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搬起凳子砸自己的脚
    平时在剧组小打小闹也就算了,没想到他们胆子那么大居然把手伸到了他的地盘,真以为他李子健的坏脾气是摆设吗?他忍让并不代表害怕,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节外生枝,没想到总有一些傻逼玩意儿在挑战他的耐心。

    何永文的助理团还不晓得众人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咄咄逼人的在大吵大闹,话里话外无非就是想拉季白下水。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眼睛雪亮雪亮的,分明就是何永文想要绊到季白,没想到自食恶果踢到了灯架砸到了自己的腿。

    “李导说笑了,”率先开口的那位助理完全没有接收到李导快要气疯的情绪,自顾自的为何永文声讨,“我们何哥虽说咖小,好歹也是知名青年演员,也是辉煌力捧的艺人,今日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被弄伤了腿,这事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掀过去!”

    众人冷笑,看着他们颠倒黑白,要不是亲眼看见事情发生的整个经过,或许会被这群小人所蒙蔽也说不定。想到平时季白在剧组的表现,跟他们相对比,高下立现。

    季白没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空谈。再说了,他并没有做什么,面对他们的质疑和污蔑季白的反应显得淡定多了,哪怕是面对何永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眼神,他的背也挺得直直的。

    “何永文!你这是在找谁麻烦呢,你是嫌弃你在剧组呆的太过于安逸了,还是你对自己的演技感到十分满意,满意到能让我纵容你在这里兴风作浪!?”李导这个人虽说不是什么清高的人物,但是最恨的就是有人破坏他的作品,其次就是收买他团队里的人。一看这个场面哪里还不清楚,肯定是狭私报复,也不晓得季白到底哪里招惹了他,三番五次的找他麻烦。“片场不是你耍横的地方,也不是你家,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开拍之前不是跟你说了要怎么做吗,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一脚把自己踹死?!”

    其实何永文这一脚踹得也够呛,脚趾火辣辣的疼也就算了,被灯架砸到的膝盖才要命,他连曲腿都不敢,偏偏剧组里面的人都没有看到自己受伤似的,全部站在原地也不晓得来关心一下他,立马怒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麻痹的不就是一个最佳新人吗,不就是运气好被人包了吗,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好资源,除了第一部是男二之外,拍什么都是男一。他就是看他不顺眼啊,凭什么大家都是被包的,他能红成这样,他就是刁难他了怎么的,他就是故意找他茬了怎么的,他就是想给她一点小教训,一个两个全他妈瞎了吗?没看到他被灯架砸的站不起来了吗?!

    何永文对自己的做法会给季白造成什么伤害没有丝毫的概念,他纯粹就是看不惯季白衣服冰清玉洁的模样,所以才会在他转身想要离开的瞬间拿脚去扫他,才有了现在这一幕,可是他忘了,剧组用的灯架都是实心的,平时剧组的人不小心被刮一下,身上立马都会青一片,这要是磕到脑袋上,不脑震荡才怪。

    被几个助理搀扶起来的何永文,脸黑的可以,右脚的膝盖更是疼的厉害,怕对他造成二次伤害,也不敢随意移动,只能搬张椅子让他侧坐着。何永文不傻,李导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已经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怎么说这事都是他理亏,这下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收拾季白也就算了倒是自己受了伤。

    看见李导的眼神下意识的楞了一下,心里暗自打起了鼓。

    在人群中的季白,清澈透亮的眼神看不出丝毫刚才戏中的阴鸷,带着淡淡的恼意,语速不急不缓的开口:“何哥的扫堂腿练得挺好的,只是破坏了剧组的公物,又伤了腿,也不晓得灯架砸到何哥的腿会不会拖延拍戏的进度,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一说到这个就来气,为了片子的质量,他特地放缓了进度,没想到今天弄了这么一出,看何永文的模样后续的拍摄能不能完成还是一个问题,之前为了配合季白特意先行拍摄了文戏部分。好不容易等季白回来,现下又出了状况,这次不管怎么说何永文是不能再留了,他宁愿重新开始都不想留着这么一个祸害在剧组里面。

    何永文见周围的人投来跟李导一样的眼神,气得要死,眼睛里差点没喷出火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你心里有数!”李导懒得跟他纠缠,很显然他这次已经触犯到了自己的底限,要不是看在他金主的面子上,他一早就把这样的祸害给弄出剧组去了。演技也说不上多好,硬是把一个正气炳然的警察演成了邪里邪气的反派角色,反派专业户就是反派专业户,不管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何永文的诧异全部展现在脸上。

    他咖大,靠山也够强硬,以往在剧组里面耍大牌李子健也是持包容的心态,要休息就给时间休息,要点菜也随便他点,哪怕是三番两次换住处折腾也没二话,以至于他都快要忘记了李子健在业界里面出了名的臭脾气。

    就算以前再怎么生气,李子健也从来没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他没脸,可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被训斥了!

    一向被捧惯了的何永文气得浑身都哆嗦起来,可就算是这样在面对对方的指责时,他无言申辩。

    撂摊子不干?他不会也不想,毕光荣这个角色不难演绎,演好了吸粉容易,对他以后的戏路也有帮助,也正是这样他才不能放弃。没错,他主动提出解约,剧组不用负责任,再找一个合适的演员就可以了,更何况李导一向对他的演技有所保留。闹?!闹什么?就凭着李导还有剧组的工作人员全部都站在季白那边,闹大了对他也没好处,再者说了这不是摆明了给季白机会把他赶出去吗。

    何永文盯着季白,忽然发现从进组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把季白放在眼里,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自己没被自己放在眼里的季白直到现在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好像这次的事情完全跟他没关系似的,从头到尾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也没有为自己叫过屈,甚至连话都没几句所有的人都站在了他那边。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移到拍摄的进度,从而调动了李导的怒气。

    何永文有些恍惚的看着他,忽然想到了片中他所饰演的火焰这个角色。

    那个看似跟邻家大男孩般的人物,实则城府极深一步步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现在,居然和面前这个人,惊人的重合到了一起。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被季白笑眯眯的眼神盯着,浑身上下冒出了一身冷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再次辩解道,可惜没有人愿意听他的辩解,是不是故意已然不重要了。

    看出他气短,季白眼中的恼意渐渐消散开,“何哥肯定不是故意的,毕竟没有人傻到搬起凳子砸自己的脚不是。”

    季白的话让围观的人不少笑出声来,什么叫没有人傻到搬起凳子砸自己的脚,说到底那个傻的人不就是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故意的那个么!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