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6殷羡
    季文跃看了远离战圈的夫夫二人一眼,目光再次落在瘫坐在沙发上的于轩身上,舒了口气说道:“季南当初给他留了东西。”

    严博皱眉,安抚似的拍了拍季白的肩膀,“东西在哪儿?”

    得知这样爆炸性消息的季白,反应有些奇怪,似乎他们嘴里说的那些都是陌生人跟他毫无关系,冷漠的可怕。

    季文跃转头看向严博,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他拒绝回答。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们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请你们马上离开。”季白先一步赶人,冷着一张脸无所畏惧的跟他对视。

    用不着更多的言语,从季文跃的那些充满疑云的语句里,得知一个重要的信息。他父母的死跟季东有直接的联系!既然知道了季东跟他父母的死有关系,其他的事情他会去查,哪怕季文跃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也会去查的。

    被下逐客令于轩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服,“小白,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现在,他要去找那个死女人的女儿算一下账。

    面对季白的不信任,季文跃也没多说什么,重新把宽大的帽檐戴上,“三天后,我会把东西送来。”

    存放东西的地点太过于危险,就连他都不一定能够取出来,可是他不能让季白去冒险。如若被季东发现季白已经知晓了一切,肯定会想方设法把季白除掉。季白的无知无觉在一定程度上是季东暂时不愿意要他小命的原因,但这并不妨碍季东给他找点小麻烦。

    一切的前提,是季白没有发现真相。

    为了季白的安全,季文跃打算自己亲自走一趟。

    在离开季白的视线之前,他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也只一眼,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严宅。

    再三确认人已经离开之后,季白整个人跟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萎了。

    “怎么了?”严博蹙着眉,扶了他一把。

    假装镇定自若的季白在严博面前破了功,浑身微微颤抖,哪里还有刚才那副冷漠的模样。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却被那只紧握着严博的手给出卖了,手背上的青筋爆起,在那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突兀。

    季白呆愣着,缓缓开口,声音像许久未说话般干涩,“他说的,我能相信吗?”

    从小对自己的认知就是孤儿的人,忽然有一天跑出来一个人告诉他,他不是孤儿,他的父母很爱他,为他保护他才不得不抛弃他。而且他的父母并不是自愿抛弃他的,是因为有人要谋害才会让他沦落在外的。

    一想到自己会是季东的下一个目标,他就忍不住浑身发抖。麦麦还那么小,要是麦麦落在他手里他该怎么办?要是严博落在他手里,他该怎么办?不是他不相信严博的能力,再怎么严密的防卫都会有疏漏的时候,万一真的有那一天,他该怎么面对?

    “一切有我。”严博紧紧的抱着微微颤抖的季白,沉声道:“回房睡一会儿,别想那么多。”不管是季东还是季西,只要有他在,就绝不允许他伤害他媳妇儿一根汗毛。

    季白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没事。”

    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白的脸,把脑子里那一堆血腥的画面通通踢出去,呼了口气,“你说的对,别想那么多。”

    与其坐在这儿胡思乱想、杞人忧天,还不如见招拆招,再者按照严博的性子也不会把他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反正那个叫季文跃的说三天,那就等三天,他倒是想看看他父亲季南到底给他留了什么东西。

    被赶出严宅的于轩跟季文跃两人,一前一后慢悠悠的走着,从他停车的地方到严博的别墅有一段距离。于轩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走着,身后远远的坠着季文跃。

    火辣辣的太阳照着,晒得他脑子有些发昏,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忍不住打量着他,询问道:“你今天要我配合你演戏,到底想干嘛?!”

    季文跃看着他,走到他离他还有两步距离地方停下,“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敢配合我,不怕我真的是季东那边的人?!”

    似笑非笑的斜睨季文跃一眼,“我相信的不是你而是你身上那个纹身,再说了按照严博的性子我们说的那些话,他压根就不会相信。”把人家当傻子,还真以为人家是傻子,脑子秀逗了么。

    “我也没想他们信。”

    由始至终他要给季白传递的消息只有一个,他父亲的死跟季东有直接关系,话里漏洞百出,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能猜到里面的弯弯绕绕。当初的事情,除了当事人本人,谁也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的抚上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痕,季文跃的脸上浮现出缅怀的神情。

    “有了那道疤痕,更丑了。”

    回过神来的季文跃干咳一声,也不在意于轩贬低自己,点了点头,“你说丑就丑吧。”

    于轩觉得自己疯魔了,居然从那六个字里面听出了那么点点委屈,冷哼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不计较你当年做的那些事,要是小白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选择跟他合作,是于轩最冒险的选择。可是看到他满身是伤的倒在他家门口乞求他帮忙的模样,让他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陪我走走,”季文跃笑了笑,不在意他的态度,“好久都没有像这样晒过太阳了。”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了要活在黑暗里,频于逃避保命,这一躲就是二十六年,而他也从一个青葱少年变成了一个大叔。可是不管年纪怎么变,他的模样还是维持着二十六年前的模样,要不是脸上的那道疤痕,简直水嫩的都可以掐出水来。

    想讽刺他的于轩,看到他那享受阳光的模样,默默的将即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瞧着时间差不多了,瓮声瓮气的提醒道:“我们该走了。”

    季文跃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天上挂着的太阳,顺从的拉了拉帽檐,“小白找了个好媳妇儿。”先不提这里的居住环境怎么样,就光是他住的那个别墅里就围得跟铁桶似的,严严实实。再者,季白身为公众人物,无形之中给他的安保工作增加了难度,不能说顺风顺水,好歹是护住了他。

    往停车场走去的两人,不时有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偶尔也有推着婴儿车的老妇人经过。于轩一抬头就看到一对牵着手的老人从对面走过来,尽管他们的头发已经花白,脚步蹒跚,却能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八个字。

    发现于轩有些发怔,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注意到了前面那对老夫妻,向着于轩的方向靠了靠,两人的距离更近了。

    “”季文跃张了张嘴,把视线从他身上收了回来,“走吧。”他们之间的隔阂太深,二十六年的空白让他们的关系如履薄冰。

    跟那对夫妇擦身而过后,于轩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见他们穿着普通,但却给人一种知性的味道,“真好。如果那时”

    于轩顿了顿,闭上了嘴巴。

    一旁的季文跃神色有些复杂,跟在他身后上了车。

    如果那时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的假设,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只是结果谁都没有预料到罢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