压迫的少年火焰。

    季白的演技本来就好,再加上他的精神状态佳,很快,关于少年火焰的几场戏,那恰到好处的眼神和肢体动作,让李导大为赞赏,哪里还有刚才暴跳如雷的姿态。趁着季白的精神状态不错,李导干脆就将少年时期的火焰的戏份全部给拍完了。

    少年时期的戏份不多,但却是火焰一生转折的关键点。

    从小就跟妹妹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火焰,用他并不强壮的身体扛起了这个家,本以为他们的一生就这么平淡的过去,可惜在某一天,下班回来的火焰发现自己的妹妹惨死在某家酒店的房间里面,胸口绽开了一朵血红色的花,那双清亮的双眸黯淡无光的望着这个世界。

    他的世界从此失去了色彩,警察碍于凶手的身份和权势,只能将此案的责任推给恐怖份子,得知真相的火焰看到这失去公允的世界,十分气愤。一个畏于强权的国家如何能给他们这些贫民百姓一个公道?

    看着凶手逍遥法外,火焰为这个世界的秩序感到不公,毅然决然的加入了杀手组织,将自己变成这个世界的清道夫。

    可以说,这个转折点是整部电影里面最难的一幕,要不是看到过季白试镜时的表现,李导还真的不太敢启用一个新人,尤其还是褒贬参半的一个新人。

    镜头下的季白瞳孔微震,在看到床上毫无气息的人的那一瞬间,背脊似乎被这个事实压完了。那朵血红色的花开在胸口,是那么的璀璨又是那么的绝望,太过震惊的火焰露出一抹凄惨的笑容,哽咽着说道:“你不是说想要去吃蛋糕吗?你起来哥哥就带你去买想吃什么都可以”

    久久等不到回应的火焰,悲呛的喊道:“你起来啊!!!”

    可惜,他怀里的人不会给他任何的回应,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失魂落魄的火焰被人硬拽着离开了现场,跟游魂似的蹲在了角落里怔怔的发着呆。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传来,让失魂的火焰的神智渐渐回笼,他妹妹的死不是意外是人为,而那个人杀人只是为了刺激。碍于他的身份跟地位,哪怕是知道谁是凶手都无法将他入罪。

    “是谁!那人是谁!!!”

    在角落里碎嘴的两位警察见火焰从阴暗的角落里扑出来追问,不免后悔,让火焰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两人将扑上来的火焰制伏,对他警告了一番这才跟随收队的人回了警局。

    “这些事情你听过也就算了,我们这种小人物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是啊,你也想开点,谁要我们的命不好”

    “行了,别说了。我们绑着你也是没办法,过后会有人帮你松绑,你先委屈委屈。”

    年老的那名警察叹了口气,同情的看了火焰一眼。可是,同情又有什么用呢?两个相依为命的孩子,就剩下他一个了,也不晓得他会不会想不开去找那个人报仇。

    哎,这都是命啊!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被捆绑的火焰躺在冰凉的地面上,悲痛的脸庞上蕴含着刻骨的仇恨,那双黑亮的瞳孔里的悲痛渐渐被恨意所掩埋。

    既然世道不公,那么他就做这个世道的清道夫,还这个世界一个清明。

    镜头拉近,季白恰好好处的眼神,将火焰形象的转变演绎的尽善尽美。

    所有人看着地上躺着的并不强壮的青年,那眼神跟看怪物似的。

    随着李导的一声‘卡——’季白从地上坐了起来,见没人上前替他松绑,苦笑着说道:“你们这是想帮我交给xxx领取赏金么?”

    听到季白卖惨的声音,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他们就听说季白的演技很好,还以为是媒体炒作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这一幕戏可是公认最难的啊,他就这么轻易的过了?没有叫停也没有任何出戏的地方,就这样过了?

    不约而同的扭头去看坐在监视器前面的李子健,就等着**oss下最后的通牒。

    仔细研究镜头跟画面的李子健,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镜头一再拉近,随后在众人呆愣中咆哮出声,“你笑个屁的笑,死人会笑的吗?你会不会演戏啊,什么叫惊恐状啊,什么叫死不瞑目你不知道吗?你眼睛跟嘴角的笑意是怎么回事?”

    导演炸了,这是不过的意思?

    好好的一幕场景,硬生生被那抹笑意给毁了,李子健怎么可能会不生气,多难得的一幕啊,本来可以过得,结果就被那个猪脑子的女艺人给毁了!毁了!

    躺在床上的那名女艺人,被李导骂的都抬不起头来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之间就是觉得想笑。

    被绑着的季白无奈的看着正在发飙的李导,“李导,我觉得我刚才的状态不是很好,要不我们重新再拍一条?”

    眼看着火山即将爆发的季白,慢悠悠的截断了爆发的根源,笑吟吟的提议道。

    “”李导。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