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所谓的真相
    季文跃看着于轩,“我来只是想告诉他真相。”

    “真相?真相就是你跟那个黑心肝的季东一起谋杀了他的父母,还差点将他杀害,这就是真相!”这么多年积压在一起的痛苦,让于轩在瞬间崩溃。

    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那一段往事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提起也是最痛恨的。

    “等等,季东跟我父母有什么关系?”

    于轩没有说话,只是垂着头。

    “看来你们还瞒着他,季东都向他下手那么多次了,得亏你们心大。”季文跃才不管他们的反应如何,反正今天来他也没想着毫发无伤的离开。

    抬头瞧了瞧严博阴沉沉的脸色,大约猜到了他话里的意思。之前在看到季东时,他的反应有些奇怪,联想到严博让他离季东远点的话,那时候严博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的真相又是什么?”

    季白这一出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轻轻拍了拍严博的手,扭头看着季文跃,那张清秀的脸上挂着微笑,硬是在他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的印衬下扭曲的可怕。

    季白不晓得他为什么要笑,可他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笑,忽然有点瘆得慌,下意识的贴近严博寻求安全感。

    “当年你父亲发现季东借着职位之便挪用公款,想要设局将他的人马给揪出来,可没想到的是季东不仅在公司留了一手,就连族里的人也被他收买了。不管哪一边的势力被清扫,另一边都会随之运作,目的就是为了将你父亲彻底拉下马。”

    只是没想到的是,季东如此冷血不顾念亲情,在季南掌握证据之后立马吩咐族里的人将他的妻儿给绑了以此作为交换,而且十分恶毒的让人当着季白跟季南的面儿奸污了他的妻子,在拿到证据之后当场将其杀害。看着自家兄长如此丧心病狂的做派,季南知晓自己也活不过那天,看着怀里年幼的儿子,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奋力一搏,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年幼的儿子就此丧命。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年幼的季白变成一只肥嘟嘟的跟猫一样的动物,隐瞒了一年的真相在那一刻不得不当着居心叵测的人的面儿揭露出来。族里早有训诫,但凡是出现返祖现象的幼儿都必须送往祖地,不想跟儿子分开的夫妻俩决定将事实隐瞒,没想到这个事实居然在这一刻成为了儿子保命的手段。

    已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返祖的孩子出生,季白的出现让族里的人欣喜若狂。季南的命暂时是保住了,可是他清楚季东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也不会放过他儿子。逼于无奈之下,季南铤而走险,先季东一步制造混乱,让人把季白送出去,不管去哪里都好都不能留在族里。

    而季文跃就是当初季南选中的那个人,为了完成季南的嘱托,他欺骗了于轩将季白带走,假意跟季东合作,趁乱将季白送进了孤儿院,还把弄丢季白的责任栽赃给了别人。那么多年,为了不让季东发现端倪,硬是在灰色地带游走了二十多年,就连于轩的消息他都不敢去打听。

    按捺了二十多年的心,在季东再一次找上门时,季文跃就知道自己重见天日的机会来了。断然拒绝了跟他再次合作的建议,躲过了季东好几次的追杀,找到了季白的住处,可梅园被人围了个严严实实不是他轻易可以接近的,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找了高茜云。

    听他说了那么多,于轩扯了扯嘴角,讽刺道:“说了那么多,说来说去还是在为自己洗脱罪名。季文跃你是不是把我们都当傻子了,就凭你这三言两语就能把我们唬的一愣一愣的,就会信你了是吧。”

    他的这些所谓的真相,不仅季白不信,就连他这个当事人都不信。什么叫季南委托他把季白救出来,如果事情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为什么当初不告诉他,而是选择独自一个人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面对于轩的质疑,季文跃的眼神暗淡了几分,“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不管你们相不相信都好。”

    那副正直而又委屈的模样,不晓得的人真的以为他是无辜的。有了前车之鉴的于轩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季文跃,他蠢了一次就足够了,不想再蠢第二次。

    “呵相信?!我当初就是太相信你了,所以才会被你欺骗的那么惨,日日都活在折磨里,痛不欲生。”于轩讽刺着,眼眶里蕴含着泪水,下个瞬间就会哭出来似的。

    “当初是你不相信我,是你说像季东那样的‘好’人是不会做那样的事的,结果呢?”季文跃就是看不惯他那副怜悯天人的模样,说好听点是善良,说难听点就是蠢。现实都摆在他面前了,还傻乎乎的说不可能。

    被季文跃的话堵了个正着的于轩,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伸出手指指着季文跃,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季白无语的看着他俩。

    话说,刚才说的是关于他父母的事情吧,那他们两个怎么好好的攀咬起来。好好的一幕人间惨剧在他们眼里还不如吵架?!

    “妈的,当年要不是那个死女人老子会看上你?!”

    季白有些莫名其妙,看着他们两人扭打在一起跟发了狂似的。

    刚才还好好的,一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就摆出要此人的模样,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深仇大恨的事儿了?要说是深仇大恨,也是他好吗。

    “你还是说出来了,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王八蛋为什么会跑到我家说要提亲。你他妈看不上我,那你去我家搅和什么事啊?你管哪门子的闲事啊,你怎么不死在外头?”于轩冲上去手脚并用,恨不得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你他妈的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老子被赶出族里,有家归不得,连我爸妈死了都不能回去,老子这辈子怎么就栽在你这个蠢货手里!!!”于轩狰狞着脸,手下没留一丝力气,使出吃奶的劲儿跟他扭打在一起。

    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依旧是他不能触碰的噩梦,接过到今天他才发现,当年的一切居然还隐藏着其他的事情。

    “呃”季文跃尽可能的护着自己,在尽可能的范围内隔开于轩疯了一般的攻击,始终都是防范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眼前这个人给灭了。

    季白跟严博对视了一眼,站起身来往后退了几步,远离战圈免得被误伤。

    “其实,他们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吧。”

    季白不得不怀疑他们的动机,就连对于轩的信任都大打折扣,在他失去理智时跟季文跃的对话里可以看出他们的关系匪浅,要真是这样于轩这个家庭医生的位置还真的需要考虑换人。不仅是季白担忧,就连严博都忍不住皱眉。

    用尽全身力气的于轩气喘吁吁的瘫坐在沙发上,哪有平日里儒雅的模样,简直就跟泼妇的形象一般无二。

    而几乎被按着打的季文跃要凄惨的多,脸上被抓出了几道血痕,衣服被扯得都变形了,至于被衣服掩盖下的伤痕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闹够了没,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跟你吵架打架的。”季文跃揉了揉被打疼的手腕,到底不舍得打他,连忙退了几步,离他远点。

    于轩也不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我们凭什么信你,我们又不是活腻了上赶着找死,你的身手我可是领教过的!”

    实在是没力气的于轩,怒视着他,一脸愤愤不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