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6百日宴
    “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跟小孩子争宠,”看着严博跟麦麦大眼瞪小眼的模样,不晓得的还以为他们是仇家呢,“麦麦是我们儿子。”

    “他要不是我儿子,我早就一把掐死了。”小兔崽子,见天就找他媳妇儿,别忘了媳妇儿可是他的,想要媳妇儿自个儿不会找。

    “瞎说什么呢。”季白瞪了他一眼,将手里捧着的杯子塞进他手里,“麦麦的百日宴,你打算怎么摆?”

    这事伊芸跟他说过,但鉴于严博爱吃醋的性子,也没敢下决定,但基本上已经达成了默契,百日宴肯定是要摆的,但至于要请谁就看严博怎么说。

    “摆吧。”

    严家要摆百日宴,惊呆了整个上流圈子,尤其摆百日宴的那个是传说中‘无能’的严家二少爷,更是让不少人的眼镜吓掉了。

    严家人丁不旺,但是身为商界大鳄,再怎么人丁不旺也不至于门厅冷清。接到请帖的早早就出来过来了,抱着强大的好奇心前来观望传说中‘无能’的严家二少,从哪里冒出来这儿一个儿子。

    不少心思活跃的名媛纷纷打起了严博的主意,有了儿子谁还会在意严博行不行,说句不好听的,跟严博结婚可以分到他近一半的身家,就算没有一半,好歹也会有个人几千万不是。就冲着严家二夫人的名头,含金量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当然也有不少人猜测,严博是从哪里收养了孩子,可是一见到麦麦的样貌,所有人唯一的念头就是:不是说严博不行吗,怎么这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到底是哪路神仙,能将严博治好?还是人工受孕?!

    不管众人在心里如何猜测,但面上扬起笑容,一副替严博感到高兴的模样,那虚伪的表情别提多恶心了,出差回来的严磊一进大门就瞅见了一大群人围在自己母亲身边,尽说些恭维的话,明里暗里都在打听麦麦的生母,都被伊芸三言两语挡了回去。

    来回打量了好几圈没发现季白的身影,想了想,按照季白的性子确实也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他这个弟媳妇,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不给严博添乱,也不晓得他那个混账弟弟到底烧了哪辈子的高香居然能找到季白这个媳妇儿。

    一大早被奶奶抱着的麦麦虎着一张小脸,任由谁哄都不笑,惹烦了就用他那双黑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瞪着你,那副脾气跟严博一模一样。

    那人干笑两声,跟伊芸说了两句客套话,灰溜溜的跑了,生怕晚了一步就被人嚼吧嚼吧给吃了似的。

    “哎哟,这皱着眉头的小模样更像了!”

    不少交好的贵夫人笑呵呵的看着麦麦,想上手去抱,却被麦麦转身给拒绝了。

    伊芸拍了拍麦麦肥嘟嘟的屁股,乐道:“不好意思,麦麦认生,别人上手就哭。”

    认生的麦麦完全不理解奶奶的行为,一双眼睛滴溜溜转着到处找爸爸,生怕看漏了让爸爸给跑了。

    而被麦麦惦记的爸爸本人昨晚被他爹折腾到大半夜,临天亮了还被里里外外再一次吃得干干净净,这会儿还躺在床上睡着呢。

    满意的看到季白昏睡过去,严博穿戴整齐下了楼,准备去赴宴。季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嘟囔道:“好好的,别发脾气”

    “睡你的。”

    季白迷迷瞪瞪的看了他一眼,实在没力气了,只能埋头继续睡。

    瞅见季白睡着了,严博在他额头上落下一记亲吻,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卧室。临走时,还不忘吩咐黄伯将汤渭好,等季白起床就喝。

    姗姗来迟的严博刚踏入严家大门,所有名媛蜂拥而上,力求在他面前展现出自己美好的一面,没想到严博那么不解风情,连个眼角都不愿意给她们,直接就从她们身侧走了过去,对她们视若无睹。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严磊从路过的服务员手里端起一杯红酒递给严博,跟他碰了碰杯子,“刚到,我侄子的百日宴我这个当大伯的说什么也得回来不是。”

    “还挺有自知之明,小心我家那个小兔崽子以后不孝顺你。”

    严博喝了一口,也不多喝,对不远处,冲他抛媚眼的名媛们完全不来电,甚至眼里根本就没有她们。

    “真行,”严磊取笑着,“一大堆美女冲着你你眨眼睛,眼睛都快抽筋了你都不搭理人家。”

    严磊的话音还未落下,脑袋上就挨了几个硕大的栗子,完了还有自家老妈隐忍的火气。

    “说的什么话,你这是找抽呢,”伊芸瞪了他一眼,“要是你弟跟小白闹矛盾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敲了个正着的严磊捂着脑袋,蹙着眉,“妈,我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做的不对就得打,管你几岁,”完了还不忘补充道,“还没有麦麦听话呢。”

    被奶奶夸赞的麦麦小朋友正张着手要抱,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都没瞧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爸爸,逮到自己不待见的亲爹也好。

    见麦麦伸手要抱,严博将右手的杯子转到左手,将麦麦抱了过来。一向嫌弃亲爹的麦麦小朋友死死的搂着他的脖子,生怕严博丢下他。

    伊芸叫唤了几声就没能换回麦麦的注意力,失笑道:“这小家伙一直在找小白,估计找不到你媳妇儿就将就你了。”

    对麦麦膈应他亲爹的事实,伊芸早就习以为常了,甚至每天都上演这么一幕让她看着都有些哭笑不得。

    被将就的亲爹,也不恼,拍了拍巴着他脖子的小家伙肥嘟嘟的小屁股,成功引来麦麦的瞪视。

    被瞪的严博收起了自己罪恶的大掌,心里莫名有股淡淡的的满足感,果然冷不丁的被怀里这个小兔崽子依赖,有点不习惯。

    引来麦麦瞪视的严博,心里有一股诡异的满足感,松开搁在麦麦小屁股上的手,将酒杯塞进严磊手里,“结束了吗?”

    “结束?!”严磊掐了掐麦麦的小脸蛋,声音怪里怪气的,“你看这阵仗是像结束的样子吗?别天真了弟,我看这阵仗没有五六个小时还不一定能结束呢。”

    蹙着眉环顾了周围一圈,严博忽然有些后悔答应办什么百日宴,待在家里跟自家媳妇儿暖被窝多好,现在倒好,待在这里活受罪,尤其是那些女人露骨的目光就差没有将他煎皮拆骨。

    “我先带麦麦回去了。”

    伊芸摸了摸麦麦的小脑袋,“行吧,你先带麦麦回去喝奶,这里有我跟你大哥。”

    就算再迟钝,伊芸也察觉出别样的意图来,不少相熟的合作伙伴都带着女伴过来,明里暗里的打探严博的另一半。伊芸本来是想趁机将季白介绍大家认识,但季白本人不愿意,说是时候未到。既然季白本人不愿意,伊芸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透出口风,严博有主了这事一下子席卷了整个宴会场所。

    不少人都在暗地里打量着到底谁会是严博的另一半,眼看着宴会举行了那么久,都没有露过面,不少歇了心思的人也渐渐起了念头。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