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捕风捉影
    看来,严博这段时间的照顾让麦麦接受了这个备受膈应的亲爹。

    静悄悄的离开,解决了生理需求之后,季白就瞧见严博倚在门框处,双手环抱在胸前,直勾勾的望着他。

    季白微微一怔,干脆先去看了看儿子,顺手替他调整了一下尿布的位置,见他睡得憨憨的,所有的烦恼全部都不见了,亲了亲儿子的小脸,悄悄的出了门。

    严博搂着季白,压着他继续睡。

    嗅着严博身上的气息,季白的脑子又开始昏昏沉沉起来,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深睡。

    原本阖上眼的严博,正定定的看着睡熟中的季白,心满意足的亲了亲他湿润的唇瓣,紧了紧手臂,重新闭上了眼睛。

    “还睡?”严博揉了揉季白的发顶,好笑的看着赖床的媳妇儿。

    蹭着柔软的枕头,季白嘟囔着,“困。”

    意识告诉自己是要起来的,可是身体太过于疲惫,床铺像是一块磁铁,把他紧紧的捆绑在床上,无法动弹。

    严博何曾见过他如此耍赖的模样,轻笑着将自己的手伸到他的脖颈处,掌心所在的皮肤下,是温热的,不轻不重的摩挲着。

    “我醒了。”被带着凉意的手掌抚在他的脖颈处,立马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严博好笑的看着他眯着双眼,迷迷瞪瞪的去洗漱。生怕季白撞到头的他,连忙上前将人领进了洗手间,沾湿了毛巾捂在他脸上,让他彻底清醒清醒。

    “你比麦麦还懒,”见季白睁开眼,严博戏谑着把手里的毛巾递给他,“麦麦都吃完早饭了,他爸还在赖床。”

    季白羞红了脸,瞪了他一眼,夺过他手里的毛巾,发泄似的搓了把脸,“妈来了?!”

    “嗯,还把麦麦喂饱了。”

    季白看了看时间,九点零五分,怪不得严博会亲自上来逮人。

    “吃完早饭继续睡,”对于季白的饮食一向很固执的严博嘱咐道,“爸妈会照看好麦麦的,你安心休养。”

    说着,掀开季白的上衣仔细瞅了瞅,紫红色的淤痕消散了不少,颜色也转淡了些,再坚持擦上几天的药膏就会痊愈。“这个账我会留着的。”

    季白从严博手里扯下衣摆拉好,“是我自己腿软摔的,跟他没关系。”

    “嗤——哪怕是你自己摔的,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这份心思,毕竟不是你自己先摔倒在先,身上就不值这点伤了好吧。”再说了,季东已经跑过来认罪了,哪里还需要他的辩解,不管事情有没有成功,他们的梁子都已经结下了。

    个中的缘由,他也不好跟季白一一赘述,毕竟还牵扯到他的身世,在季白心里,,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孤儿,冷不丁的告诉他其实他的父母是被人害死的,也不晓得他能不能接受。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严博不好妄下结论,这对季白没有丝毫的益处。

    “于轩的药还不错,身上没那么疼了,就是特别累。”季白揉了揉自己酸软的肩膀,扭头望向严博,“怎么不走了?”

    严博不语,牵着他的手往餐厅走去

    被剧组孤立的何永文扯着一张僵硬的脸,强迫自己露出笑容,可是那狰狞的脸孔怎么都不像是笑,几位助理追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哄着,“何哥,别生气,我看李导刚才的脸色肯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公报私仇的。”

    “你知道个屁。”何永文咬牙,“机会就只有一个,大家挤破脑袋在抢,只要是一点点的失误就足以让你失去这个机会。李导表面上是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是全剧组的人都对我有偏见,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妈的,都怪季白那个贱人”

    助理连忙凑上前去:“何哥,小声点!小声点”人来人往的喊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晓得他们跟季白的矛盾似的。

    何永文阴鸷着脸,扫视了一圈,周围蠢蠢欲动的人纷纷扭过头去忙活自己的事情,把他晾在那儿好不尴尬。

    “何哥”

    停顿脚步的何永文摆了摆手,从裤兜里面掏出震动着的手机,瞧见屏幕上面的名字,连忙冲着助理打了个手势,匆匆跑出去接电话了。

    新一期的星周刊的娱乐版头条po的是季白摔倒的画面,照片上的季白穿着白色的衬衫,一副乖巧少年的模样,哪怕摔得十分狼狈都无法掩盖他身上那股清贵的气质。其实季白在圈外的风评还算不错,和他本身的自尊自爱也脱不开关系,从出道开始除了那些捕风捉影的污蔑之外,再也没有传出他的绯闻,除了优秀的作品之外也极少参与什么活动。要不是他在节目中主动爆出已经结婚的事实,谁也猜不到季白是已婚人士这个事实,虽说他早就在微博上透露出自己结婚的事,奈何没有人相信。

    原本,观众对季白的关注度本来就高,现在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个八卦新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焦在此事的事件上,奈何娱乐头条上没有过多的谈论这件事,不少查看过《火玫瑰》剧组的相关信息的人,纷纷了悟到底发生了什么。

    儿砸老公,被欺负了!

    这一认知让粉丝们十分气愤,纷纷跑到剧组的官方微博下逼问,是谁伤害季白,为什么没有人给季白一个交代?!

    本来那天化妆师在微博上说些似是而非的话都让她们十分的不安,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异常的气愤。可以事情已经一笔揭过,她们想要在计较起来就难了,除了在剧组的官微下面施加压力之外,她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希望剧组能够迫于舆论的压力,尽量不让季白受伤。

    而作为当事人的何永文,除了被剧组孤立以外,就连背靠的大金主都声称要放弃他,要是不再做点什么出来,何永文敢打包票,自己的下场一定会无比的凄惨。季白,季白,季白,一定要想办法让季白身败名裂!

    怒火中烧的何永文望着握着的手机,脑子里灵光一现,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而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季白,这会儿正抱着乐呵呵的儿子躺在院子的凉亭里面晒着太阳,被爸爸抱在怀里的麦麦高兴的露出了粉嫩嫩的牙床,咯咯咯的抱着爸爸的手指,只往自己的嘴里塞。

    严博更是干脆,将自己办公的地方直接搬到了院子里,就坐在季白不远的地方,手指在键盘上翻飞,时不时说上几句,见麦麦在媳妇儿怀里无法无天,瞪着他好一会儿。

    麦麦板着一张笑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注视着不远处的严博,对视了好一会儿,小身子一仰,直接倒在爸爸的怀里,跟毛毛虫似的扭动着,这里钻一下那里钻一下,玩得不亦乐乎。

    季白笑着拍了拍麦麦肥肥的小屁股,小心翼翼的圈着他,任由他在怀里折腾。

    严博看着,眉头拧着死紧,把视频里的余成吓得不行。这份策划案没什么问题啊?数据也是重复计算了好几遍,保证没有错误才提交上来的,为什么老板在听到有关数据时,眉头拧的那么紧?

    就在余成惴惴不安的做着报告时,严博冷哼了一下,把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公事上,在心底暗自嘀咕着,等媳妇儿的伤好了,就知道他的厉害了,就凭那个小兔崽子还想跟他争宠,不自量力。

    “小白,麦麦该喝奶了。”黄伯将冲好的牛奶拿了过来,爱怜的望着小肉虫麦麦,一脸的和蔼可亲。

    瞟了一眼黑脸中的严博,季白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黄伯,你来喂麦麦吧,顺便带他去午睡。”

    “好的。”

    有了吃的,麦麦小朋友就可以暂时不要爸爸,被黄伯抱着直接回了屋,回去的过程中,嘴巴也没闲着,咕噜噜的喝着自己的下午茶。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