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加班的严拔拔
    紧紧拽着户口本的季白没有发现他嘴角微微上扬,就算嘴里说着抱怨的话,可他的心情一如那本崭新的户口本,美好的让他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喜欢吗?”

    季白合上那本户口本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狐狸,点了点头。抛去伊芸这个因素不提,季白心里自是欣喜非常,甚至比当初跟严博登记还要来得高兴。

    回去的路上,严博的手机一直在响,季白瞟了一眼是余成的电话。

    “怎么不接?!”季白不解。

    想到跟媳妇儿相处的时间会因为这通电话而消失,严博真的想把手机给丢掉,可他心里也清楚余成找他找得那么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他没办法解决的。

    最终,严博还是接通了电话,没多久就听到他瓮声瓮气的说:“知道了,马上召集公司高层会议,四十五分钟后进行。”

    挂了电话的严博踩着油门,平稳地将车子开进了家门。

    季白抱着熟睡中的麦麦下了车,凑到驾驶位上,“开车小心点。”说完,还不忘亲了亲严博那张臭的要死的脸。

    严博点了点,要不是公司临时出了点事,他肯定要缠着媳妇儿狠狠的疼爱一番,可惜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车子疾驰在公路上,明明灭灭的灯光印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阴鸷。

    临时通知老板回来加班的余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老板娘好不容易回一趟家就被他的夺命追魂call给叫回来加班,用脚趾头想都能想象的到老板的脸色该有多难看。

    被挂掉电话的余成也不废话,赶紧打电话通知高层开会,手下的动作没停,一份份资料从一旁的打印机吐出来。

    “叽叽歪歪个屁啊,都什么时候了老子哪有那个m国时间开玩笑,”见资料打印完了,连忙将它们整理好,“老板说要开会!”

    火急火燎的准备开会用资料的余成,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三头六臂,把这堆文件处理完能让自己早点下班休息。他已经半年没有准点下班了,每天除了加班还是加班,就连周末的时间都被占用了,还有没有人权了。

    吐槽归吐槽,但手下的动作一点都不慢。等严博到达会议室时,所有高层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需要用到的资料也准备齐全了。

    会议,正式开始

    搂着麦麦睡了一觉的季白,生理时钟准时唤醒了他。瞧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摸了摸身旁冰凉的床铺,季白才发现严博彻夜未归。

    给严博发了一条信息,季白才摸索着起床,趁着麦麦还没睡醒,下了楼。

    “黄伯,晚点你给老宅那边打个电话,让妈过来照看一下麦麦。”他今天的第一场戏排到了10点,倒也不着急着走,就是怕他要出门时严博还没回来。

    “知道了。”黄伯了然的点点头。

    再次回到房间的季白坐在床边,看着儿子的睡颜,感觉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不自觉伸出修长的手指在他那张白嫩的小脸上轻抚。

    季白的动作让麦麦睡得有些不太安稳,哼唧着别开作乱的打扰他睡觉的手。

    生怕吵醒儿子的季白收回了自己的手,确定麦麦不会滚到床下,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拿着手机给张云川打电话去了。

    就在季白打电话时,负责浆洗的女佣在季白换洗的外套里面翻出了一张小纸条,没敢自作主张交给我黄伯。

    “小白,佣人在你的衣服口袋里面翻出了一张纸条,也不晓得是什么东西你看看。”

    “纸条?!”季白从黄伯手里接过来展开一看,上面的内容让季白十分困惑。

    ‘你想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父母?季白对这两个字十分的陌生,可以说完全没有印象,从小都在孤儿院长大的季白对这两个字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只是微微蹙着眉,冲着黄伯说道:“估计是谁的恶作剧,扔掉吧。”

    “好的,”黄伯的眼神闪烁,“早餐准备好了,你要现在用餐吗?!”

    季白没留意到黄伯异样的眼神,“你把早餐拿到房间吧,我去看看麦麦醒了没。”

    “好的。”

    楼上睡醒了没看到爸爸的麦麦小朋友,哼哼唧唧的趴在床上,正想扯开嗓子嚎时,就看见爸爸推开房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他的早餐。

    瞬间收敛了情绪,安静乖巧的趴在床上,完全变成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模样,待季白走进了,居然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伸出小手要抱。

    将奶瓶搁在床头,伸手将儿子抱起来,亲了亲他的小脸蛋,“麦麦,睡醒了吗?!”

    在爸爸怀里的麦麦脸上挂着大朵大朵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他刚睡醒的模样。

    细心的帮麦麦洗漱完,再换上小熊套装,把季白萌的都快找不着北了。在麦麦脸上亲了又亲,好像永远都亲不够似的,被亲的麦麦以为爸爸在跟他玩,发出银铃似的笑声。

    用完早餐没多久,黄伯就敲房门说是保姆车到了。

    “妈,今天又要麻烦您了。”下楼的季白,就看见伊芸坐在沙发上。

    “没事,一家人说什么麻烦。”

    “我给严博打了电话没人接,应该还在忙,”也不晓得公司出了什么事,弄得他要赶回去处理,“晚点您再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看看要不要把麦麦送到他那里。”

    “知道了,你赶紧出门,不然要迟到了,”伊芸边说边站起身来,“来,麦麦,奶奶抱。”

    麦麦扒着爸爸,一点撒手的**都没有。

    “麦麦乖,奶奶抱,带你去看小马好不好?”

    麦麦的回答很直接,扭过头把小屁股对着奶奶,一副完全没商量的模样。

    “麦麦”

    知晓麦麦性子的伊芸,只能耐着心哄。每次麦麦到了他爸怀里就不大要别人,耍赖那也是常有的事情,伊芸都见怪不怪了。

    可惜,不管伊芸怎么哄,麦麦这个小胖纸的小屁股始终对着她,怎么也不肯跟爸爸分开。眼看着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季白拍了拍儿子的小屁股,狠了狠心,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撕下来塞进伊芸怀里,“妈,麦麦交给你了。”

    被爸爸撕下来的麦麦小朋友不乐意了,从被塞进奶奶怀里的那瞬间开始,脸上就开始晴转多云再到暴雨,张开嘴就嚎,拼命掉金豆子,一双泪眼朦胧的小眼睛就这么看着爸爸离开的方向,哭得那个伤心。

    伊芸轻轻的拍了拍麦麦的背,耐心的哄着,带他去花园里面看植物什么的,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而狼狈离开的季白听到儿子哭嚎的声音,心疼不已,可是他不能带他去剧组,只能狠狠心咬牙上车离开。

    上车之后的季白给严博打了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了。

    “还没忙完?”

    严博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嗯。”

    “麦麦我让你妈带着,晚点你把他接到你那儿去吧。”离开他的麦麦可不是一般的闹腾。

    “我这边忙完了就过去接他,”还在会议室里的严博,完全没有避讳下属,“今晚还回家不?!”

    季白想了想剧组的拍摄进度,没把话说死,“我尽量,你忙吧,注意休息。”

    “嗯,路上小心。”

    几句简短的话就结束了通话,一群竖着耳朵偷听老板讲电话的人,迅速收起竖起的耳朵,正襟危坐。

    偷听老板讲电话,会不会被灭口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