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你自找的
    看着麦麦的笑脸,浑身的疲惫似乎不翼而飞。

    掐了烟走进来的严博,还没靠近身上的烟味就传了过来,某个小家伙嗅到这股味道立刻收敛了笑脸,那副小模样丝毫都看不出刚才咯咯笑着的人是他。

    “累了吧,”严博将麦麦抱了起来,“先去洗澡,我抱麦麦去妈那里。”

    现在麦麦被严博抱着倒是不哭,只是绷着一张小脸,绝对不会给他爹一个笑脸,当然享受这个待遇的人很多,严博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好。”

    趁着麦麦去望季白时,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成功引来了麦麦的怒视。

    季白无奈的看着他们,这俩父子跟冤家似的,谁都看谁不顺眼,为了儿子的将来,季白只能让他受受委屈。

    按照严博的性子,他敢大包票,他对麦麦是绝对没有多上心的,他实在不想看到他们父子俩跟陌生人似的,相看两生厌。

    为了他们父子,季白只能一点点的让他培养跟儿子的感情,从日常的一些小互动开始,很显然他的举动还是有点效果的,只是看着儿子那张小脸上一副不忿的模样,季白觉得他们父子俩的情感交流就到这里为止。

    “你先去吧,把你身上的烟味洗洗。”从严博手里接过麦麦,不出意外的看到他露出一抹无齿之笑,招呼了一声,就抱着麦麦去了婴儿房。

    抬脚跟上的严博,看着媳妇儿抱着儿子进了婴儿房,脚步一顿往前走了几步,进了卧室,遵从媳妇儿的意思,去洗澡了。

    把麦麦放在小床上,弯腰亲了亲他的小脸蛋,“乖乖的躺着,爸爸给你冲奶粉。”

    躺在小床上的麦麦,咿咿呀呀的扭着小身体,像是听懂了爸爸的话一般,不吵不闹,乖乖的躺着等着爸爸给他冲奶粉。

    见季白拿着奶瓶过来,一双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等奶嘴进到他嘴里,两只小手很自觉的搭在奶瓶上,专注的喝了起来。

    继承了严博优良基因的麦麦,吃东西时,不仅专注速度还很快,没一会儿就见底了,丁点都没剩下。许是察觉到奶已经喝完,也不用爸爸动手,松开小嘴将奶嘴吐了出来。

    将他抱起来轻轻拍了拍背,在房间里面转悠了两圈,还没放到小床上,麦麦已经歪着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小心的将儿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解下蚊帐,悄声走出房间掩上门。

    回房时,严博并不在房间里,季白环顾了房间一圈走了出去瞅了瞅,书房的灯亮着,扭头去浴室洗澡。

    扒下衣服的季白摸到了自己软乎乎的肚子,低头看去,相比起原本鼓鼓的小肚子,现在平坦了不少,只是跟以前还是有点差距。

    虽说肚子是笑了下来,可是肚子上的皮肤松松垮垮,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就算严博不嫌弃,但毕竟自己的职业注定了身材的要求比一般人要严苛。

    严博一向做事干净利落,这大半年都待在家里照顾媳妇儿,很少去公司常驻,一切的事务全权交给了余成去打理。

    遇上严博这样的老板,余成不晓得是高兴还是苦逼,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事全部都要他管,比严博这个老板更像老板。但至少,严博是相信他的,除了那么重大的决策以外,可以说他是公司的一把手,真的学到了不少东西,这点他是应该感谢严博的。

    只是,他的感谢并不是要成为被老板压迫的理由!

    看着黑掉的大屏幕,余成暴躁的想要打人,他也需要私人时间的好不。再者,公司那么多事,他还只是报备了个大概,身为老板的就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闪了?算什么意思?

    “行了,别暴躁了。”财务主管已经习惯了老板开会的模式,前几次还傻傻的抱着一大堆的资料来开会,结果老板压根就没瞅过,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折腾了几次他干脆就拿着一张纸来开会。“好歹今天比昨天多了一分钟。”

    余成瞅了一眼手表,“十分钟都不到。”

    财务主管冷哼一声,“你就知足吧,哪天我们老板来个**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那才是你劫难的开始。”

    余成靠在沙发上,瞟了他们一眼,在心里感叹道,现在可不是**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么。说也奇怪,这好好的怎么怎么就一声不吭的去了庄园,这一去就成了长住,到现在都不舍得回来。

    “老板这是怎么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面对同僚的疑问,斜靠在沙发上的余成在心底冷哼一声,不予置评。

    “哎,老余,你说老板是不是找到真爱了?”

    余成环视了一圈这些八卦的人,站起身来,“你们就在这里揣测老板吧,我要下班了。”

    “卧槽,你这个家伙”

    “怎么快就到了十点啦,下班下班。”

    再怎么八卦,也不能拿自己的休息时间相提并论。这么高强度的工作还继续留在公司加班?他们脑子进水了吧。

    余成率先走出了会议室,对于老板的事情,他还是保持缄默的好,老板的感情生活轮不到他来宣扬,更何况老板娘的身份那么特殊,稍有不慎还会成为别人攻坚老板的武器。

    季白洗完澡出来时,严博已经靠在床头上了,曲着一条腿,手里拿着一沓资料看着。

    看着他出来,严博将资料丢开,走了过去。“怎么不把头发擦干?”

    正在擦头发的季白,“”

    接过季白手里的浴巾擦拭着,“今天第一天拍戏,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严博钳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嗯?”

    想到严博的神通广大,季白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严博有些火大,现在就是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处处刁难他媳妇儿,如今媳妇儿还在他面前假装无所谓,什么叫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只要这个人有伤害媳妇儿的潜质,都不能算是无关紧要的人。

    迎视着严博炙热的目光,喉结下意识的上下滑动了一下,被严博触碰到的地方火辣辣的,开始发烫,“你确定你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谈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严博的呼吸声变得有些粗粝,一把将季白压倒在床上,有些粗暴的低吼道,“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想我停!”

    “我明天还有戏”季白可不想把自己烧死,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连忙告诫。

    “我管你妹的戏,统统见鬼去吧!”

    听着严博粗哑的声音浑身控制不住的战粟,自从于轩告诫季白不能剧烈运动以后,严博一直在压抑自己,尤其是听到于轩的话的那一刻开始,脸色发青,就像一颗地雷,随随便便一碰就炸,不管是谁。当然在床上折腾他的次数不少,到底是顾忌他的身体,没敢乱来。

    可就在刚才,他不知死活的惹急了他

    季白有些后悔,明天别说是起拍戏了,就算能爬起来都是万幸。

    “媳妇儿,你准备好了么?”灼热的比起全部喷洒在季白脸上,带着一股熟悉的烟草味。严博伏低了身体,张嘴就想咬。

    有些害怕的别开脸,颤抖着的身体出卖了他的想法,不管什么时候,对于严博的强势和霸道,他总是有些接受不能的。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