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坚持拍戏
    更重要的是,他身上那琳琅满目的暧昧痕迹他不好将它们袒露在他俩面前,只能在夜深人静的卫生间里面,一边拉肚子一边毁尸灭迹。

    好不容易折腾完了想倒回去睡会儿,结果被提前来找人的张云也和李秀撞了个正着,才有了刚才发生的那些事。

    “季哥,今天的戏份不轻,你的身体”李秀微微蹙着眉,担忧的望着季白。

    腿脚发软的季白捂着有些发疼的脑袋,叹息道:“行了,不纠结这些了。赶紧去剧组报道吧,该怎么安排那是导演的事情。”

    他就不该纵容严博的肆意妄为,更不该跟着任凡出去吃什么该死的日料!

    被季白惦记的严博本人,昨晚好不容易把哭累的小兔崽子给哄睡了,等他处理完公事躺着眯会儿时,他妈就抱着她的宝贝金孙孙进来了,手脚麻利的将人塞进他的被窝里面。

    “妈,这是我房间。”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哪有当妈的趁着儿子睡着了肆无忌惮的跑进来的,幸好媳妇儿不在。

    迷迷瞪瞪被喂饱的麦麦,嗅着熟悉的气息,砸吧了两下小嘴,睡得更熟了,完全没有被周围吵杂的环境所影响。

    “你又干了什么好事儿了?”伊芸瞪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儿子,忍不住训斥道。

    不用问,看他裸露在外的彪悍的痕迹就晓得她的混账儿子干了什么好事,她还没天真到认为不关他的事儿。她可听季白说过了,最近的戏份很重,几乎没时间回家,临出发还给她打电话,要她过来帮忙照看一下麦麦。结果倒好,她儿子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扯后腿。

    严博挑了挑眉,“您不都看见了么?”

    “你这个混账,有你这么折腾人的么?你不晓得季白最近多辛苦?”听到他的语气,伊芸顿时就来火了,也不看看他媳妇儿是什么状态,经得起他百般折腾么?

    “那是我夫夫之间的事。”严博说。

    “你就作吧,”伊芸瞪着他,“我看你就是太清闲了,我就不该答应小白帮你看孩子。”就让他这个当爹的好好操劳操劳,就连黄伯他们也不能帮他,免得他整天去找季白。

    拍戏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熬夜、高强度工作那都是家常便饭的事,忙起来未必能顾得上吃饭。本来生孩子就是一件很伤身体的事儿,好不容易调养好些,又忙着工作,哪能由着这个混账东西那么折腾。

    伊芸气呼呼的转身,走出去之前瞪了他一眼,“别怪当妈的没警告你,要是在外面拈花惹草、胡搞瞎搞,惹得小白伤心,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严博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也不晓得她从哪里得出来的理论,在遇到媳妇儿之前,他是连硬都硬不起来‘怂货’,遇到媳妇儿那一刻开始,他才有了身为男人的底气。结婚前没有胡搞瞎搞过,婚后更加不会有。

    到底是谁造他的谣,被他媳妇儿听到了那还得了?

    媳妇儿前媳妇儿后的严博不晓得季白被他折腾的脚软,面对今天艰巨的任务,还真是有点发憷。

    李子健瞟了一眼他苍白的脸色,在监督工作人员布置场景的空隙,走到他身旁,询问道:“今天的戏份很重,你扛不扛得住?!”

    吸溜着白粥的季白,有些心虚的回避了李导的眼神,苦笑道:“我尽量,扛不住我会说的。”李导是导演,不是慈善家,不可能为了他拖延进度,拍摄拖一天,后期制作的时间就越紧凑,还有宣传期什么的,时间都是紧巴巴的。

    “听说你昨天跟任凡去吃饭了?”

    季白愣了愣,不晓得为什么李子健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对,北边新开的一间日料。”

    “你能吃日料?”

    “还行。”

    怒其不争的李子健就差没上手去戳他的脑子,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表面上看着精明,其实你就是个傻白甜。任凡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还上赶着被算计,你脑子是不是被小鸡给踩了?!”

    本来这些话不该他来说的,可季白很合他的眼缘,在一定程度中他也不介意帮扶一把,甚至出言指点一二。可偏偏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上赶着被人耍,真是气死人。

    “”抱着其他目的跟任凡吃饭的季白,默默咽下解释的话。

    场景渐渐布置完成,李子健见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也没多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赶紧收拾一下,准备上戏。”

    季白点点头,看着李子健背着手回到自己的专属座位上去。

    垂下眼的季白,安静地勾了勾嘴角。李子健之所以会那么宽容,无非是因为他身上可供榨取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季白是有能力的艺人,现在跟他交好未来等他大红大紫时,求他办事要来的容易。

    落井下石易,雪中送炭难。

    一旁的左映轩见李导主动跟季白说话,也没敢上前凑热闹,安静的坐着,等着开拍。

    场记板缓缓切开,他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了自己过于柔和的面部表情,沉痛的目光落在季白身上,清楚的感受到他也在迅速调整自身状态。

    “开始——”

    话音未落,两人缠斗在一起,季白握紧了手里的枪,一边躲避一边扣动扳机。有些狼狈的躲避子弹的左映轩,在地上滚动了几圈,堪堪躲过。

    下一秒,季白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了。

    冷峻而又妖艳的面容在他瞳孔里放大,近的能看出脸上妆容的痕迹,淡淡的妆容让他看起来脱离了日常的温和变成了满身煞气的男人,精致到极点的妖孽,一线之隔,就成了撩人心弦的存在。

    左映轩呼吸一窒,脑海里瞬间闪过那张精致的脸,眉头微微蹙起。

    季白的接近只是那么一瞬,根据剧情的需要他们会不断的分开、纠缠,枪械的打斗戏份并不多,主要还是以肉搏为主,哪怕所有的动作都是提前设置好的,实际拍摄时,很多时候还是要靠自我发挥。

    李子健盯着监视器里面两个扭打成一团的两人,眼神里迅速闪过一丝诧异。

    其实说实话,得知季白身体不适,他就已经做好了这场戏需要一个早上才能过的准备。不为别的,很多老戏骨都未必能掌握打戏,强求一个身体不适的人要如何如何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他虽然严格到了苛刻的地步,却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明白今天戏份的重要,才会主动询问季白的身体状况。在他看来,季白足够优秀,没有必要为了一些不必要的意外增加心里负担。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季白给他的惊喜,远比他以为的要多的多的多。

    旁边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很显然季白的稳定发挥让他们感到万分的不可思议,要不是鉴于是在拍摄期间大家都不敢出声说话,肯定惊叹连连、称赞连连。

    盯着场景内的目光,大多在无意识之中带上了钦佩。

    在他们看来,能够克服身体不适,完美的将剧本里的人物呈现出来的艺人都是值得钦佩的。打戏可不是那么好拍的,尤其是在李导近乎严苛的要求下,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镜头里看起来热血沸腾,现实中能躲就躲。像季白这样的有天赋、肯吃苦、肯努力的艺人,不管到哪个剧组都该受人尊敬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