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吃坏肚子?!
    很快,季白的晚饭送过来了。

    不意外的看到严博提出保温桶出现在房间门口,季白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看来任凡被季东收买了,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主动送上门,话说我有那么蠢吗?”

    严博面无表情的扒拉着碗里的饭菜,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

    “不过任凡的手段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弱智,”季白喝了口汤,讽刺道:“又不是恢弘的古装大戏,尽使些女人的把戏。”

    任凡上不得台面这个认知,严博从跟他交手时就清楚了,那样的人成不了大气。可是时常出来蹦跶,也难免让人心烦。

    “好好吃饭。”严博给他夹了一块肉递到他嘴边,示意他安静的吃饭。

    咬下筷子上的肉,季白细细的咀嚼着,“麦麦呢?”见严博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季白果断的换了话题,

    “在家。”

    季白挑了挑眉,看着孩子他爹,“你把他留在家里,不闹?!”

    不闹?!怎么可能不闹。严博冷哼一声,不做任何的回应。

    吃完饭,严博一本正经的说道:“天这么晚了,坐飞机不安全。”

    季白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才八点不到,很晚吗?

    他默默收回视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想要留宿的要求,“不晚。”

    或许是因为季白的眼神太过认真,认真到让他如果说出任何反驳的话,媳妇儿就会难过的哭泣似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季白,严博怎么都说不出要留宿的话来。

    把他带来的保温桶清洗之后,塞进他手里,“早点回去,麦麦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黄伯年纪大了再怎么照顾麦麦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麦麦听话时还好,但闹起来就连他都被折腾的不轻,更别提现在麦麦小朋友翻身翻得那么溜。

    即将被媳妇儿赶出房门的严博黑着张脸,他已经很久没有抱着媳妇儿睡觉了,好不容易过来找他,结果还要被赶回去看孩子,如何能忍。

    “过来。”将保温桶搁在床头,严博招了招手,让他过去。

    季白擦着手曲着一条腿跪上床,“怎么了?!”

    攥着媳妇儿下巴,严博狞笑着,翻身将他压倒在床上,“跟老子装傻?”

    被压倒在床上那个的季白呼吸一顿,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跟严博那炙热的目光对视着,浑身开始发烫。

    “你还要回家照顾麦麦”季白抿着唇角,有些艰难的张嘴告诉压在他身上的严博,他的责任有多重大。

    “管他的麦麦还是麦香,都统统见鬼去吧,老子饿了多久你不晓得?!”严博哑着嗓子低吼道。

    气息喷洒在耳际让他浑身控制不住的战栗,从进剧组开始,严博就过上了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带孩子。哪怕季白时不时回家,想做点什么的时候都会被小兔崽子给破坏了,一想到这里,脸都青了。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严博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

    现在最让季白担心的,不是麦麦会不会闹,而是他明早还能不能爬起来去拍戏。

    “媳妇儿,你准备好了么?”伏低身体的严博,一张嘴就能嗅到一股熟悉的烟草味。

    季白别开眼,一点都不敢跟眼前这位憋得太狠的男人说话,颤抖着的身体出卖了他。强势的侵略气息渐渐蔓延到他的每一个细胞,炙热的温度席卷了他的神智,只能任由他拉着他跌入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深渊

    时针指向九点,严六站起身来想要去隔壁提醒老板时间到了,走没两步就被闭眼假寐的严五给喊住了。

    “要是还想见到明早的太阳,我劝你最好就是等老板出来。”

    好不容易可以吃上肉,现下去打扰老板,这不是在茅厕里点灯笼找shi么。

    原本还在纠结要不要去提醒老板的严六,果断坐回沙发上去,等着老板宠幸归来的召唤。

    在清醒昏厥中反反复复的季白,在一片混沌的思绪中,像劫后余生似的感慨着终于结束了。在一旁窸窸窣窣穿戴衣服的严博,瞧了一眼时间,不得不提前终止这场盛宴,欲求不满的在季白脸上亲了亲,哑声说道,“睡吧。”

    浑浑噩噩的季白抵不过周公的召唤,陷入了沉睡。

    在进入剧组后的三个月来,季白第一次无故缺席

    “季白呢?”李导披星戴月的坚守在剧组的第一岗位,到拍摄现场时,几乎所有的演员都到了,唯独没有季白。

    他可从来都没有这么没交没代过,哪怕有急事也会提前跟他打好招呼,所有的演员里面他对季白是最为放心的。体谅他经常往返家里,李导也没太过压迫,昨天也跟他提过,今天的戏份很重需要早点到场,就连一向喜欢迟到早退的任凡也早早来了,怎么一向守时的季白反而没来呢?

    很有眼力见的场务给张云也打了电话,刚响了两声,张云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哎呦,海哥,我刚想给你打电话你就打过来了。季哥吃了点不干净的东西这会儿正拉肚子呢,我估摸着要晚点才能过去,麻烦海哥你跟导演说一声。”

    叫海哥的场务,蹙着眉关切的询问道,“严不严重?要不要上医院看看?”

    “不算眼中,吃了点药,算是止住了。再观察一会儿,要是没问题就去剧组报道。导演那边就麻烦海哥你说说,回头请你吃饭。”张云也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病号,担忧的心情溢于言表。

    “小事,”场务挂断电话后,走到李导身边小声说道:“季白吃坏肚子了,要晚点过来。”

    听到场务的话,李子健的眉头拧的死紧,怎么好好的会拉肚子,不是吃的一样的东西么?不对,昨天季白没在剧组吃饭。“季白昨晚出去吃了?”

    “有人看见任凡带着他去的。”场务说话的技巧十分高明,没说是跟任凡一起去吃,也没说是他带着任凡去吃,而是任凡带着他去的。那么季白吃坏肚子很大程度上,责任都在任凡身上,当然身为‘受害人’的季白本人也需要承担一小部分责任的。

    而‘受害人’季白本人,白着张脸坐在沙发上捧着热水,惨兮兮的喝着白开水就白粥,眼底下青黑一片。

    “不就是拉个肚子吗,干嘛搞得那么大阵势。”他拉肚子很大程度上是吃了半生不熟的那些日料,而且早不闹肚子晚不闹肚子,偏偏要等严博折腾完自己之后闹。几乎一晚上就在卫生间里睡的季白,成功在脸上留下了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张云也瞪大了眼睛,“什么叫大阵势,你都在卫生间里面呆了一晚上了,要不是我提前过来找你,我都不晓得你闹肚子这回事。”

    一想到季白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就气得嘴唇微颤,双眼都红了,语无伦次的指责道:“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就这么不把我当自己人要是想我走,你直接开口我绝对不会赖着不走压根就没有把我们当自己人。”

    纯粹不想折腾人的季白看着张云也那张委委屈屈的脸,叹息道:“我没不把你们当自己人,只是太晚了不想折腾你们。”

    “真的?!”变成兔子眼的张云也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接过李秀手里的药一咽而下的季白,点了点头,“真的,没有不把你们当自己人,也没有要赶走你们。大半夜的这附近的药店都没开门,跟你们说了也于事无补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