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戏里
    恍惚中,左映轩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跟季白对戏时的情景,偌大的探照灯下只有他们两人相对而视,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二人。气场在相互碰撞中的产生激烈的火花,如同一场挣权夺位的厮杀,血流成河。

    精致的雌雄莫辨的季白,此刻散发出一种让人难以忽略的强大气势,如同开了刃的绝世名器,隐隐被压制的左映轩,不得不在这种气势的笼罩下用更强的其实试图压倒对方。

    一触即离,两个人的动作从不拖泥带水,十分干净漂亮、火玫瑰穿着标志性的皮衣皮裤,红色的薄唇在他的肤色的印衬下显得妖艳异常。与毕光荣擦身而过时,仿佛像是一个绝世美人在撩拨正直的小警察,前提这个美人的性别是女的话。

    毕光荣皱起自己的眉头,很看不惯对方阴柔的气质,扬声大喊:“你这个人妖,你到底把火焰怎么了?”

    火焰听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嘴角狠狠一抽,也不晓得是该生气还是该感动,目光骤然变得复杂起来:“你叫我什么?!”

    毕光荣不会吵架,哪怕是从警校出来的优秀毕业生,骂人的话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句,见火玫瑰居然在意这句话,很耿直的重复了三遍:“人妖!人妖!人妖!”

    火焰眯起了那双好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纤细的手指抚上唇角,露出一个妩媚众生般的笑容:“真是难为未来的督察了,来来去去就那么两个字。”

    被嘲笑的毕光荣瞪着眼,状似凶狠:“少废话,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火焰冷笑一声,没有回答,脚下用力整个人朝着毕光荣冲去。

    担心火焰安危的毕光荣,在没有得到答复之前,只能狼狈的四处躲避他的攻击:“你这个死人妖,你把火焰怎么样了?”

    火玫瑰的眼神十分复杂,微翘的眼角横波流转,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攻势越发猛烈:“你猜我把他藏在这间房子的什么地方了?!”

    毕光荣狼狈的躲避着,碍于他越发猛烈的攻势,只能疲于奔跑躲藏。

    看着墙上的时钟,火焰望了一眼毕光荣藏身的地方,迅速消失。

    今晚,他就要为妹妹报仇,手刃仇人了。不管前面布置了什么天罗地网等着他,他都不会退缩,机会只有一次,被他逃走了以后再想找到他就没那么容易了。哪怕他清楚的知道,那是警方故意布置的局,他都义无反顾的踩下去。

    没有听到任何响动的毕光荣从藏身的地方探出头来,再三确认火玫瑰已经离开,急急忙忙寻找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四处翻找的毕光荣发现了房间里的密室,所有的真相在他面前揭开了那层神秘的面纱,打着红色号的照片,琳琅满目的枪械,还有一个被裱好框的照片。

    许是经常被人摩挲的原因,木框的两侧已然褪色,照片上的两人面容青涩,却让人无法忽略他们脸上对生活的那种向往和热爱。

    “火焰与火玫摄于xxx年,火玫火玫瑰火焰。”环顾四周的毕光荣内心里渐渐浮起了一个可怖的预感,而这个预感不会是他想要见到的结果。

    抓着相框的毕光荣踉踉跄跄的往外跑去,上了警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询问关于多年前那件无疾而终的案件。

    化身为火玫瑰的火焰在与警方纠缠的过程中,已是伤痕累累,要不是报仇的念头一直苦苦支撑着他,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火焰,你束手就擒吧。”严倩妮冷着脸,黑黝黝的枪口指着他,厉声喊道:“今天你休想从这里逃出去。”

    不意外她能拆穿自己身份的火焰,唇角微微弯起一个没有温度的笑,“束手就擒?严警官,你是太小看我,还是太看得起你们这群杂鱼。”

    “要想我束手就擒也不是不可以,”火焰顿了顿,舔了舔红艳的嘴唇,狞笑道:“只要你把他的狗命给我留下,什么都可以谈。”

    说完,不等他们反应抬手就冲着人群开了一枪,子弹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直飞那人而去。

    面对死神的威胁,那人哪里还能保持镇定,下意识的拽了身边的警察挡在自己面前,听到子弹穿过肌肉的声音,双腿忽然软的跟面条似的,别说是逃了就连走都走不动了。

    贪生怕死之徒全然不知自己刚才的做法惹恼了保护他的那群人,故作震惊的叫嚣着,其实那颤抖的瞳孔暴露了他的内心,“一群没用的废物,老子花那么多钱养你们,到头来一点用处都没有,废物全都是废物。”

    严倩妮都快被这头猪给气死,一击不成的火焰在开出一枪后躲了起来,她敢打包票火焰一定在找机会伺机行动。可偏偏这头猪还在这关键时刻拖后腿,要不是他火焰早就被她逮住了,哪里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他倒好,贪生怕死,拉着弟兄挡了枪还在嫌弃他们没用,“够了,如果你想让火焰在你脑袋里面开朵花,你就继续吵。”

    严倩妮的话成功的让他闭上了嘴巴,气氛瞬间沉闷了下来。无辜替人挡灾的那名人民公仆艰难的挪动,靠在墙上喘息着,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带着怨恨及不甘。

    “呵什么公仆,说到底就是为有权有势的人服务,”火焰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有些飘忽,“不管他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碍于他的身份跟地位,你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将事情虚无化,保住那些人面兽心的畜生。”

    从成为火玫瑰以来,火焰还是第一次出现那么大的情绪波动,“我妹妹才17岁啊,就这样活生生的被他折磨致死。而我什么都做不到,甚至连一句公道的话都没有”

    “既然你们不给我公道,那我就自己给自己公道!”

    严倩妮脸色发青,环顾四周全身的肌肉紧绷,警惕的说着话,“你是在为你自己的罪责开脱,你说的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成为你犯罪的理由。”

    “哦,是吗!?”

    火焰压根就没想用这个理由说服她,他说那么多目的就是分散他们的军心,将他从包围圈里引出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蚀骨的寒冷一点点侵袭着他,动作也变得迟钝起来,火焰不晓得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虚无缥缈的声音萦绕在他耳边,像是一道道催命符,等着拉他下黄泉。

    发现火焰踪迹的严倩妮率先跑了过去,瞬间被打掉枪械的严倩妮,跟受伤的火焰厮打起来,两人势均力敌不相上下。火焰故意卖了个破绽,在严倩妮冲上来想要将他制伏时,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扭身背对着自己压倒在地上。

    气急败坏的严倩妮,试图挣扎却被他死死压制,“火焰,你放开我!”

    “放开你?!那可不行。”

    严倩妮气得眼睛都红了,表情越发狰狞:“你在执迷不悟,我有权先斩后奏的。”

    压根不在乎她说什么的火焰,从她的口袋里搜出手铐,将她的左手跟右腿铐在一起,捂着自己的伤口站起身来,摇晃了两下,“那你试试。”

    说完,毫不留恋的离开。

    严倩妮挣扎着,冲着火焰离开的方向大喊道:“火焰!!!”

    “卡!”这一幕的剧情不少,李子健开口喊停时还有些不舍得。刚才那幕悲戚的气愤和拍摄的情节相互契合,顺畅的让他有种恨不得一直拍下去的冲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