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人不红架子还大
    最后还是编剧喊了一嗓子,让大家先吃饭休息一会儿,吃饱了才继续。李子健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编剧的做法,只是落在哭哭啼啼的女艺人身上的目光带着不善。

    李子健在监视器后面抽着烟,见季白揉着手腕过来,“你小子不错,没想到你的状态那么好,几乎没有ng过,后生可畏啊。”

    拉了拉衣袖,脸上看不出半点的得意:“我在家练过,要不然也没那么容易过的。”

    “行了,别谦虚了,你的演技怎么样我心里有数。”李子健拍了拍季白的肩膀,心里对季白的喜欢更添了几分,有天赋的人难得,但有天赋还愿意下苦工的人更加难得。之前他还担心季白在获奖之后,会变得飘飘然不思进取,没想到季白还能保持初心,甚至还说自己私下会排练剧本。

    艺人的行程有多忙,他哪怕身为一个导演都能了解,难得的是季白能够保持一颗赤子之心,跟那些人不红但咖大的人相比,他还是欣赏季白这样的。

    场务给他拿了一个饭盒,李导十分接地气的搬了张椅子在季白身边坐下,旁边的张云川正往外掏保温盒,见李子健坐过来,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戏刚开拍,不适合闹出什么负面新闻,这部戏怎么样都要拖到年底才杀青,”李子健扒了口饭,不是用眼睛去偷瞄季白的饭菜,“我知道你今天有些委屈,这段时间你就忍忍,找着合适的机会”不用他出手,何永文就得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剧组。

    可以说,这是李子健在跟季白交底,他希望季白能够留下来继续拍摄这部电影,至于何永文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能够让他进组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这部戏呢,不仅是电影版,到时候电视版的也会开拍,到时候还是请你当男一。”

    季白点点头,“不委屈,李导客气了。”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暗中揣摩李子健话里的含义,说到最后几乎就是内定他为男一,估计电视版的版权李导也签了下来。

    李导几乎是主动揭开那层面纱让季白窥探里面的真相,可以说直接内定季白为男一这样的话,再怎么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方导台面上来说,为了让他定定心,李导也算是煞费苦心。

    在季白那儿蹭了一顿菜,李子健抹了抹嘴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眯了一会儿,再次睁眼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下午三点,可是何永文的人依旧没出现。

    见何永文迟迟不出现,不由的大怒,扭头嚷嚷道:“人呢?全剧组就等他一个,面子真特么的大啊!要不要我亲自去请他老人家出来?”

    正在刷微博的季白听到李导强而有力的谩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低头继续翻阅自己的微博,主页上风平浪静,评论大多都是粉丝的表白。至于热门,一个认证过的化妆师的微博号被顶到了前三的位置,

    季白看到何永文的名字下意识的点了进去,她贴出来的是张动图,看了两眼季白就忍不住发笑,画面中的何永文以一种十分嚣张的姿态坐在椅子上,朝着镜头翻了几个白眼,一副鼻子朝天很不屑的模样,姿态十分的跋扈,将工作人员指挥的团团转。就连场务亲自过来喊人都被赶走了,可见何永文的架子大到什么程度。

    更为精彩的还是化妆师po出来的话:人不红架子还大,也不晓得你傍上的那位能不能保你在这个剧组待下去,开机第一天当众给导演甩脸的演员你还是第一个!

    语言上十分的犀利甚至有些刻薄,其实季白心里明白,何永文哪里是想给导演甩脸,他真正的目标人物是他,可惜他的人缘差到了极致,愣是被人扭曲成了这样,也不晓得何永文还能不能继续在剧组里面待着。

    可惜,季白低估了那人的能量,正想着要赶人出去的李导接了个电话,憋屈的将何永文留了下来。许是得到了警告,何永文老老实实的从化妆室里面出来了,在李导面前说了几句道歉的话,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位置上。

    阴沉着脸的李子健气闷不已,却又无可奈何,落在何永文身上的眼神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导”

    “行了,这事我自有主张,”李子健摆摆手,“让大家准备准备。”

    场务点点头,吩咐工作人员开始准备开拍,落在何永文身上的目光隐隐有了变化,但眼神里面包含的东西太过于复杂,还不能看出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休息过后的第一幕戏,还是补拍少年时期的戏份,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李导心情不愉悦的因素,饰演火焰妹妹的那个女艺人一直在出状况,连带着季白一直在ng,虽说原因都出在她身上,但对于一向都是顺风顺水的季白来说,还是头一遭。

    “卡——你的脑子里面是不是塞的都是翔,你见过死人会自己起身的么?我拍的是警匪片不是恐怖片!”李导整个人都炸了,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场去演。

    演个死人跟小儿多动症似的,不是这里动一下就是那里动一下,要不然就僵直了身体死活都拽不动,无论怎么跟她讲都会重复犯错,这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傻逼玩意吧。

    “对不起导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那个女艺人直接就被李导给骂哭了。

    一个下午,就一直在重复一个动作,骂了哭,哭了补妆继续拍,完了继续骂,骂了以后还哭,一点长进的都没。季白一点点的将这个角色掰碎了跟她讲,让她怎么做怎么做,可惜这个妹纸天生就少了根筋似的,死活都会出状况,磨得季白都没脾气了。

    充作壁上观的何永文,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季白,就差没有笑出声来。可是,很快他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看着太阳快要下山,李子健摆摆手,疲惫不堪的说道:“行了,你也别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直接就扯张被单全身盖住,将伤势露出来就行了。”

    那个妹纸心如死灰,最后还是任命,她确实演不好这个角色,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不是演员这块料,就连一个死人的角色都演不好,她还能演好其他角色么?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许是察觉到她心情低落,季白上前递给她一瓶水。

    “没有什么角色是好演的,从一开始你就轻视这个角色,自然也领悟不到其中的意境,”季白替她拧开了瓶盖,笑了笑,“我刚开始做演员时,也演过死人,甚至连一个正面的镜头都没有,周围横七竖八的全都是‘尸体’而且还要趴在地上大半个小时,动也不能动。”

    “那你”

    “谁都不容易,不要因为这点小挫折就开始怀疑自己,”季白望着摄像机的目光有些深远,“如果是那样,只能证明你的内心并不热爱这份职业。”热爱的只是这份职业带来的追捧以及它给你带来的利益。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