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父母?!
    掐着点赶到剧组的季白,一下车就被化妆师逮去化妆,愉悦的跟季白互通有无。得知李导今天的心情不错,看来李导对今天的拍摄还算满意,这样是不是意味着,他今天晚上是不是也可以回家呢?

    正被季白念叨的李子健,坐在自己的专属位置前,阴沉着的脸在几个角度的镜头顺利通过后放缓了不少。不过从他柔和了不少的眼神和主动问场务催早饭的举动里,还是能看出他的心情愉悦的。

    剧组的早餐很简陋,白粥咸菜油条肉包,还有为数不多的面条,但基本上没有人回去选择因为放置太久已经变成面糊的面条。

    从家里吃过早餐的季白谢绝了化妆师递过来的那一碗带着余温的白粥,他一向随性惯了,剧组有什么吃什么也不嫌弃,就算肚子尚未填饱他也不打算继续吃了,晚点他要掉威亚,吃得太饱待会儿会吐。

    季白到片场时,左映轩跟宋玉致已经完成了一幕,两个人手里捧着白粥坐在一起慢慢吃着。俊男美女的画面,不管如何都十分的养眼。

    扬手跟左映轩打了声招呼,跟在武术指导身旁学习武打动作。

    吸溜了两口白粥的左映轩,放下了碗,揣着肉包子安静地站在一旁看季白和武术指导互动,边看边吃,十分享受。

    “你的脚要踢出去,要这样——尽量往上踢,到时候你的对手会有这样一个动作”武术指导抬起腿给季白做了个示范,示意季白做一遍给他看。

    季白呼了口气,脸色骤然一冷,随后照着武术指导的示范向上猛然一踹,配合腰部的力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带着凌厉的气势。

    见状,武术指导愣了,见季白恢复了自己原本的表情:“是这样吗?!”

    “对。”恍惚地点了点头,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学的真快。”就刚才那个动作,他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在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会被踢中。

    见武术指导的脸色有些变化,顿时乐了。啃了一大口包子,就这么杵着边看边吃,还十分的乐呵。

    被围观的季白很认真的在学习,丝毫没有被影响,见左映轩吃的乐呵季白甚至很恶劣的在想待会儿的打戏他会不会因为吃得太饱吐出来。

    “感觉这么样?会不会太勒?”工作人员将威亚给季白穿好,紧了紧勒住的位置,只是绳子勒住的地方有些尴尬,好在不是第一次吊威亚,还能吃得消。

    季白周围围了不少人,穿戴的威亚也是再三检验,生怕他再出什么意外。

    “挺好的,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再调试好了。”面对工作人员的注视,季白笑笑表示适应良好。

    所有的工作都准备好了,剧组的所有人都开始严阵以待。

    接下来的一幕,是毕光荣发现女友严倩妮私自来找火焰,并且就在火焰即将将她灭口的那个瞬间,毕光荣出现并且阻止了火焰。如果是上一次只是兄弟间的决绝,那么这一次是连做普通朋友的奢望都被打破了。

    命运的齿轮慢慢转动,看着毕光荣架着受伤的严倩妮离开,他深知再一次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而另一边在公司加班的严博接到了伊芸的夺命call,刚接通电话就能听见母亲的求救以及麦麦震耳欲聋的哭嚎。

    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看着眼前堆积的文件,叹了口气,“您送过来吧,我没时间回去。”

    得到肯定的回答,伊芸连忙让黄伯去收拾东西把麦麦送过去,看着哭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小家伙,伊芸是又爱又恨,更多的还是心疼。看着拼命掉金豆子的宝贝孙子,那张哭红的小脸还有沙哑的嗓子,她是真怕再哭下去他的嗓子都要坏掉了。

    在看到严博的瞬间收敛嘶哑的哭嚎,可怜巴巴的睁着泪眼朦胧的小眼睛,哭得不自觉在抽搐,看起来好不可怜。

    严博心疼吗?!

    自然是心疼的,就算再怎么不待见这个小兔崽子,那也是他跟媳妇儿生下来的孩子,看他哭成这样怎么可能不心疼。

    没有爸爸勉强讲究他爹的麦麦,到了严博怀里,变得十分老实,肉呼呼的贴在他爹的肚子上,手里抱着黄伯递给他的奶瓶,里面装着温水,让小家伙补充一下流逝的水份。

    苦累的麦麦喝到一半就贴在他爹身上睡着了,手里还抓着奶瓶,刚想拿开又看见他闭着眼睛吸允。

    严博看着儿子睡着了,内心松了口气,他是真怕麦麦继续哭闹,没有媳妇儿谁也哄不住。

    “还有事吗,黄伯。”

    杵在一旁充当装饰的黄伯,拧着眉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纸条,“这是今天早上女佣在小白的外套里面找不到的,虽然他不在意,可是我还觉得古怪。”

    拿起办公桌上的纸条,严博快速扫了一眼,“这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好的,二少。”见严博自我主张,黄伯顺从的离开了。

    发怔似的看着纸条的严博,在下个瞬间把纸条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里面。随即用手拖了拖儿子低垂的头,拨了内线电话,交代了两句,随后站起身来抱着麦麦进了休息室。

    刚跟儿子躺下去没多久的严博,被麦麦的一泡尿给浇醒了,干了坏事的小家伙握着拳头睡得正酣,直到湿意把他爹给浇醒。

    看着睡得正香的儿子,严博头疼的坐起来,掀开被子一看,被子湿了一大片不说,就连他的衬衫跟小家伙的衣服跟裤子都遭了秧。

    头疼不已的看着这一团乱,严博认命爬起来轻手轻脚的帮儿子身上尿湿的衣服给换了,扒下裤子一看才发现麦麦这个小家伙没穿尿片,怪不得尿床。

    换掉衬衫的严博,将尿湿的被子跟衣服扔到了地上,看着床铺中央睡得正香的儿子,不晓得该哭还是该庆幸小家伙没有尿湿床,他还有睡觉的地方。

    被儿子的鸟吵醒了严博,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找了件外套盖在儿子身上,就出去工作了

    因着拍摄顺利,李子健的心情十分美妙,哪怕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季白都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欣喜二字。正准备跟李导请假的季白,抬头就看见坐在角落里的任凡在看他,就在两人视线触碰的刹那,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想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在看到任凡的嘴型说出那样的话时,季白的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今天早上的那张纸条,那张纸条是什么时候塞进他衣服口袋里的,他一无所知。剧组人多眼杂,外套又不是什么贵重物品,脱掉之后他都是随手搭在椅背上的,谁都有那个作案的嫌疑,只是他好奇的是,为什么任凡会说那样的话。

    任凡背后的那个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是季白低估任凡的智商,只是觉得要是任凡真的知道的话,早在他强硬收回房子时就把这个作为交换的条件,又何必拖那么久。肯定是他发现了什么,亦或者是有人在他面前说了什么、支了什么招。

    哪怕脑子里千头万绪,在跟他的眼神接触之后,嫌恶的别开头,径直往李导所在的方向走去。

    被嫌恶的任凡也不生气,反而露出一抹恶意满满的笑容,在内心里咬牙切齿的诅咒道——季白,你别太得意,会有你哭的时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