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性格恶劣的爹
    解决需求后,严博一出浴室门就瞧见床上鼓起来的两团,很显然在他不在的时候,季白把隔壁房间的小家伙拎到了他们的被窝里面。

    吃饱喝足的小家伙在爸爸的胸口上蹭了蹭,抿着的小嘴一碗,甜滋滋的睡了。

    严博瞧了一眼,倒也没有伸手去把儿子拎回去,就这样父子三人搂在一起睡了。

    房间的空调呼呼的吹着,甜蜜温馨的一家三口就着这个姿势一觉睡到了天亮。

    一大早严博出了门,回来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滚烫的阳光、滚烫的景色、连同整个人也变成滚烫滚烫的了,从下车到进屋的这段距离,严博都出了一身汗。

    昨晚接到严博电话的于轩一大早特地从医院赶过来说是要帮季白检查身体,之前为了麦麦特地购置的医疗设备都被转移到了梅园,季白也不需要特地跑医院一趟。

    吃个早餐回来的麦麦没看到爸爸在屋里,自己咿咿呀呀的玩了一个上午,看见他爹回来,破天荒的对着他扑了扑,哪里有平日嫌弃的模样。

    见儿子扑过来,严博也没客气,伸手就将他拎过来抄在自己胳膊里抱着,一身的臭汗也难免沾染到儿子身上。

    “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吧?”看见麦麦主动要他爹抱,黄伯一脸的惊奇。想到这段时间二少对麦麦的照顾,黄伯觉得自己没必要觉得那么惊奇,孩子都是最聪明的,谁对他好他自己会黏谁。

    虽说这个小家伙谁抱着都不哭,但是在谁怀里最乖巧还是一目了然的,除了他爸,最认得还是严博这个爹。虽说对着三大五粗的爹,他那张严肃的小脸从来都没缓和过,但不能否认,没有爸爸的时候,他是最黏严博的。

    老怀欣慰的黄伯看着气氛诡异但是相处良好的父子俩,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几个月的尿片什么的都不是白换的,奶也不是白泡的,看着麦麦能黏着严博,黄伯自然是高兴的。

    季白检查完身体出来的时候,就瞧见严博抱着儿子,一身的汗连衬衫都浸湿了。

    “离吃饭时间还早,先回房洗个澡。”怕严博着凉的季白,连忙伸手将儿子报了过去,让他洗澡换身衣服,免得生病了。

    顺着力道撒了手,让儿子到媳妇儿怀里,在媳妇儿脸上亲了亲,越过他洗澡去了。

    “啊啊”看见他爹走了,麦麦啊啊两声。

    点了点麦麦的鼻尖,“你爹洗澡去了,一会儿就出来。”

    看着儿子越来越黏严博,季白比任何人都要高兴,虽说麦麦这个小家伙对他爹还是不假辞色,连笑容都欠奉,但是从最开始一抱就哭到现在主动要他抱,可以说是质的飞跃,这期间严博花了多少心思、用了多少辛苦才换来的。

    孩子虽然小,但是他什么都知道,他爹疼他,他心里清楚的很。

    揪着爸爸衣襟的麦麦,不依不挠的喊着,“啊啊”

    目睹了他们一家子互动的于轩,见麦麦一直在啊啊的叫着,忍俊不禁,“麦麦是不是也想洗澡啊?!”

    还不会说话的麦麦除了用啊啊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外再也不会使用别的语言让他表达的更清楚些。

    “啊啊”

    “要不把他抱过去跟他爹一起洗?”

    “不用,他就是调皮。”季白没同意,一说到洗澡就跟撒欢儿似的小家伙跟着他爹去洗澡也不晓得是洗澡还是玩水了。

    像他这么大的孩子,基本上一碰到水就哭嚎,这个小家伙倒好见到水,一双小眼睛就开始放绿光,嚷嚷着要玩,按照他这一天三餐的洗法,到了冬天还指不定怎么折腾。

    也不晓得他是不是听懂了,对着季白啊啊两声,像是在抗议一般。

    “行了,这么热的天气也不怕他着凉,赶紧抱过去吧,刚好洗完出来吃饭。”于轩也没把自己当外人,也不管这个小家伙是不是真的想一起去洗,但是对于这个小家伙的溺爱,他一点都不比伊芸他们少。

    “可是”

    “行了,瞅他眼巴巴的小模样,你要是不给他去还指不定怎么闹呢。”

    站在一旁的黄伯也忍不住帮腔,“是啊,就让他去吧,离吃饭时间还早。”就算到了吃饭时间,为了麦麦,他也会延迟一点的。

    架不住一群溺爱麦麦的劝,季白治好抱着儿子回了房间。

    浴室里的严博还在花洒前冲着,见媳妇儿抱着儿子进来了,伸出脑袋询问道:“怎么了?”

    “儿子陪你洗澡来了。”单手抱着儿子的季白,另一只空着的手把儿子身上的衣服脱了,然后把光溜溜的儿子塞到他怀里,“抱着,我去拿他的浴盆。”

    从浴室出来的季白,先把严博丢了一地的衣服捡起来放进洗衣篓里,从认识他到现在,衣服脱哪儿丢哪儿的习惯还是没改掉。

    鉴于麦麦还小不适合用花洒跟浴缸,他奶奶一早给他准备了婴儿专用的浴盆,浴盆里还有靠椅,把他放在上面半躺着也方便他洗澡。

    抱着儿子站在花洒下面,体内恶劣的因子在作祟,把他往水下挪了挪,温热的水流迎头冲了下去把毫无准备的麦麦吓了一跳。

    “哇唔哇”

    随后严博将麦麦从花洒下面拎了出来,满脸都是水的麦麦一得到自由的呼吸,立马张嘴大嚎起来:“哇啊啊”

    拿着浴盆还没进屋的季白远远就能听见儿子的哭嚎声,一声比一声洪亮,不用想也知道严博恶劣的老毛病又犯了。排除摔着碰着磕着的可能,唯一招他哭嚎不已的可能性就只有那个性格恶劣的爹,故意折腾的。

    果不其然,走进浴室时就瞧见严博正在给儿子挼搓脑袋上的水。不用说,肯定是被拎到水里冲过了。

    见此,季白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浴盆放到浴缸里卡好,按下出水口,转身出去给父子俩拿浴巾和衣服去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哭嚎不止的儿子声张正义。

    许是因为他跟严博都是男性,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分歧,也没有伊芸那般的小心翼翼和过分的呵护,男孩子就应该在摔打中成长,太过于护着对他的成长并不是什么好事。

    在这点上,严博跟伊芸的分歧很大。

    随着小家伙一天天长大,身为奶奶的伊芸在对待麦麦的很多层面上都太过分细致,甚至将孩子的人生路线都规划好了。在伊芸的查毒之下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严博,不能容忍自己的儿子走回自己的老路,果断拒绝了她一切的计划安排,强势的将麦麦带到自己身边养着。

    面对儿子的质疑,伊芸只是冷笑着,似乎是想看着严博回头求他的那天,可惜好几个月过去了面对育儿段数不断增长的严博,无奈的接受了事实。

    没有了外界的影响,在照顾麦麦的道路上,两个爸爸折腾起来也渐渐放开了手脚,不过严博一向都很粗鲁,相对而言季白要温和的多。但这份温和并不包括当面质疑严博对待儿子的方式,除非是严博实在过分过头了。

    对于爸爸不给自己主持公道这事,麦麦十分伤心,瞪着眼睛扯着嗓子一个劲儿的哭嚎,他很委屈的好不好?为什么爸爸不为他主持公道?!

    严博瞟了一眼季白的表情,虽然媳妇儿没说什么,严博也晓得见好就收,要不然护犊子的媳妇儿绝壁要发飙,而且他怀里的这个小家伙还不到可以被他随意摆弄折腾的年纪。

    等季白找好衣服回来时,麦麦已经在浴盆里面了,只是浴盆从浴缸搬到了地上,麦麦脸上挂着泪珠,半躺在浴盆里,那副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