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季白,你觉得委屈么?
    看着严博的表情,季白忍不住笑了,冲着那个臭着脸的男人勾了勾手指,见他俯身过来,连忙拦住他的脖颈,“所以,我从来都不担心你有了儿子。”

    “艹,那是你生的,担心个球!”严博瞪了他一眼,在他的唇瓣上啃了一口,冷哼道。

    就算儿子不是他生的,他也不会担心严博会不会抛弃他这个问题,毕竟严博的所作所为让他的信心倍增、只是有时候会忍不住的想,等麦麦长大了懂事了,会不会追问他是怎么来道这个世界的?他的母亲是谁?会不会不接受他是被一个男人生下来这个事实?

    如若真的到那个时候,亲口告诉麦麦他是被自己生下来的,会不会难以接受?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被拥在怀里的季白,看着严博那双深邃的眼睛,怔怔的出神,“你说麦麦会接受自己是被男人生下来这个事实吗?!”

    闻言,严博的双眼微微一眯,折射出慑人的光泽,语气算不是狠厉,可是季白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接受,老子亲手掐死他!”

    季白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严博话里的可信度,而且看严博的神情也不像是信口开河,季白敢打包票,要真的到那一天,严博真的能说到做到,到了那天,严博他——真的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儿子!

    季白的鼻子有限泛酸,微微昂起头轻轻的碰了碰严博的唇,这样就足够了,这辈子能够跟这个男人组成一个家庭,真的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没有之一。

    反被动为主动的严博,在他的唇瓣上肆意啃咬着。

    从一进门就被扔到床上的麦麦小朋友,从出门到现在都没能被他心心念念的爸爸抱过,眼巴巴的看着爸爸被那个讨厌的人抱在怀里,黏糊糊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麦麦严肃着一张小脸,没哭也没闹,怒视着,有点郁闷为什么爸爸还不抱自己。

    黏糊糊没个正行的两个打人终于舍得分开了,嘴唇被啃得红嫩嫩的季白,看着儿子清澈见底的小眼神有些尴尬的将他抱起,坐着跟严博说话,不时摸一下麦麦头上的胎发。

    被爸爸抱在怀里的麦麦满足了,乖乖的窝在爸爸怀里,当个乖宝宝。

    “明天回去拍戏?”

    说到拍戏,季白很无奈的看了严博一眼,“不出意外的话。”

    “是不是有人刁难你了!?”

    “有没有人刁难我,你不是最清楚的么,再说了,我又不是钱,不可能谁都喜欢我不是,更何况,就算是钱也不见得人人喜欢不是。”季白倒没觉得怎样,反正都是工作,不管是谁都会在工作里面遇到一些奇葩的人、奇葩的事情,要是他事事都要计较,他可得累死。

    话是这么说,可不代表严博就这么理解,“行了,一切有我。”

    见严博的眼神里迅速闪过一丝的阴鸷,季白的心里是既无奈又感动,他的工作性质注定了他无法长时间的陪伴家人,难得的是严博没有丝毫的怨言,甚至处处袒护他,就连照顾儿子的工作也接手了。

    季白听着,没有插话,只是微微蹙起眉,大概也是想到严博的一贯行事作风。

    见季白蹙起眉,严博在麦麦嫌恶的目光下,亲了亲他的眉角,“哪怕是天皇老子也不能欺负我媳妇儿,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行了,干嘛整那么严肃,”正逗着儿子的季白忍不住笑道,“有你在,谁敢欺负我,别整日想些有的没的。”

    笑着的季白抬起头去看眼前的男人,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严博宠溺的看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坐在他身侧,手搭在他肩上,修长的手指在媳妇儿的耳垂出捏了捏,姿态亲密神情溺爱。

    面对自己耳朵上的异样,季白没有多加理会,反倒是他怀里的麦麦看着亲昵的双亲,板着一张小脸嫌恶的目光一直落在严博胳膊上,为什么这个讨厌鬼一直粘着他的爸爸?!

    一直被嫌弃的严博也没多在意,反正从生下孩子开始他就没再让孩子在他俩的床上过过夜,面对儿子指责似的目光,他也是不痛不痒。

    只是不晓得怎么回事,今晚的麦麦特别的不听话,只要看不见季白就哭闹不已,让季白这个当爸的好一阵心疼。看着那张委屈巴巴的小脸蛋,还有那双哭得通红的小眼睛就这么看着他,实在是不忍心将他放到婴儿床上。

    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趟,季白干脆就让麦麦跟他一起睡了。

    见目的达到的麦麦小朋友一改哭唧唧的形象,冲着爸爸露出一朵灿烂的无齿之笑。

    洗漱完出来的严博,看着床上多出来的一个小人,脸瞬间黑了下来。

    季白知道,那个脾气差到极点的男人在看到床上多出来的小人时,双眼已经开始喷火了。一抬眼,就瞧见头发滴着水的男人冲他呲牙,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他赶紧搞定在床上傻乐呵的儿子。

    可惜,麦麦像是打定了主意要给严博作对。好不容易将人哄睡了,只要一抱起来,就扯着嗓子哭,愣是将严博阴沉的脸哭成了墨汁般的黑脸。

    “兔崽子。”

    咬牙切齿般的从嘴唇里挤出来的三个字,严博真的想掐死作妖的小兔崽子。可是阴沉的目光落在媳妇儿明显带着心疼跟疲惫的脸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行了,就让这个小兔崽子在这里睡一晚。”

    正心疼不已的季白愣了愣,有些惊愕的看着严博,“真的?”像是难以置信一般的询问。

    “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改变主意了啊。”

    话音未落,季白连忙抱着哭闹不已的麦麦钻进了被窝,用手掌轻轻的拍着他的小胸膛,“麦麦乖,睡觉觉”

    没一会儿,哭累的麦麦陷入了梦乡。

    “你看着麦麦,我去洗个澡。”折腾了一身汗的季白,实在忍受不了身上黏腻的汗水,连忙交代着进了洗手间。

    回到房间的季白,看着严博靠坐在床头,而麦麦四仰八叉的睡在床铺中间,父子俩挨在一起,莫名的和谐。

    “麦麦睡中间?!”站在床前的季白,询问道。

    严博瞪了那个睡得正酣的小兔崽子一眼,“想也别想!”咬牙切齿的丢下四个字,能够让他睡在这里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现在还想让这个小兔崽子睡他们中间?门都没有!

    不意外听到他这样的回答,爬上床的季白小心翼翼的将熟睡中的麦麦挪到了靠墙的位置,自己睡在了父子俩的中间。刚躺下,靠坐在床头的严博就关了灯,跟着躺下了。

    身体被拥入熟悉的怀抱时,季白顺着他的力道往后靠了靠。

    许是顾忌着床上多了一个小电灯泡,严博也没想对他做些什么睡前运动,一靠近严博的怀里,睡意就袭了上来。在他脑子昏昏沉沉,意识开始走远的一瞬间,忽然听到身后的男人小声的说道,“季白,你觉得委屈么?”

    季白微微一愣,睡意消散了不少。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