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任凡进组
    委屈?!委屈什么?

    季白望着一脸深沉的严博,不晓得他说的委屈是委屈什么?

    “季白,这样糊里糊涂的跟着我不委屈么?”没有听到他回答的严博追问。

    糊里糊涂的跟着他?季白想了想他们两人相识的经过,确实可以说是糊里糊涂,也可以说是不明不白,可说到委屈

    季白有些哭笑不得,严博一向强势惯了,居然会冒出糊里糊涂这四个字。就算他们一开始是因为乌龙事件,可孩子都有了,他糊里糊涂难道他就不是糊里糊涂?最关键是,在这段婚姻里,委屈的那个人应该是他吧。

    “我觉得这样挺好。”沉默了半晌,季白才缓缓开口。

    “真的?”

    “有你,有麦麦,这样就很好,足够了。”怎么今晚会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之前不都好好的么。

    严博没说话,只是搂着季白的胳膊紧了紧。

    许久都没有听到严博说话,季白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嗅着熟悉的体味陷入了梦乡,而拥抱着他的严博睁着双眼怔怔的看着他

    以往麦麦单独一个房间,季白都没有被他吵醒过,都是一觉到天亮,至于喂奶换尿布的活儿都是严博一手包办的。

    可今晚麦麦这个小家伙睡在身边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睡得正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蹭自己的脸,还没来得及睁眼,身后的热源就离开了,随后身旁的床铺往下沉了沉又弹回来了,很显然严博起床了。

    季白刚睁开眼,就看见麦麦的小手从他的脸上移开,床边的阴影里面站着一个无比熟悉的高大身影。

    “严博。”季白打了个呵欠,嘟囔道。

    看见他醒了的严博,微微蹙起眉,“嗯,我去泡牛奶,你看着他。”既然人都吵醒了,严博也没有强硬的要将麦麦往一旁的位置挪,直接去给他泡牛奶。

    “我去吧。”想到自己从没在半夜给麦麦泡过牛奶,便翻身坐起来给身边躺着的儿子捏了捏被角,准备下地。

    “你给我老实待着!”低声吼了一句,转身给儿子泡牛奶去了,借着外面微弱的光,连灯都没开,但行动完全不受影响。

    看着在黑暗中行动自如的严博,季白很怀疑他那双眼睛就是探照灯。

    扭开床头等,光线昏暗,但足以照明。

    侧头看向麦麦,小家伙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见爸爸看着他,咧着小嘴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看着软萌的笑容,季白忍不住伸手将麦麦从被窝里抱起来,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子,小家伙像是知道爸爸在逗他似的,伸手拽住爸爸的手指,咧着嘴笑。

    泡好牛奶回来的严博看见媳妇儿抱着小兔崽子,直接将奶瓶递给了他。

    接过奶瓶,用手腕试了试温度,塞进了儿子的嘴里。一吊奶嘴儿的麦麦小朋友,立即松开了爸爸的手指,两手抱着奶瓶,大口大口的吸允着他的宵夜。

    严博就站在床边看着,没两分钟,一瓶牛奶就见底了,吸不到东西的麦麦干脆就把嘴里的奶嘴儿吐了出来,小手一松,直接把奶瓶丢了。

    刚捡起奶瓶严博就接了过去,转身去了卫生间冲洗。

    将儿子抱起来顺气的季白,轻轻拍打着,听到麦麦一声小小的饱嗝,也没变换姿势,有节奏的拍着麦麦的背部。趴在爸爸肩上的麦麦眨着眼睛,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等严博洗完奶瓶出来时,麦麦已经睡沉了。

    第一次半夜照顾儿子的季白,看见不吵不闹的麦麦神速的入睡,忍不住的感叹,麦麦这个小家伙在他肚子里时折腾的不是一般厉害,像是把劲儿都用完了,导致现在生下来就跟养小猪似的,完全不费力,还省心。

    严博很显然是习惯了儿子的入睡状态,掀开被子上床,照旧把侧躺着的季白搂紧了怀里。重新躺下的季白是挨着麦麦睡得,严博伸手抱,直接就将父子俩跟一并搂紧了怀里,他手长,哪怕是将父子俩搂进怀里,也没挤着在中间的媳妇儿。

    季白看着被子上的手掌,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

    “你明天还要去剧组,早点睡吧。”

    “嗯。”季白蹭了蹭枕头,闭上了眼睛。

    父子三人就着这个姿势一觉睡到了天亮,哪怕严博在怎么嫌弃季白怀里的儿子,可是一家三口睡在一起的温馨画面,确实让人心生羡慕。

    天擦亮,季白蹑手蹑脚的起床了,没有睡懒觉习惯的严博也跟着起来了,只有小猪一样的麦麦还在呼呼大睡。

    “我这几天赶进度,估计回不来,麦麦就由你照顾了。”两口子在卫生间里面洗漱时,季白一边刷着牙叮嘱着正在刮胡子的严博。虽说伊芸会帮忙照顾,但是按照严博的性子,肯定大部分时间都是他负责。幸好现在他抱着麦麦,小家伙也不会扯着嗓子哭,这算是看在他每天半夜给他泡牛奶、换尿布的份上?!

    严博没说话,只是拧着眉,继续刮自己的胡子。

    见他没说话,季白知晓他把话听了进去,权当是答应了,洗漱完毕之后,利落的换好衣服蹑手蹑脚的下了楼,严博留在房间里面照顾还没睡醒的儿子。

    趁着天没亮就离开家的季白没有发现,严博站在房间的窗口处直勾勾的看着他上车离去,直到再也看不见车子的踪影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坐着保姆车离开的季白自然看不到,在他离开之后严博对他的宝贝儿子做了什么恶劣的行径。

    “季哥,你离开这两天李导的脸上特别的难看。”

    刚到剧组的化妆室,化妆师就拎着化妆箱蹭过来,小声的说着,时不时用眼睛去瞟某个角落的人。

    季白装作不知,笑了笑,“是因为我?!”

    听着化妆师嘴里喷射而出的抱怨,季白脸上看不出一丁点的不耐烦,甚至连话都没说几句,就让化妆师把这几天发生了事情跟倒豆子似的,全部说了出来。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的季白心里十分的烦躁,然而随着谈话的深入,从化妆师口中听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

    “任凡?!”季白挑了挑眉,“没想到他也进组了。”

    化妆师的眼神里面透出些许鄙夷,任凡进组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尤其是他跟何永文那副面目可憎的模样,就连看一眼都觉得无比的恶心。

    仔细打量了一下季白的妆容,小声说道,“不就是那么回事,反正是睡出来的,谁又比谁高贵不过,季哥你认识他?!”

    季白笑了笑,“有过交集。”

    “啊?”化妆师愣了愣,许是察觉到带着恶意的视线,抬头一望正好将任凡满含恶意的表情收归眼底,“那你可得小心。”

    季白又不是傻子,自然感受到来自身后带着恶意的视线,他拿起一旁的保温水慢慢的喝着水,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任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这话不仅仅是说给别人听,更是说给自己听。他不晓得任凡是通过谁进了剧组,可是不管是谁也不能妨碍他想要把这部戏拍完的决心,这段时间最好是相安无事,要是惹急了他,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见季白的脸色有些沉重,化妆师也不晓得自己该说些什么,正好何永文叫嚣着要补妆,只能拎着化妆箱小声的跟季白说了几句话,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身为剧组的工作人员,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你吧!”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