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带孩子的严拔拔
    李子健瞧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平静,知道他是为了剧组考虑选择忍气吞声,心中更是气愤,所以对季白的讽刺装作没听见。

    “那真是谢谢你的体谅!”何永文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季白冲着他点点头,显得十分真诚,只是离开包围圈回到自己位置上时,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抿着嘴唇的模样,让人看了都不忍心。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整个剧组真正能做决定的只有李导,只要李导一天不开他,何永文就不会离开剧组。

    救护车来的不算慢,季白刚坐下没多久,就有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过来了。一会儿就把何永文给抬走了,至于他的助理团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打电话的打电话,显得十分井然有序。

    暂时奈何不了何永文的季白只能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抬上了救护车,季白自认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从一开始到现在每一笔账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任何阴了他一把还想全身而退的人,他都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只是他不敢妄动的很大原因,就是任凡!

    被逼得从辉煌离职的知名经纪人,居然卷土从来,而且看他脸上僵硬的表情还有跟往日有些不同的脸,很显然实在自己的脸上动了刀子。没想到任凡居然会斤娱乐圈从演员开始做起,看他有恃无恐的样子,肯定是找了靠山,而且这个靠山的分量还挺重的,要不是也不会半路出家硬是挤进了剧组,添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在没有摸清对手的底牌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再者,那个人也不会给自己动手的机会。

    被季白惦记的某人正焦头烂额的抱着怀里揪着自己衣服不放的小兔崽子,从睁眼没瞧见季白开始,就跟水蛭似的粘着。

    “麦麦乖奶奶抱你去和牛奶好不好?!”

    没看到爸爸的麦麦小朋友闹脾气了,死死拽着严博的衣领,听到伊芸的诱哄时直接扭过头把后脑勺对着奶奶,完全没有松手的**。

    伊芸有些头疼,看着严博拧着的眉,上门:“麦麦乖,今天奶奶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感觉自己要离开爹爹怀抱的麦麦不乐意了,扯开嗓子就嚎,光打雷不下雨那种,把伊芸吓了一哆嗦,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眼看着开会的时间要到了,拧着眉的严博也放弃了挣扎,“妈,你去收拾一下麦麦要用的东西。”

    “你要带他去公司?!”

    严博单手托着麦麦胖嘟嘟的小屁股,“这种情况我不带能行?!”这个小兔崽子摆明了就是在闹脾气,如果他真的把他扔在家里,不哭到他回来绝对不会罢休的,他敢打包票。

    想到孙子跟混账儿子如出一辙的臭脾气,最终点了点头,“行吧,我收拾东西,你等我一会儿。”

    怕误了严博正事的伊芸也不多话,径自走到婴儿房把麦麦要用的东西如数带上装进包里递给了严博。

    瞅着那偌大的印着hellokitty头像的包,严博的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也没多什么,拎了包把穿得严严实实的小胖球抱在怀里出门了。

    从专属的电梯上楼,在余成惊愕的目光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在门口遇到老板的余成彻底愣了,一向以高冷形象示人的老板居然挎着女性化的包怀里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奶娃娃出现在公司,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么?!下意识的扭头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一片,哪里有太阳的影子。

    被自家老爹粗鲁拎着的麦麦板着张脸,不哭不闹,但是严博要撇下他走,那可不行,但凡离开了一咪咪的距离,麦麦都会毫不犹豫的扯开嗓子嚎。

    “老板这是谁家的小孩?!”余成晕乎乎的问道。

    接过他手里的文件,严博头也不抬,“我的。”

    “哦,你的。”余成点点头,随后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瞪大了眼睛,“!!!!!!你的?!”

    “是我儿子,有问题?!”

    把头甩成拨浪鼓的余成哪里敢有问题,连忙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面上,退了出去。

    乖乖坐在爸爸怀里的麦麦,紧紧贴在爹爹的肚子上,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遇到有趣的东西不忘‘啊啊’两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时不时分神注意他的严博,见他好奇,从妈妈包里面掏出玩具塞到他手里,继续忙碌。

    好景不长,没一会儿就闻到了臭臭的味道,伴随着儿子咿咿呀呀的声音,严博有些头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儿子。

    严博把他拎起来,拎着妈妈包,转身进了休息室,扒掉他的裤子,帮他处理意外事件。

    严五打电话过来时,他正在给麦麦擦屁股,结果听到季白在剧组受伤的消息,下意识的用力把麦麦弄疼了。

    被弄疼的小家伙差劲都快瞪拖框了,扯开嗓子毫不客气一个劲儿的嚎。如果他能表达自己的愤怒,绝对会指着自家亲爹的鼻子咆哮,就算你是我亲爹也不能这样整!但很可惜,他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三个多月,什么都表达不出来,更是不能抗议这样的对待,只能用哭嚎来表达自己的不爽!

    “好,我知道了。”

    听着儿子的哭闹,严博不痛不痒的继续敢自己的活儿,直到完成这项任务。

    穿好尿包的麦麦小朋友,被他爹拎到了床铺中央,红着一双兔眼,愤怒的看着他爹,这是虐待!绝对的虐待!等爸爸回来了,他一定要向爸爸投诉他爹是怎么对他的。

    将脏东西打包好扔进垃圾桶,转身去洗手间把自己的手洗刷干净,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给他跑了一瓶牛奶。看到牛奶的麦麦,毫不客气的喝了,完了继续板着一张严肃的小脸继续看着他爹,丝毫没有被这瓶牛奶缓解不爽的意思。

    洗完奶瓶的严博也没搭理他,摸出手机给严五打了电话,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再次挂断了电话。眼神里折射出渗人的光泽,只是当眼睛落在麦麦身上时,不自觉的变得柔软。

    开季度财务会议时,中信地产的高层人员惊愕的看到自家狂帅霸酷拽的老板抱着一个孩子坐到了主位上!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还是他们起床的方式不对?为什么会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严博是谁?!商界里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白鲨!居然抱着一个孩子?!

    我滴神!这个世界怎么了?!

    相比起一众高层的精神恍惚,余成相对好一些,虽然感到诧异,好歹没有失了分寸。别看老板怀里的孩子那么小,以后可是中信地产的接班人,也就是说——太子爷。

    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下,麦麦小朋友很不给面子的转了个身,把自己的小屁股对着他们,趴在他爹的肩上小小的打了个呵欠,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严博打断了财务总监的报告,“我希望我回来时,能看到正常的你们!”说完,抱着熟睡中的麦麦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见老板消失在会议室门口,离余成最近的销售总监冲上来一把勒住他的脖子,质问道:“你说你是不是早就收到风故意没告诉我们?!”

    被勒着脖子的余成,赶紧拉开他的手,“天地良心,我也是刚知道的好吧。”在见到太子爷的瞬间,他的精神状态跟他们的别无二致。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