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剧情
    两人凑在一起欣赏了麦麦的萌照,没多久李导就喊开拍,说是拍完这一幕就休息。

    左映轩勾着季白的脖子,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小白啊,晚点我请你吃饭吧。”

    “你有什么企图?!”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请他吃饭。

    左映轩笑得一脸淫荡,“我的要求不多,就一点,让我当你儿子的干爹,咋样?!”

    走进拍摄场地的季白,扯出一抹笑容,“不行!”说完,冲着李导所在的方向点点头,示意他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原本还想在劝说的左映轩,见李导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也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态度,干咳一声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定。

    一切准备就绪。

    取名无能31

    因着李子健的高要求,左映轩的演技也精湛了不少,守在监视器前面的李导时不时满意的点点头,暗自感叹他的进步。

    “你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让我帮你调查清楚当年的事情,对吗。”毕光荣那

    清亮的声音变得黯哑,“所以从头到尾,你都是在利用我!对吗!?”

    离他不远的火焰正捏着红酒杯,摇曳着杯子里的红色液体,“你都直接给我下定论了,还来问我你不觉得可笑。”

    “可笑?”毕光荣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全部的全部,都是一个局,一个早就设定好的局。”可笑的是,他深陷其中有时候还会回想起他们躲避追杀、寻找线索的日子,更为讽刺的是那段日子居然是他们仅剩的回忆。

    “而我只不过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

    垂着头的火焰仿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留在酒杯里,面对毕光荣的质问,他并不想多说,甚至在下意识里将他从危险的事件里隔离开,误解就误解吧,而且他说的话也不全是错的。他一开始接触他的目的确实是为了报仇,也是因为他才能挖到事情的真相,将那日侮辱他妹妹的人一一揪了出来。

    轻啜了一口红酒,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是叹息似的:“你回去吧,以后就当做不认识我。”

    他们两个的内心都很清楚,从揭露事情真相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身份就只能是警察与犯人,这让毕光荣很是难受,他是真的把火焰当成朋友、兄弟,哪怕倩妮提醒过火焰的异常,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他。巨大的落差,让这个天真的菜鸟警察无法接受,可又不得不接受。

    背对着火焰的他双目含泪,眼眸里有不舍、有难过也有决绝,“出了这个门,再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待毕光荣走远,他才缓缓抬起头来,怔怔的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惘然所失

    结束巡演低调回到剧组的宋玉致,忽然发现剧组的气氛好了不少,不用刻意去打听,在后台化妆时,一人一句就把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补全了。

    能够换走何永文她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要跟情商不高的人合作,不仅仅要防着他什么时候脑袋有坑坑自己一把,还要防着他什么时候抽风。

    宋玉致的回归,让李导十分高兴,临时决定把剩下的拍完。

    退场后的左映轩随手拉个把椅子坐下,专心致志的盯着监视器里的俊男美女,那认真的模样,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他要把李导拽下来自己上呢。

    灯光适宜,机器到位。

    在李子健举手的瞬间,季白脸上多余的表情消失得干干净净,同时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半弯着扣住那冰冷的枪口。

    温热的手掌贴在枪口处有些凉,猛然被握住枪的宋玉致微微一愣,还没回过神来,便听到李子健的声音:“321,开始!”

    季白将她的枪夺下,随手朝着地上一抛,发出刺耳的声音,划破了这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顺着他的力道跌倒在地的宋玉致,表情有些发愣,还没有入戏,却做出了惊恐的表情抬头望着那人。

    站着的那个男人,穿着紧身的皮衣,正微眯着双眼看着她,目光凌厉,哪怕他的眼睛因眯着有些细长,可她丝毫都不会怀疑在下一瞬间,他就会冲上来给她一个了结。

    她不应该在听了毕光荣的痛苦后单枪匹马来找他的,就在他夺枪的瞬间,宋玉致觉得自己一下子看到了那个从剧本里走出来的男人,孤傲、悲苦,为了复仇而生的火焰。

    张了张嘴,未能发出只字片语,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冷着脸的火焰连笑容都懒得扯一个,淡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嘴唇微微掀开:“你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对我的认知有误,居然敢单枪匹马独自一人过来说要解决我。”

    “我从未见过像你那么天真的人。”

    漫不经心的说着那轻飘飘的语句,可里面蕴含的杀气和寒意如有实质,让严倩妮惊惧地颤了一颤。

    她将自己缩成一团,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你杀了那么多人,你会有报应的!!!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有些飘忽的目光终于凝聚了起来,冷峻的脸庞上扯出一抹笑容,抬起脚步缓缓的向她走去。浓密修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眸,凝而不实的气势骤然变得凌厉起来。他伸出那只修长的手掌,一面微笑着看着她,一面抚上她的侧脸。

    他的声音很轻,轻柔的不像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严大小姐,你什么都懂,你什么都知道。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这里,还能躲过我设下的那些陷阱,你要不是个聪明人我都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被狗给吃了。”

    他的话里带着讽刺,理直气壮的让她觉得惊愕。最让她难受的还是他越来越接近的身体和喷洒在她脸上的气息,哪怕带着温度,却让她的心如坠冰窖。

    宋玉致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手摸到了被火焰丢开的枪,立马抓起来握在手里颤抖着指向他。

    被人用枪指着的火焰冷哼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夺下了她的配枪,随后掐住了严倩妮纤细的脖子,那浑身上下宣泄而出的杀气,把她骇得连话都说不出。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一触即发的气氛随着李导的一声“卡!”随之落幕。

    季白迅速松开手,将宋玉致从地上搀扶起来:“宋姐,你没事吧?我刚才下手是不是重了?”

    听到问话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没能抽身,跟季白的肢体接触让她有些不安,颤抖着想要挣开。

    而导演组那边的气氛却十分雀跃,没有ng,那就意味着他们今天可以早点收工了!在经历了三天三夜的魔鬼式加班加点之后,终于有一天可以在五点之前收工了。

    李子健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郁闷的心情终于从何永文那个搅屎棍那里解放出来,有些阴转晴。

    “收拾收拾,下班!”难得宽容一次的李子健在宣布收工这个消息时,立刻仰倒在椅子上打了个呵欠。眼角的余光督到坐在侧后方的左映轩正愣愣的看着场内,欣慰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好小子,继续努力啊。”

    被拍着肩膀的左映轩傻乎乎的看着李子健,随即露出一个谦虚的笑容,完全看不出他在前一秒发呆走神。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