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占有欲
    身上黏腻的汗意以及刺鼻的消毒水味,让季白十分的不适,可是见到麦麦扭动着小身体往这边扑来,连忙走过去,正想弯腰将麦麦抱起来,却被严博先一步抱在怀里。

    被严博抱在怀里的麦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可怜巴巴的望着季白,扭来扭去就是想让季白抱。

    “妈的,你忘了你身上的伤是吧。”

    季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知道自己理亏,只能眼馋的看着在严博怀里的儿子,“我先去洗个澡。”说着,就往卧室的方向走。

    这下,麦麦不乐意了。绷着一张小脸,不让奶奶抱,也不待见自己亲爹,扯开嗓子就嗷。

    听见儿子哭声的季白哪里还走得了,连忙转身去抱,哪里还顾得上身上是不是受了伤。

    被爸爸抱在怀里的麦麦,简直高兴坏了,像一条肉呼呼的小虫子,扭来扭去,咯咯咯的笑着,哪里还有刚才嗷哭的劲儿,白嫩的脸上就挂着两颗金豆子。

    “高兴了?不当小老头了?”伊芸站起身来,看着在爸爸怀里闹腾的小家伙,忍不住的乐。

    拍了拍儿子露在外面的小屁股,“看来没少闹。”

    “那可不,你们两个一出门,他那张小脸就绷上了,还不愿意进屋,一进屋就闹,非要在这里带着,眼巴巴的守着,连觉都不愿意睡。看见你进门,就高兴了。”伊芸无奈的瞧了瞧正对着她的光溜溜的小屁股,眼里全是宠溺的笑意。

    严博站在媳妇儿身后,小心的护着,趴在媳妇儿肩上露出一颗小脑袋的麦麦抽检自家亲爹,那张小脸瞬间就绷上了。

    挑了挑眉,毫不示弱的怼回去,父子俩就这么隔着自己稀罕的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那您在这里坐了一天?”季白询问。

    “可不,这个小家伙死活都不愿意进屋里。你爸抱着他还没迈进门口就开始闹,实在没办法只能在院子里等着。太阳太大,好说歹说哄了半天才勉强愿意在玄关守着,太阳一偏又闹着要出来了。”伊芸边说边夸,“现在的小孩子就是聪明,像我们家麦麦,这么小一点,什么都知道了,是吧,麦麦——”

    对于儿子的倔强劲儿深有体会的季白有些汗颜,这个小家伙别看年纪小小,但劲头十足,果然不只是长相跟身材,就连性子都跟他爹一模一样,将爷爷奶奶折腾的不轻。

    “小白回来了?”正说的热闹,严广航就拿着奶瓶出来了,见季白抱着孙子笑呵呵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着怀里天真无邪的麦麦,季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两位长辈年纪都那么大了,现在还要为了麦麦的事情操劳,“嗯。爸,妈辛苦您们了。”

    “有什么辛苦的,能照顾麦麦这个小家伙我和你妈别提多高兴了。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你呢,盼了那么多年失望了那么多年,本来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小博有个美满的婚姻、幸福的家庭,你的出现不仅拯救了他也拯救了我们。”说着,就把奶瓶塞进麦麦的手里,季白转换了一下姿势,让麦麦喝得更舒服一些。

    严广航说着,还不忘用闲着的手去揉了揉麦麦的小脑袋,“感谢你选择了小博,感谢你为严家生下了麦麦。”

    “爸”季白的眼眶有些湿润,不仅仅是为了严广航这番话,更是为了自己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同感到高兴。

    看着季白通红的眼眶,伊芸哪里还敢让他们再说,见麦麦咕噜噜的将奶喝完了,连忙招呼着季白进屋,“外面热,快进屋里吧,今天戏拍的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还好。”整理了一下自己外泄的情绪,季白笑了笑。

    严博闻言,翻了个白眼,什么叫还好,后背都红红紫紫一大片了,这也叫还好,不硬撑会死?!严博跟麦麦瞪着眼,在心底吐槽着,到底什么都没说。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找你大哥,都是一家人不需要客气。”

    季白抱着麦麦走在伊芸身旁,笑眯眯的应着。身后紧跟着严博,还有跟亲爹互瞪的麦麦,两人互瞪的相当起劲,直到进了屋,季白把麦麦放在沙发上喂奶时,互瞪的两人才停止了这场幼稚的游戏。

    晚饭过后,季白哄着儿子睡觉,严广航跟伊芸也回了严宅。

    待哄睡了麦麦,还没来得及将门关上,身后就撞到了一堵炙热的墙,下一刻整个人拔地而起,差点惊呼出声的季白,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反手抓住身后的男人,“严博——”

    “妈的,老子忍你很久了!”

    严博直接将他抱上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将他翻了个身一把撕下他穿着的浴袍,露出斑驳的后背。

    “嘶——别闹”扯动背部肌肉的季白,全身酸疼不已,只是碍于严博的动作无法动弹。

    严博不理他,直接把人压在床上,胡乱、粗鲁的亲吻着。下巴处的胡渣磨砺着受伤的地方,更是痛痒难耐,良久,严博的唇离开了他的背部,黯哑着嗓子询问道,“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忘了我的性子!”

    被压着的季白浅浅的喘息着,目光有些涣散,在严博的鼻息喷洒在他耳际时,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

    “季白,作为我媳妇儿,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表示一下你的脆弱,”严博从床头处摸出一支乳白色的药膏,挤出一坨药膏在手掌心挼搓,覆在季白斑驳的背上细细的按压、揉捏,不一会儿额头上就出现了细密的汗,“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假装坚强。”

    季白听到这话,身体一阵颤动,等严博的手离开他的背部后,才缓缓开口:“如果可以我希望把你藏起来永远”

    “藏起来?”严博挤药膏的手停顿了下来,挑了挑眉。

    季白有些费力的抬起身,扭过头去看他,没有言语,可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是希望如果可以,他想将严博这个他爱着的男人藏起来。

    “季白,我很高兴你能展示出对我的占有欲,当然次数能再多一点就好了。”严博勾起了唇角,在季白的背上,留下了一个并不算明显的印子。

    替季白上好药的严博,将人翻了个身,季白顺势揽住严博的头,手掌摩挲着粗硬的胡渣,就像严博所说的,他确实也该适当的表达一下自己对他的在意和占有欲,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变得患得患失?

    能将季白放在心里的严博,虽说有些霸道**,但也不会罔顾他的意愿,就好比在麦麦的事情上,霸道**的严博一再退让。

    因伤休假的季白在严博怀里睡得香甜,半夜被尿憋醒,还没睁眼摸向一旁变得有些冰凉的被窝,微微蹙起眉坐起身来。

    隔门亮着橘黄色的灯光,不亮但在季白眼里却是十分的温暖。

    赤着脚往麦麦的小房间走去,透过门缝看着严博笨拙的给麦麦冲奶粉,满满的一勺子在倒进奶瓶之前便撒了一大半,弄得手上、奶瓶上、桌子上都是。好在他还懂得用自己的手腕试温度,觉着合适才将粗粗擦过一遍的奶瓶塞进麦麦嘴里,季白注意到麦麦穿着的尿布歪歪斜斜的,好在是罩住了小鸟。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