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幺蛾子
    伊芸冷哼,“别以为我不晓得那个叫什么倩的在四处打听你的消息。”

    严博冷嗤一声,“她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守着季白大半年,踏出家门的时间都屈指可数,他也要有机会去折腾不是。

    “你现在有媳妇儿有孩子了,做事有点分寸,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儿。”对于这个从小就操碎心的小儿子,伊芸从来都没有放心过。好不容易找了个男媳妇儿,生怕是个不好的,没想到这短时间下来,她才发觉,真正不靠谱的是自己的儿子。

    伊芸抱着麦麦穿好衣服,就下了楼。严广航在外面抽完烟回来,自然就错过了这一幕,听见媳妇儿说了自家混账儿子的事,跟着骂了一顿,至于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就由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

    季白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拍戏的事情自然就泡汤了。幸好高茜云打了个电话到严宅,询问了季白的状况,知道他今天没办法出门,才打了个电话去剧组请假。

    “身体怎么样了?”李导将剧本卷成一团,上上下下打量了季白一圈,对于面前这个性情温和的季白,李导的容忍度要比一般的演员要高的多。

    季白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没事,谢谢李导关心。”

    “没事就好,昨天茜云给我打电话说你身体不适,吓我一跳。”李导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笑呵呵的说着,一张胖脸因着这个笑容挤成了一团。

    季白淡淡的笑着,“给李导您添麻烦真的十分抱歉,家里确实有点急事耽误了。”他家里那位罪魁祸首到底是怎么跟高姐说的?

    李导见季白的脸色不错,笑了起来,“没事就好。”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有个年轻的男人跑过来柔声道歉,“李导真的很抱歉,何哥昨晚研究剧本到很晚才睡下,所以我们自作主张让他多睡了一会儿”

    不管这理由是否属实,但听起来合情合理,就凭着那一句研究剧本所以精疲力倦睡过头,李子健也不好揪着不放。

    摆摆手蹙着眉,“行了,行了,人到场就行了。没看见我正在跟人说话吗,没点礼貌。”完了,还不忘吼了一嗓子,“争取今天把这几场戏拍出来,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拍完就收工。”

    那边的何永文被一群人拥簇着往这边过来,身上穿着制服,行为举止一板一眼像极了剧本里的那个菜鸟警察,当然前提是不要对上何永文的双眼。不管他怎么掩饰,那双倒三角的眼睛始终散发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李子健对他的造型还算满意的,看他的服装搭配到位了,心情也好了一些,结果两人的双眼一对上,那份好心情完全被破坏的一干二净,不管他怎么演,骨子里的那种反派气息扑面而来。剧本里的毕光荣本就是老好人,可是何永文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脑袋上扣着一定帽子,配合他看上去有些阴损的眼神,确实很出戏。

    害怕何永文驾驭不了这个角色,李子健主动过去给他讲解待会儿要拍摄的动作细节,尤其是他跟季白的对手戏,在李子健眼里他跟季白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艺人。

    下一场戏是刚毕业的菜鸟警察毕光荣被分到了警局,一入队就遇上了绰号为火玫瑰的杀手,在跟随同僚调查被害者身份时,遇见了火焰,进而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

    毕光荣询问火焰,火玫瑰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青年时期的火焰对所有人都抱着极强的戒备心,面对智商跟情商都一塌糊涂的毕光荣打心眼里是瞧不起,对于这样一个菜鸟还信誓旦旦想找出真凶,他的感官还是很复杂的,尤其是他身上那股朝气蓬勃的精神气,是火焰心里所追求的美好事物。

    比起火焰的缄默,毕光荣要活泼的多,也不等他回答自己反倒絮絮叨叨的阐述了无数个可能发生的观点。

    这场戏并没有多难,关键还是得看何永文的发挥,毕竟一个饰演了好几年的反派,冷不丁的饰演一个老好人,各种的坎坷不足为外人道也。

    何永文理了理身上的戏服,还不忘摆弄了一下腰间挂着的仿真枪支,乍然看上去还算是英武非凡,可是他的肢体动作跟脸部表情完全不像是那么回事,站着的时候还好,这一走动免不得露陷。

    所有工作人员准备到位,李子健坐在自己专属的位置上双眼紧盯着监视器扬声道:“准备,action!”

    季白的脸部表情一变,瞳孔骤缩,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就是这样!李子健的眼神迅速划过一抹赞赏,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盯着监视器一阵的舒爽,季白走的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就连表情跟眼神都没有一丝多余的地方。碰上这么省心演员李子健做梦都会笑醒,那种飞扬的心情简直难以言表。

    何永文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哎——你是谁,这么会出现在凶案现场?!”

    季白扬起头,轻轻地,带着些许迷茫,配合镜头里无辜的眼神,完全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什么凶案现场?我是这里的员工,刚上完夜班累得不行,坐在这儿睡了一会儿,也不晓得警官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何永文信以为真,“你是这里的员工啊?那你知道昨晚508房住的是谁吗?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你配合一下调查。”

    “我就是一个门童,哪里知道贵客是谁。”季白为自己帮不上忙有些懊恼,“不好意思,没有替警官你分忧解难。”

    被人捧得飘飘然的毕光荣哪里还记得自己过来的目的,有些羞涩的打量了季白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跟他说起了案情,脸上尽是被追捧后的意色。

    看到这里,李子健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蹙了起来,刚才何永文脸上的表情跟他的眼神相差实在太远,完全破坏了整个场景。想到何永文的演技,李子健决定按下不提。

    拍戏依旧在继续

    未经世事的菜鸟警官,被人三言两语套取了情报,还傻乎乎的追问季白凶手的作案动机,那副期待的模样让季白十分的无语,在内心里揣测这个菜鸟警官到底是怎么通过警校的毕业试到警队来的。不过,也正是有这样的菜鸟,他才好接近警队,套取情报不是。

    阴郁的眼神快速在他眼睛里划过,再次落在何永文身上的眼神带着激励,“你是警官肯定很厉害,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凶手的。”

    至于能不能抓到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起身,准备结伴离去。

    何永文那抹阴鸷的眼神落在身侧削瘦的身影上,趁着季白抬脚上楼梯的瞬间绊了过去。

    不晓得是坐久了还是昨天折腾的太厉害,刚起身的季白双腿发软,抬脚的瞬间踉踉跄跄的往后倒,恰巧避过了何永文的右脚,顺着身体后仰的弧度,滑坐下去,摔了个四脚朝天。幸好在摔到的瞬间,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脑袋,才免遭一难,只是背上火辣辣的一片疼。

    “卡卡卡卡!!!!!”李子健连忙叫停,所有人看着右脚伸在半空来不及收回的何永文,沉默不语。

    本想趁机将季白绊倒的何永文,被这场变故吓懵了,愣愣的看在倒在楼梯上的疼的龇牙咧嘴的季白,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