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作妖
    在剧组工作那么多年的化妆师脸都黑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众打脸,而且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三流演员!在一瞬间错愕之后,她的脸就像是狂风骤雨一般阴晴不定,拎着化妆箱的手背上青筋暴起,胸膛起起伏伏,显然是气得不轻。

    在场的工作人员大多脸色都跟她一样,瞬间阴沉着脸,只有不长脑子的何永文本人还看不透,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他的这番话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

    身为伙伴的任凡手里正翻着剧本,在听到他的话时,差点把那几张薄薄的纸给撕烂。

    他的脸白的可以,眼神瞬间划过一丝的惊慌。

    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何永文耍大牌是出了名的,任凡以为除了耍大牌之外最起码智商还是在线的,可是就现在看来不像那么回事。看到惹起众怒的何永文,任凡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考虑要不要继续跟他合作,毕竟跟猪一样的队友没什么合作的必要。

    “呵”很快,褪去笑容的化妆师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带着不容忽视的鄙夷:“既然何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我不自讨没趣了。”说完,直接把化妆箱扔给助理施施然的走了。

    何永文看着化妆师脸上讽刺的表情,还有连妆都不给他化就这么甩脸子,气得他心肝脾肺肾都疼。

    收回镜子里的视线,季白的唇角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冲张云川使了个眼色率先走出了沉闷的化妆室。

    踩着高跟鞋奋力的走着,硬是发出沉默又清脆的敲击声。

    许多认识她的人见她脸色阴沉可怕,不自觉的让开了路,甚至连招呼都不敢打。许是察觉到自己的脸色太过于难看,她硬是强迫自己露出笑容,可是脸色难看的可以。

    季白跟在她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见她的脚步慢了下来,安慰道:“怎么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李导昨晚又骂你了?!”

    “他敢!”她下意识的反驳道,扭头看见是季白,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你见笑了。”在剧组摸爬打滚那么多年,就算是段继峰那样咖位的人过来都要尊称她一声姐,现在倒好跑出来一个小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数落她,让她没脸,一向被人奉承惯的她怎么受得了。

    “那个王八蛋”

    季白微微蹙起眉,连忙打断她的话,“慎言!”

    红了眼眶的化妆师咽下了未尽的话,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冲着季白笑了笑,“不好意思,让季哥见笑了。”

    从裤兜里面掏出一包面巾纸递到她面前,“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她在他面前说了那些话,也不会被何永文指责,更甚者不会发生刚才的事。

    面对季白的体贴,感动不已

    当天,新一期的娱乐周刊头版头条po的是季白仗势欺人的新闻。照片上的季白穿着皮衣坐在化妆镜前,许是因为妆容的问题整个人显得有些邪魅,配合他有些狂傲的举止很是贴合居中的角色。只是,照片的后侧坐着战战兢兢的任凡,整个人畏缩在角落里面,眼神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畏惧。

    然而这样的照片能代表什么?季白将报纸塞到张云川手里,没有丝毫的在意,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也只有没脑子的人相信,就凭一张什么都没有的照片就往他身上泼脏水,小脑没长全吧。

    “季哥,就这样让他们乱写?!”张云川拧着眉,一脸的不悦。

    瞟了一眼气愤不已的张云川,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场景布置完成了拖了那么久的对手戏,哪怕季白再怎么不想面对也还是要面对的。

    今天跟何永文的对手戏,主要讲的还是毕光荣在发觉火焰的异样两人产生争执并且打了一架,面对毕光荣的质问火焰的内心是有一丝的愧疚但更多的是对仇人的痛恨以及对报仇雪恨的迫切。

    随着导演的一声开始,季白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跟何永文饰演的毕光荣争吵了起来。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都要按照法制的规章制度来办事”

    “法治社会?!呵——说到底无非就是谁有权就听谁的,别把我当三岁小孩去哄,里面的弯弯绕绕你不愿意去接触不代表我不懂!”火焰的这番话有些歇斯底里,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眼神里折射出渗人的光泽,“我不否认你是个好警察,但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会像你一样。”

    “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认清你的为人。”何永文的眼神带着忿恨及怨毒,嘴里念着干巴巴的没有丝毫情绪的台词。

    “既然这样,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火焰的语气决绝却带着一丝不容忽视的不舍,诚然当初是为了得到情报才跟他称兄道弟,可是在相处的过程中,他是真的很欣赏这个一心为民的警察,有时候甚至会为了自己的那龌蹉的心思感到羞愧。

    选择决裂,他的内心在那瞬间松了口气,还带着一丝的缅怀。从他妹妹被杀害之后,跟他一起的日子居然是这辈子最轻松、愉快的了,可惜这样的日子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然不复存在了。

    火焰的话刺激了毕光荣,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在他转身想去离去的瞬间,猛地冲上前去。剧本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场景,何永文这一扑让季白吓了一跳,随后整个人都被何永文扑倒在地上,压得他动弹不得。

    “妈的,你说合作就合作,说散伙就散伙,你把我毕光荣当成什么了!”说着,一拳挥下。

    季白下意识的侧过头,拳头从他嘴角边上擦过,一阵火辣辣的疼。

    导演没喊停,拍摄仍要继续。

    何永文这段自己加的戏,摆明了就是公报私仇,季白如何不了解。眼看着第二拳即将砸下,奋力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挥手就给了他一拳!

    “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

    不偏不倚正中何永文眼眶的季白,将他死死压制住,小声讽刺道:“你除了敢在拍戏时动动手脚,你还有什么能耐,你只不过是任凡的一条狗罢了。”

    季白的话刺激了他,他确实跟任凡在合作,可是最近任凡的态度转变的太快,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任凡在他的进驻房间里面走出来,比起季白他更忌惮的却是任凡。他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那个阴险小人给黑了,但这仅仅是他的内心活动,有机会教训季白,他说什么也不会放弃。

    “赫——你这个杂碎,我”

    一秒出戏!

    “卡——”

    因着私自加戏又一秒出戏,成功点燃了李导的怒火,“何永文,你是不是不想混了!你说说这都第几次了,私自加戏也就算了,还一秒出戏,公报私仇,你是算准了我不敢拿你怎么办是吧!!!”

    李导中气十足的责骂,让何永文投鼠忌器,愤愤的瞪了季白一眼,将他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青了嘴角的季白顺着他的力道倒在一旁的地上,微微喘着气,刚才的一番争斗还不至于让他疲惫至此,只是他需要做出一个姿态,一个他很羸弱的姿态。

    说他假惺惺也好,说他心机深沉也罢,在娱乐圈这潭浑水里面生活,扮猪吃老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