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接你回家
    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季白身上,看见对方正一脸歉意的跟宋玉致说着话。

    闹钟不期然的闪过对方刚才那满是杀意的场面,左映轩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失序,他是越来越期待和季白的对手戏,胸口一直翻滚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垂在身侧

    正在化妆室卸妆的宋玉致缓缓的舒出一口气,终于从戏里走出来,目光复杂的看着坐在不远处卸妆的季白,心里的震撼一点都不比左映轩少。

    而得知可以收工的季白则念叨着要回去陪儿子,在化妆师大致的卸了妆后,谢绝了对方替他深沉清洁的请求,面带微笑的跟剧组的工作人员一一告别。

    “嘿说好的一起吃饭呢?”左映轩早早守在他的保姆车旁,见季白出来了,连忙走上前去。

    给严博发完短信的季白抬起头来,看着笑眯眯的左映轩想也不想的拒绝了,“好不容易可以下个早班回去陪儿子吃饭,你还横插一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听完后,左映轩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无辜的看着他,“怎么办,我的良心告诉我不会痛。”

    抿着唇一脸无奈的看着左映轩的季白,“好了,别闹了,回来请你吃饭。”说着,直接领着人上车绝尘而去。

    接到季白的信息,严博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柔和这个表情,而麦麦这个小懒猪直接睡到了六点。严博把他拎起来丢到浴缸里面,开着花洒给他洗了个澡,没看错,直接是用冲的,温热的水流从头顶冲下,把麦麦小朋友吓了一跳。

    仍在迷迷糊糊间的麦麦小朋友瞪着他亲爹,一双小眼睛差点瞪脱框了,毫不犹豫的扯开嗓子一个劲儿的嚎。年纪太小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自己忿恨的麦麦小朋友,什么都说不出来也表达不出来,更无法抗议自己亲爹这样的对待,只能用哭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爽。

    而麦麦的亲爹在听到儿子的哭闹,不痛不痒的继续干自己的活儿,直至他把这项任务圆满完成,至于儿子的情绪?!不好意思,他没听见。

    洗完澡的麦麦被他爹用浴巾一裹,一阵惨无人道的揉搓之后,被他爹直接拎到了床上。虐待结束了,红着一双兔子眼的麦麦,怒视着他爹,等爸爸回来他一定会向爸爸抗议的!

    给儿子穿上衣服的严博,给他冲了一瓶牛奶,麦麦严肃着一张小脸含着奶嘴,没多久就见底了。

    瞟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给黄伯打了个电话,抱着麦麦下班了。路过秘书处,见到还在埋头苦干的余成,脚步没停,“我回家了,有事电话。”

    “”还有没有比他更苦逼的秘书。

    先行回了一趟天玄的季白,椅子都还没坐热,严博就抱着麦麦出现在走廊里,哪怕是到了下班时间,天玄娱乐的人只多不少,忙碌的穿梭在各个办公区间。冷不丁的看见忽然出现的男人,显得有些呆呆的,在看见他怀里板着小脸的小胖纸时,瞬间被俘虏了。

    碍于严博的威势,大多都只是好奇的打量着不敢上前,目光落在这对父子间,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对父子。而且看到严博那张辨识度高达百分之百的脸,不由的嘀咕什么时候严家二少爷多了个儿子?!

    眼看着严博抱着孩子进了高茜云的办公室,随着办公室门的关闭,隔绝了他们打量的视线。

    看到爸爸的麦麦小朋友果断的抛弃了他爹,冲着季白伸手要抱。

    好几天没看见儿子的季白自然是想念的紧,将儿子接过抱紧,亲了他的脸蛋好几口,满意的听到他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

    见麦麦一副恨不得长在季白身上的模样也没生气,季白确实是好几天没回来了也难怪小家伙黏的紧,就算是他有时候都想什么都不管不顾的飞到他身旁,可惜现实是不可能的。不说公司里面的一堆事,就是麦麦一个人都够他头疼,但凡季白不在肯定要黏着他,甩都甩不掉。

    季白的目光对上严博的,会心一笑。

    “高姐,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他就跟严博回去了。

    高茜云满脸慈爱的看着麦麦,听到季白的问话本来是有事的,想了想又没多重要,直接让家属带着人回去,至于其他的明天再说吧。下意识摸了摸肚子的高茜云,连忙给方永安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那么晚了,我们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实在推脱不掉的季白,只能抱着麦麦跟上,严博的脸色不太好看。好不容易媳妇儿回家了,本想着有浪漫的二人世界,没想到被人横插一脚,别提多郁闷了。

    即便心里不爽,严博也没有发飙。

    吃完饭,严博抱着已经入睡的麦麦先行去开车,季白落在后头跟高茜云说着话。不晓得是听到太认真还是怎么地,拐角出来的时候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

    被撞疼了的季白拧着眉捂着自己的右肩,没说话。

    被护在季白周围的保镖则有些发懵,那人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有急事”抬起头是那宽大帽檐下露出半张脸,一道狰狞的疤痕就这么印在他的眼帘,“不好意思”

    没来由觉得这个人眼熟的季白,正想说话,就被一旁的高茜云给打断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啊?”

    打断思绪的季白拦住了高茜云,“算了高姐,他已经道过谦了。”话音刚落,那人已经跑远了就算要追也追不上去了。

    耳边萦绕着高茜云的关切问候,可晃神中的季白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知道严博极具压迫的身型靠近他,“怎么了?!”

    “没事,被撞了一下。”

    走到他身边的严博,搂着他的肩膀,有些不放心的打量着季白,确定他没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跟高茜云夫妻分开后,严博驱车回家,一路上季白看着沉睡中的麦麦,笑得一脸温馨。

    “麦麦的大名确定了没?!”

    专心开车的严博在听到季白的询问时,很不上心的回了一句,“不是说了叫季严么?!”

    “你确定你没开玩笑?!”他可没忘记当初在说出着两个字时,伊芸那张阴沉的都快滴出墨水的脸。

    严博连回答的**都没有,无视了他的话。

    季白敢打包票,要是严博真的敢把麦麦的大名改成季严,伊芸肯定会大闹一番,“要不你再认真考虑考虑?!”

    麦麦不管叫什么都是他的儿子,他实在是不想因为一个儿子而破坏难得的宁静,也不想去触碰伊芸那根敏感的神经,哪怕是分开住但每一次见到伊芸,他的压力是非常大,就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或者做错了什么事情踩到了她的尾巴。

    “晚了。”

    “什么?!”严博想要表达什么,晚了是什么意思?!

    示意季白从后座的夹层里抽出文件袋,抽出里面的资料,赫然是一本崭新的户口本,掀开一看户主是严博,紧接着是他,最后面就是麦麦。

    季季季季季严!

    严博什么时候把户口本办好的?而且他真的把麦麦的名字改成季严,季白不敢想象要是伊芸看到这本户口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算惊喜还是惊吓?!”

    严博瞟了他一眼,“儿子是我的。”

    “”所以他的言下之意是,儿子是他的,管他给儿子改什么名字的意思?!那伊芸那边要怎么摊牌,基于他对伊芸的了解,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把这个事情掀过去。

    怎么办?他的头忽然有点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