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你要谁给你交代?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人扶起来找个医生过来瞧瞧!”

    随着李导的一声令下,季白被人搀扶了起来,舔了舔有些淤青的唇角,走到自己的专属位置上坐了下来。

    “季哥,除了嘴角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李秀拎着药箱走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除了身上脏兮兮的灰尘之外,最明显的就是唇角上的淤青了。季白的肤色本身就白,何永文刚才的那一拳可没有留情,要不是他躲得开,受伤的可不仅仅是唇角,就连脸可能都会肿一圈。

    奇怪的是一向最恨假公济私的李导,居然会纵容何永文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耍这种小伎俩,真是活久见。

    其实这事李导是真的冤枉,刚开拍的时候任凡借故叫走了他,蹲在监视器前面的是一早就被买通的执行导演,自然不会对何永文的做法有所表示。要不是李导见任凡左顾而又言他觉得有问题回来一瞅,季白就不会是被人揍了一个拳头那么简单。

    看着执行导演明显带着闪烁的眼神,李导再怎么愚蠢都晓得自己被摆了一道,什么任凡找他有紧急的事情,说来说去就是想趁着他不在时给季白下黑手,要不是自己察觉不对劲回来瞅一眼,也不晓得季白会整成什么样。

    “呵——”李导冷笑着瞟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季白所在的方向走去。

    “小白,你没事吧。”

    李导过来时,李秀正好给季白处理唇角上的淤青,听到声音抬眼一瞧,正好瞧见李导愧疚的眼神。

    “没什么事,我也没吃亏不是。”毕竟挥向何永文的那一拳他也是用尽全力不是,对比起他那明显开始泛青的眼眶,他只是擦伤了一点唇角也算是值了。

    李导想到扯出一抹笑容,奈何实在是太生气了,以至于扯出来的笑容有些扭曲,“行了,矫情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听到这话,季白愣了愣,有些不明白闹得是哪一出。可惜,李导也没等他出声询问,扔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径自走开了。

    在处理完伤势没多久,张云川凑了过来,小声的在季白耳边嘀咕了两句。

    正在翻阅剧本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很快,季白就晓得李导说的给他一个交代是什么意思了。

    再次拍摄期间,李导借故将执行导演给开了,临走前指着他的鼻子将他臭骂了一顿,连带的将何永文跟任凡也骂了进去,哪怕没有指名道姓,在场的大多都能听出李导的话外音。面对何永文时,更是不客气,直接安排了一场毕光荣被火焰按着揍的戏。

    不是喜欢给自己加戏吗,既然是这样,那他就满足他们的要求。

    可以说,李导的这个安排完全没有将何永文放在眼里,很干脆利落的用喇叭喊着话,摆明了就是让季白单方面吊打何永文,而且理由光明正大,说是为了凸出火焰这个角色的矛盾,彰显他的本质。

    听到这话,何永文都快气疯了,捂着右眼怒视着季白,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你那是什么眼神,是对我的安排感到不满吗?!”

    黑着脸的李导就这么看着他,冷冰冰的对上何永文来不及收敛的带着恨意的眼神,“看来是很不满意了,你可以选择退出,我无所谓。”

    退出?!怎么可能退出,为了得到这个角色他付出了这么多、牺牲了那么多,这是他转变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不想一辈子都在演反派,那么艰难的得到了这个角色,拍摄都过了一半了,要他现在离开,这么甘心。

    “”何永文垂下头,逼着自己露出欣喜的笑容,尽管这个笑容太难看,也不是发自内心的,“李导说笑了,肯给我加戏,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冷笑着,冲在场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所有人都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

    所有的准备到位,李导盯着监视器高声喊道:“准备,321,action!”

    季白身形一整,立马冲上前去,跟何永文扭打成一团。

    就是这样,李导紧蹙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盯着监视器里面的画面心情由阴转晴。季白的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哪怕是跟何永文缠斗在一起,面部表情跟眼神始终都显露在摄影机前,至于完全被遮挡的那一位,李导很明智的忽略了。

    何永文阴鸷的声音从侧面传了出来,“你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吗?火焰,你信不信,你出了这个门就会横死街头!”

    连番打斗将毕光荣死死压制住的火焰,轻笑着,带着微不可查的鄙夷,配合镜头里那宛如死水一般的眼神,完全就是一个暮气沉沉的青年:“呵,你终究还是变成了他们那类人,什么时候连你也变了。当初那个一心为民的好警察也被这个世俗的世界所同化,变成了他当日最为憎恨的那种人。”

    毕光荣怒视着他:“我没有!我还是以前的我,你不要污蔑我。”

    他的语气里带着恐慌,他发现他正在慢慢向火焰所说的那类型的人转变,也正如他所说,当初那个一心为民的菜鸟警察,已经开始失去他当日的初衷。

    自欺欺人一般的话,成功让火焰轻笑了起来,“污蔑?!”

    火焰尖锐的质问,让毕光荣慌了神,没有理会他的慌神,开始分析起他的不同来,紧盯着他的眼神时而冷漠时而惋惜。

    “我一直以为,你是不一样的。”可惜,摆在他面前的现实告诉他,毕光荣跟那群人并没有什么分别。

    松开了对他的钳制,带着怜悯一般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毕光荣快要气死了,虽然心里很清楚火焰说的都是事实,可是自己知道跟被别人说出来能一样吗?这样一来,他不就变成了火焰嘴里说的那群不会敢实事只会拉帮结派的人吗?

    阴鸷的眼神落在那削瘦的背影上,恼羞成怒的他抬起腿扫了过去。

    下意识远离何永文的季白,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何永文瞬间抬起的腿,反应及其迅速的往前一跳,成功的躲过了他的扫堂腿。他的腿顺着原有的轨迹扫去成功的踢倒了在一旁树立着的无辜的灯架。

    ‘pia’的一声,无辜的灯架成功的顺着他所在的方向倒下。因为疼痛而躲避不及时的何永文被灯架砸到了腿,瞬间发出了惨叫的声音。

    “嗷——”

    “卡卡卡卡卡!!!”李导一出声,何永文的助理就尖叫着冲了过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哪有演员擅自修改动作的,存心的吧,这灯架那么重砸到我们何哥身上,这事谁负责?!”

    何永文的人缘是公认的不好,围在他身边的除了他那几个助理,剧组里的人没有一个主动上前的。

    季白站定后,眯了眯眼看了看胡搅蛮缠的助理,脸上一贯温和的表情全然消失不见,就这么冷着张脸看着。

    灯架上的灯在摔落的同时摔成了无数块,很不巧的是灯架的主杆部分正好砸在何永文的膝盖处,周围都是散落的碎片,见他疼的厉害所有人都不敢动他,只能打电话让就近的医院拍医生过来诊治。

    “这事,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这事我们没完!”

    “你要谁给你一个交代?!我吗?!”李导黑着张脸看着倒在地上自己作死的何永文,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祸害换掉,演技差也就算了,还那么不安分,把整个剧组都搅得乌烟瘴气。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