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长得像我最黏是你
    除了自家人,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严博的心被季白牢牢捆死,至少在她们眼里,严博还是那个钻石王老五,即使在这样的场合下带着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出来,也阻挡不了她们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决心。

    季白晓得严博这样的优质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女人喜欢,只是季白对严博有信心,今天这么难得的日子,虽然自己不能出现有些遗憾,可是到底是顾忌着严博的身份,硬是不肯出现。

    麦麦的百日宴,从满月开始就念叨着,因为季白身体的关系,满月没有摆成,只是一家人简简单单的吃了个饭,如今严博愿意摆宴,严广航跟伊芸更是见天儿的盼,眼巴巴的盯着日历牌,终于将今天给盼来了。

    严博从来就没有什么避讳、顾忌这个念头,知道季白不乐意,他也没有勉强,让他妈先抱着孩子过来,晚点他来接孩子回去,即使他没有多少意愿要带孩子。

    不出意外的话,麦麦就会是板上钉钉的中信地产的下一任接班人,无他,就凭着他将会是严博唯一的子嗣这点,所有人哪怕再眼红再嫉妒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由此可见,投个好胎,有一个好爹会是什么样的得天独厚的优势。

    趁着严博在躲清闲之际,严磊一把将严博拉到休息室,“我们兄弟俩好久没有坐下来说说话了。”

    严博将麦麦转了个身,一张严肃的小脸冲着严磊,“你要跟我谈什么?”

    “装,你就给我装,”严磊见严博闲适的姿态,翻了个白眼,“我是在问麦麦。”

    “麦麦?”严博挑了挑眉,“麦麦怎么了?”

    要不是他媳妇儿坚持要生,严博是不会答应留下这个小兔崽子可以说,麦麦这个小兔崽子的存在,只是季白的意愿而已,他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主导者。

    “不是你的意愿?!”

    “嗤——我是疯了才会想要孩子,”生下麦麦,完全就是因为媳妇儿喜欢孩子,想要孩子,他只是遵从媳妇儿的意愿罢了。

    “这不是你心甘情愿的?!”严磊蹙着眉。

    严博翻了个白眼,这个事实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有什么好惊讶的。

    “弟!你还是我弟吗?!”严磊差点没气死,他弟弟是不是傻了,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骨血,有什么不好?”

    最重要的还是生都生下来了,居然还能说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话,他现在真的想将他脑子掰开,看看这地产大鳄的脑子里怎么忽然都塞满了草。

    “我没说不好。”生都生下来了,他虽然嫌弃,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媳妇儿给他生的儿子,再怎么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严磊见严博眼神里没有一丝的不耐,稍微放下心来,“行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不过你媳妇儿真的给你生了个好儿子,完完全全就像一个模子里敲出来的似的。”

    “羡慕不?”

    冷不丁的抛出这么一个问句,严磊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

    “羡慕都没用,我的!”

    媳妇儿,他的。儿子,也是他的。再这么羡慕都是白搭,想要媳妇儿儿子,自个人找人生去。

    看着严博离开的身影,严磊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

    麻蛋,他这是操的哪门子的心来担心他这个混账,闲着没事做自己找虐!

    严博给麦麦喂了奶,刚走出房间,正巧遇见了伊芸。

    “去哪儿了?”说着还不忘替吐着泡泡的麦麦擦了擦口水,“麦麦,喝饱了吗?!”

    严博将手里抱着的麦麦塞进伊芸怀里,“没上哪儿,跟大哥坐了一会儿。”

    见爹没有要走的意思,麦麦还算安定,在奶奶怀里趴着,但一双小眼睛死死的盯着严博。没找着爸爸也就算了,可不能让爹给跑了,要不然他不晓得上哪儿找人去。

    “宴会该开始了,”伊芸听了也只是点点头,看了看时间冲着严博说道,“我先带麦麦上台,晚点你抱着他回去找你媳妇儿。”

    “嗯。”严博不走心的应着,见麦麦一脸不情愿的被奶奶抱走了,嘴里咿咿呀呀的说这话,也没搭理,转身就进了休息室。

    见爹爹走了的麦麦,小嘴一扁,正想嚎,却被伊芸劝住了,“麦麦,你先陪爷爷奶奶一小会儿,待会儿让你爹去找你爸爸。”

    听到爸爸这个字眼,张开的小嘴巴闭上了,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想要在人群里找到爸爸。

    见麦麦被分散了精力,连忙将麦麦抱上台,“首先呢,非常感谢大家参加麦麦的百日宴,为了我们二儿子的事情,我们两口子闹出了不少的笑话,现在好了,儿子找到了媳妇儿,又给我们生下了孙子,我们老两口的心算是定下来了”

    说起以前的事情,伊芸不免眼角犯泪,借着抱麦麦的姿势侧过头抹了抹眼泪。正在找爸爸的麦麦见奶奶哭了,小手摸到奶奶的脸上,轻轻的拍了拍,咿咿呀呀的说着只有他自己懂的话。

    “让大家见笑了,总之呢,很感谢在座的各位赏脸,大家吃好喝好玩好!”

    严广航率先下台,端着酒杯一桌一桌的敬过去,而伊芸则是红着眼眶抱着麦麦去了休息室。

    扭开门就瞧见红着眼眶的伊芸,严博微微蹙起眉,“怎么了?”

    “没事,妈这是高兴。”对这个操碎心的小儿子,伊芸算是放下心来了,有了媳妇儿跟儿子,做事怎么样都会有所顾忌,比他那个自诩花花公子的大哥靠谱多了。

    没来由被瞪了好几眼的严磊,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看着自家趟雷的大哥,严博很没有兄弟爱的接过伊芸怀里的麦麦,打算从侧门溜走,回去陪媳妇儿吃饭。儿子的百日宴,说什么也要一家人齐齐整整的吃个饭,庆祝一下。

    严博回房的时候,季白正好走出浴室,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滴着水。

    “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一打开门就瞅见爸爸的麦麦小盆友,立马就嫌弃他爹了,冲着季白伸手要抱。

    严博走过去,将找了大半天爸爸的小兔崽子塞进季白怀里,接过他手里的浴巾,给他擦了擦头发,“那边没什么事就回来了。”

    “没什么事?”根据伊芸的口气可不像是没什么事的模样,估计是顾忌着他早点让严博跟麦麦回来陪他。“是妈让你早点回来陪我的吧。”

    严博没说话,专心致志的替季白擦着头发。

    “我怎么听妈说,大哥找你谈话来着,”季白亲了亲麦麦的小脸蛋,成功引来麦麦咯咯咯的笑声,“说什么了?”

    “我哥担心我有了你,就不要儿子了。”

    严博这么一说,季白愣了愣,“说真的,我也挺担心的。”话语里满是浓浓的笑意。

    听到季白这话,严博丢掉手里的浴巾,扣着季白的后脑勺,使劲的亲了亲,“媳妇儿,我觉得老子才是那个比较危险的。”

    根据季白这段时间的表现,他牢不可破的地位变得有些岌岌可危,现下他媳妇儿的脑子里跟眼睛里只有麦麦这个小兔崽子,要不就是他的工作啊、剧本啊,他都不晓得他的地位在哪儿呢。

    季白闻言,眼底的笑意更深了,甚至笑意都到了唇角,“我发觉你现在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可是,麦麦长得像你啊。”

    严博翻了个白眼,平时他妈带着麦麦在小区里面溜达,任谁都说麦麦长得跟严博一模一样,一看就是他的种,谁也不会把孩子联系到他身上去。

    “妈的,长得像我,最黏的那个人是你。”长得像能代表什么,就算没有麦麦,这世界上也有那么一两个长得像他的人不是。再说了,他家的小兔崽子除了他媳妇儿外,其他人都不买账的德行,严博真的不晓得长得像能代表什么。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