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坏好事的小兔崽子
    顺利的从李子健那儿申请了半天的假期,在左映轩羡慕的眼光下,驱车回荔城。

    先是打了电话回梅园,得知麦麦在公司,季白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至于麦麦?!知晓媳妇儿回家后的严博,很是干脆的宣布他要下班,临走前还警告余成不管多重要的事情都不允许给他打电话。

    “你能处理的就处理,处理不了的等我上班再说。”抱着麦麦的严博,语气里带着丝丝的急切。

    余成在他锐利的眼神底下,屈服了,“知道了,老板。”

    眼看着严博抱着孩子潇洒的离开,余成咬着不晓得从哪里来的手帕,怨念道,到底谁才是老板啊!

    严博到家时,季白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做晚餐,家里的佣人很有眼力见的退了出去,给他们夫夫二人留下温馨的二人世界。鉴于麦麦的性子,严博也不好把儿子交给他们,直接抱着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忙碌中的媳妇儿。

    见到忙碌的爸爸,麦麦笑得一双小眼睛都变成了半月形,光溜溜的小牙床都露出了出来,配上他肉呼呼的小脸蛋,还颇有喜感。

    “回来啦,”见严博倚在门口,正在炒菜的季白扭过头去看他。“忙完了?”

    “嗯。”

    抽空亲了亲乐呵呵的儿子,“你带着麦麦出去吧,还有一个菜就可以吃饭了,这里油烟大不要熏着麦麦了。”

    没有得到媳妇儿爱的亲亲,又被赶出厨房的严博,表示自己很不高兴,冷着张脸抱着怀里的麦麦走到沙发上坐下。

    看不见爸爸的麦麦,那张笑呵呵小脸瞬间就绷住了,严肃着一张小脸,那副模样跟他爹一般无二。

    嫌弃他爹的麦麦也被他爹嫌弃了,把他往沙发上一放,自己坐在那儿打开电视看新闻。被嫌弃的麦麦也不闹,乖乖的躺着,拽着自己的小脚独自玩得乐呵。父子俩的相处方式,十分的怪异,端菜出来的季白看着这样的场面,也见怪不怪了。

    “早上的纸条哪里来的?!”

    正在吃饭的季白听到严博的话,愣了一下,“什么纸条?!”

    大口大口扒饭的严博,看了微怔的季白一眼,没说话。

    “你说的是早上黄伯拿给我的那张??不是扔了吗,你怎么会看见?”想了想,季白也晓得事情的经过,一看就是黄伯不放心把纸条给严博看了。

    不自觉想起离开剧组前任凡那抹诡异的笑容,季白蹙起了眉,“你说这事会不会跟任凡有关系?”

    “怎么?”好好的,怎么又扯上那个废物。

    给媳妇儿夹了块肉的严博,手下的动作不停,使劲的扒拉着碗里的饭菜。一顿简单的家常菜彻底唤醒了他的食欲,昨晚到今天忙的他都没时间吃饭。

    “我离开之前,任凡问我想不想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死的,这事也太巧合了点。”

    原本以为只是恶作剧的季白,现下内心有些动摇,不自觉的在想任凡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才会有此一问?还是说,这是他故意设下的圈套,引他上钩。不管是哪一个,季白都有些在意,就算他的内心里面已然没有了当初迫切想要找到自己亲生父母的心,可是对于这个问题他还是在意的。

    就在季白发怔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空碗,“这事我会调查清楚,你安心拍戏。”

    对于一切潜在季白身旁的危险,他都会以狂风骤雨般的姿态将它连根拔起,更何况任凡在他这里已经是黑名单的一员,平日里的一举一动他都有派人严密监视。

    抬起头望着严博那深邃的眼眸,忽然觉得整个人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目光在严博的脸上打了几个转,笑着把碗接过去盛饭。

    媳妇儿越来越勾人了!

    在瞧见季白那抹笑容时,严博的眼眸有些晦暗,像是在酝酿些什么,渐渐形成风暴

    入夜,将闹腾的麦麦哄睡之后,带着明显的心不在焉回了房间。即使有了严博的保证,可他的脑子仍旧会不自觉的在想,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真的认识他的父母?

    想到纸条,季白记得昨晚他门吃完饭出来时,他被人撞了一下,纸条是不是那时候被那人塞进今天的口袋里的?如果是,那人是谁?是敌是友?

    “想什么呢?”将人压倒在床上的严博,蠢蠢欲动。

    “疤。”

    疤?!在他的床上还有心思去想疤?!

    微微皱着眉的季白,看着他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昨天吃完饭出来我被人撞了一下,我在想那人会不会就是在我口袋里放纸条的人?可是我回想了很久,对那人的长相就是露出外面的那半张脸有一道横贯脸颊的疤、”

    撞?就他派去媳妇儿身边的保镖身手都不错,能突破保镖的包围撞到媳妇儿,一定不会是普通人。按照媳妇儿的思路,那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就是放纸条的人,那个人跟季氏集团有没有关系?!

    “别想了,早点休息。”倒在媳妇儿身旁的严博紧了紧胳膊,将他搂紧了些,“不睡的话,我不介意做些什么的。”

    几乎嵌在严博怀里的季白当然清楚他指的是什么,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闭上眼睛,把头靠在他胸膛上,耳边听着那熟悉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又一下。

    没一会儿,季白就陷入了沉睡。

    确定媳妇儿已然熟睡的严博,蹑手蹑脚的起身,拿起手机出了房间。眉眼间是掩盖不了的疲惫,可是一想到媳妇儿刚才说话时的神情,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倚在栏杆处的严博,浑身上下蔓延着肃杀之气,哪怕是隔着手机都让人心惊胆寒。接到严博电话的于轩,都能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杀意,哪怕这股杀意不是对着他的都不免有些颤抖。

    “二十七年前的事情的知情人你需要再过一遍,我不会过多的干涉你们族里的事,但是一旦有威胁到季白,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蹙着眉的于轩,尽管听了这话心里不舒服,可是涉及到季白的安危也没有多说什么,语气冷硬且平淡,“不需要你告诉我要怎么做。”

    握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严博阴沉着脸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再次躺回去的严博,刚躺下季白就主动滚到他怀里,完了还蹭了蹭,“忙完了?!”

    “嗯。”

    生物钟紊乱的季白,有严博在时还好,只要他一离开就睡不安稳,这个习惯从怀麦麦开始到现在都没能改掉。

    严博把怀里的媳妇儿搂紧了些,“睡不着?!”

    “有点。”哪怕表现的再怎么不在意,哪怕骗了所有的人,都欺骗不了自己。

    搂着媳妇儿的严博自问不是什么柳下惠,改搂为压,就连声音都变得低沉黯哑,“睡不着的话,那我们就做些能帮你睡着的事。”

    极具磁性的嗓音冲击着季白的耳膜,好听的脸耳朵都要怀孕了,灼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耳际,带来一阵阵醉人的香气。

    季白不晓得两个人的唇瓣是如何纠缠在一起的,只是在紧要关头,混沌的脑海里因一阵孩子的哭嚎变得清明。

    “麦麦哭了。”

    被媳妇儿推开的孩子他爹,阴沉着脸看着衣衫不整的媳妇儿忙不迭地的走到隔壁房间,连回头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小兔崽子”咬牙切齿吐出四个字的严博,黑着张脸起身去了浴室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