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恶心的人
    何永文能够搭上投资人的路子,自然不能小瞧了他,光是辉煌的公关舆论也够呛,哪怕是为了那么所谓投资人的脸面,辉煌也会将何永文保下来。网上本就因为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如今再遇上这遭事,那群水军肯定会借机生事,哪怕身后有严博撑着,季白也不想多生事端。

    再说了,这事本来就与他没关系,只是在他想害他时,恰巧先摔倒罢了。在他解释完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委曲求全,经此一事原本就不喜何永文的工作人员肯定向着他,毕竟何永文也算是蓄意谋害不是。

    经此一事后,何永文对待他的态度客气了不少,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许多,还有好几次拿出自己的冰饮请季白喝。当然,这仅仅是表面上的和谐,季白好几次都能从他的眼神里找出隐藏在心底的阴鸷。

    季白算是看出来了,何永文这人是典型的小人,阴险毒辣。只是这次剧组的人都站在他这边让他有所忌惮,暂时不敢对他下手,等他找到合适的机会肯定会伺机报复回来的。若果今天不是恰巧自己摔下去,他怕是要在医院里面躺一段时间。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拍摄仍要继续。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李导决定先把季白拎出来单独拍,正好他受了伤,也不需要做什么特效。

    全身酸疼的季白忍着疼,在张云川担忧的目光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拍摄。

    妹妹的死对火焰的打击很大,他不辞而别决议加入杀手组织,经历了一轮又一轮更为残酷的训练,火焰浴火重生,就连杀手组织的领导都在夸赞他的天赋。

    训练归来的火焰,在接手十几起的暗杀时间中无一失手,得到了zf部门的高度重视,斌根据他的身型及作案手法,取名为火玫瑰。。

    在季白的理解里,火玫瑰这个角色坏得很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并不是纯粹的穷凶极恶的人,属于一个高智商的犯罪分子,表面上优雅理智、温和从容,其实将主角一步步引入圈套,最后在一次暗杀时间后,被组织上的人出卖,险些丧命。

    为了复仇,火焰干脆假死脱身,开始调查当年的真相,势必要将杀害他妹妹的凶手绳之于法。

    在调查的过程中,遇到了同样调查凶杀案的菜鸟警官毕光荣,在火焰的刻意引导下,毕光荣发现了当年‘自杀’事件的重重疑点,并告知了火焰。怒火滔天的火焰按捺下心中那股蠢蠢欲动的杀意,假意与毕光荣合作,实则引导他调查当年的真凶。

    在两人磕磕绊绊的缉凶之旅中,火焰认识了毕光荣的女朋友严倩妮。调查方向一直被误导的毕光荣频频受挫很是沮丧,在其女友的关怀下恢复了元气,却在无意中透露出火焰对时间超乎平常的关心,引起了严倩妮的关注。

    在严倩妮的有意引导下,毕光荣很快就收集到了凶手贪赃枉法、收取贿赂、草菅人命的证据,在警方准备实施逮捕计划前夕,火焰先一步将其杀害。而就在手刃仇人的同时,严倩妮当场就将火焰逮住,扯下那象征火玫瑰的面具,露出火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毕光荣一脸震惊。

    哪怕清楚这是个局,火焰还是一脚踏了进来,在双方对峙的过程中,阐述了自己坎坷的身世,引起了毕光荣的恻隐之心。可惜,严倩妮咄咄逼人,丝毫不给他任何逃离的机会,在火焰转身的离开的瞬间,直接下令开枪射杀。

    严倩妮因火焰的死得以升职,毕光荣第一次认清楚她的为人,对她的不择手段感到不耻,当即跟她分道扬镳,带着火焰的骨灰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数年后,火焰重出江湖,已经升职为警司的严倩妮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在站在窗前陷入沉思

    穿着皮衣皮裤的季白,右手反握着匕首,看着地上躺着的的尸体,脸上浮现一抹邪魅的笑,望着尸体就像望着一具完美的艺术品。

    欣赏完自己的杰作,在尸体的胸口处搁置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在警察到来之际翩然而去。

    担心媳妇儿的严博,特意让严五在暗中保护他,没想到刚从会议室出来的他就接到严五的小报告,说季白滚下了楼梯,不晓得是否是剧情需要,毕竟他隐在暗处,不好上前询问。

    没急着给季白打电话,反而坐在电脑前,打开网页登上了微博,热门关注上最新的几条消息赫然是《火玫瑰》剧组的。

    严博暗戳戳的关注了好几位曾经发过季白动态的账号,刚关注没几秒,那位p的连她妈都不认得的化妆师最新的微博刷了出来:“呵呵这年代什么人都有,还真以为自己背后有人就可以在剧组肆意妄为。摸摸,没关系的,我们都知道你受了委屈,剧组的人都站在你这边的,至于某些人,权当他不存在。”

    这个微博靠着季白的消息圈了不少季白的粉丝,近期也发了不少季白的照片,但涉及到剧组的一些**从来都是避忌不谈的,能让这位化妆师说出这样的话,可见某些人到底有多让人厌恶。

    这条微博一出,底下立刻就炸了窝,纷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管底下的粉丝如何追问,那位化妆师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心疼小白,不过没关系,以后的路还长着。”

    看到这里,严博拧起了眉,正想追问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微博已经被删除了,进而更新了一条:“我们能做的只有默默支持他,而非一时头脑冲动让他的名声受损。”

    当即,严博给季白打了电话。

    季白正在拍摄,接电话的人是张云川。为了季白的身体,李秀这段时间都会在酒店的厨房里把饭做好给季白从过去,高茜云不放心,硬是让张云川二十四小时跟着他,拍摄的时间还长,季白有什么事情他们也能搭把手。

    看到季白背上跟手肘上的伤痕,张云川别提有多生气了,只是这段时间被高茜云调教的次数多了,也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对着何永文那季哥狗腿助理最多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再多的矛盾他也不敢闹到明面上来,免得让季白难做。

    不能闹事又不能发泄情绪,也不能在私底下掐架,张云川都快憋得发疯了,严博这个电话简直就是及时雨,压根就不用他追问什么,张云川就跟倒豆子似的一五一十的全部给说了出来。

    电话那头的严博脸色黑到发紫,眉头都拧成了麻绳,一想到季白摔下楼梯的模样,心中的怒气在胸腔里酝酿着,憋得肺都要炸了。

    嘱咐张云川照顾好季白,严博也没心思上班了,电脑的屏幕上全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话,看着剧组的人隐讳的表达自己对季白的同情,可想而知何永文这人对季白做的事情有多恶心。

    虽说他不曾涉猎娱乐圈,但是对那个圈子的认知比一般人要深得多,一个没名气没根基的小艺人忽然崛起,不少眼红的人都在找机会试图给季白教训,就算他极力护着,或多或少也会中招。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

    严博阴测测的给远在异国他乡的大哥打了个电话。

    何永文

    压根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严博,此时此刻却深深的将这三个字刻在了脑子里。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