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任凡的说辞
    被季文跃他们那么一闹,季白的脸色有些难看,原本严博让他请假待在家里休息,却被季白拒绝了。一整部戏拍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请假拖延剧组的进度,就算李导答应了,别的工作人员也不见得会对他没意见,反正请假在家也是休息,更容易胡思乱想,与其这样还不如去工作。

    到达拍摄基地后,季白刚在临时居住的酒店放下东西,还没来得及去剧组报道,房门就被敲响了。

    季白看着站在门外一脸欲言又止的任凡,礼貌性的问道:“任先生有什么事吗?!”

    “思来想去,我觉得有些事情需要告诉你,你有时间吗?”任凡笑着问道:“要是没有时间的话,下次说也可以的。”

    “正好我准备出去吃饭,你等我一下,”季白转身回了房间,拿了钱包跟房卡,换好鞋子,关上门问,“任先生不介意我们边吃边谈吧?!”他才不会蠢到邀请任凡尽自己的屋子,谁知道他会不会又耍什么手段,要是被狗仔拍到他们什么共处一室,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任凡看了一眼关上的门,状似认真的想了想:“在影视基地北边开了一家环境不错的日料,我们去尝尝。”

    季白没有拒绝,哪怕自己压根就不喜欢吃半生不熟的东西,跟张云也打了声招呼,坐上了任凡的保姆车,季白知道严五会跟上来也不怕任凡会对他做什么。装作无意的打量了一下任凡的保姆车,“任先生的车不错。”就连他现在用的那辆保姆车都没有他这辆好。

    “是吗?”任凡的笑容不达眼底,不过是一辆普通的保姆车,跟之前来接他的那辆价值千万以上的私家车相比,差的不是一般的远,“普普通通吧。”

    “我那辆保姆车还没你的好,”季白感慨又羡慕道,“就连车灯都比我的贵三倍,看来任先生在辉煌前途无量啊。”

    “再好也比不上你,”任凡冷笑着,“呵,你可是季氏集团的太子爷,季东只是鸠占鹊巢罢了。”

    季白的心里咯噔一跳,装作听不懂他的话面带疑惑的看着任凡,“什么季氏集团?任先生说笑了,就算我是姓季不代表我就跟季氏集团有关系吧。”

    任凡扯了扯有些僵硬的脸皮,紧拽着的拳头青筋暴起,语气里带着一丝的不怀好意:“小白,我跟你认识那么多年,我没有必要骗你。那是属于你的东西,我不想你一辈子陷在娱乐圈这个泥潭里面,所以有些事情,我才想要告诉你。”

    看着季白的表情变得惊疑不定,任凡没有再开口,等到停好车进了包厢里面,他才露出温和的笑容对季白道:“别怕,有我在,你肯定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点好餐后,季白才蹙着眉犹豫道:“我不懂,我一个孤儿怎么会跟季氏集团牵扯上关系。这世上姓季的人很多,就算再怎么样,应该也牵连不到我身上才是。再者,为什么有你在,我就能拿到属于自己的东西?”眼前这位真的以为他是傻的,也不打听一下何永文前段时间受的教训,不仅失去了‘毕光荣’这个角色,还被所有导演所厌弃。

    没记错的话,何永文的腿在手术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花了大笔钱治好了,还是落下了坡脚的毛病。他不晓得那位会不会依旧想跟他过不去,可是胆子小了不少,最起码在明面上不敢找他麻烦。

    如今,任凡顶替何永文的位置,来挑战严博的底线,他的底气究竟从哪里来的?还嫌弃他之前的下场不够惨烈么?!

    季白压根就不喜欢吃什么日料,看着眼前那些活生生的什么虾肉、鱼片,没有一点食欲,不过在任凡面前并没有表露什么,很好的维持了自己形象。

    看着季白吃的津津有味,任凡看着季白道:“也许你不知道,季氏集团的现任总裁季东是你的大伯。”

    季白惊讶的看着他,“大伯?!”

    “当年你爸病逝,你母亲也因此受到了打击,精神变得有些不正常,等你大伯料理完你父亲的后事时,你母亲带着你不见了,”任凡叹了口气,“这些事也是季总跟我说的,当时我还不相信,可是他拿出了你跟你父亲也就是他弟弟的dna鉴定资料,我才相信的。”

    “你父亲的死,让季氏集团陷入混乱,几个股东趁乱想要收购季氏集团,甚至还有人拿你跟你母亲做文章,”任凡的声音有些低哑,“无暇分身的季总,在稳定季氏集团之后,再也找不到你母亲了,就连那个拿你母亲做幌子的股东”

    “季总找了二十多年,原本以为再也找不到你,没想到在电视上看到你跟你母亲相似的容貌才起了疑心,派人来调查。之前也亲自试探过你,可是你对季总没有丝毫的印象。他知道你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到了孤儿院,对你的遭遇十分的心疼”

    季白一边吃着饭团,一边听任凡讲述他的凄惨身世以及季东对他的关心和爱护,那副情真意切的模样简直就是闻着伤心见着流泪。在任凡讲述的故事里,季东活脱脱是一个镶着金光的活菩萨,而他是菩萨多年寻找的苦命侄子,怎么辛酸怎么来,怎么奔波怎么来。

    要是季东真如任凡说的那样,他老早就被找到了弄死了,哪里还有戏拍,跟严博一起结婚生子。

    “小白,季总这些年真的不容易,为了找你们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的精力,”任凡喝了一口玄米茶,劝诫道,“有时间就多跟季总联系,他就你父亲这么一个弟弟,而你父亲就你那么一个儿子。”

    季白配合他的演出露出感动的表情,默默的咀嚼着嘴里的饭。

    囫囵吃了个半饱的季白,终于听完了任凡讲的故事,他看着任凡带着怜悯的脸,感慨道:“没想到我身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不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有亲人,”任凡犹豫了一下说道:“而且季总多年没有子嗣,季氏集团势必会让你继承,能够轻轻松松的坐拥上亿资产,又何必需要那么辛苦。”

    “我知道了,”季白的神情有些感动,冲着他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以为季白把他的话都听进去的任凡,跟着站起身来,带着安慰的语气说道:“小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帮助你。”如果他预料的没错的话,季白这次回去肯定会找人去查他所说的一切,他就不信了,有季氏集团这么一块大肥肉吊着,他会不咬上一口。

    “谢谢。”季白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匆匆出了餐厅,拐了个弯就上了严五的车。

    上车之后的季白,掏出手机给严博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和任凡见面的事情后,从口袋里面掏出录音笔递给严五。

    “里面有任凡录音,”季白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严五接过音频,安息害了播放键,“任凡这个人,心计虽然难登大堂,可是处理不好,只怕是有麻烦。”这个故事讲的既悲情又生动,既凄惨又励志,要不是他知道一部分真相,怕是会被他这个故事所误导,不把讲故事的能力放到演戏上,真是可惜了。

    音频播放接过后,季白也到了酒店,严五收起录音笔,开口道:“季少要是没吃饱的话,我给你买点吃的。”

    “嗯。”季白下意识的摸了摸瘪进去的肚子,刚才光顾着看任凡的表演了都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严五提起来还真的有点饿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