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结束
    运转中的机器停下来了,疲于奔跑的季白在听到停止的声音后,脚一软就坐在地上,微微喘着气,脸上身上全都是汗。

    周围的工作人员一愣,随即迅速地围了上去,回过神来发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那么多人也围上去时微微一怔,这种众星捧月的待遇,向来只有宋玉致这类型的大咖才拥有的。

    没愣多久,就连李子健都离开了导演专座一脸关切地朝着这边走,一旁的左映轩也试图挤进人群。剧组里面不乏人精,见李子健对他的态度比以往要好,落在季白身上的目光也随之改变。

    哪怕季白现在在剧组的地位只是一个男一,但也不仅仅是一个男一那么简单了。

    “怎么了?”左映轩拨开人群走到季白身旁,见到他正龇牙咧嘴地坐在地上揉着腿,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半跪下来一脸关切地凑上前去,伸手去碰季白那对大长腿。

    在他之后,李子健也一脸凝重地蹲了下去。

    “”季白揉着腿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为了一整圈的人,“怎么了?”

    “应该是你怎么了才对。”左映轩瞪了他一眼,“是不是扭到脚了?还是拉到腿了?骨头疼不疼?还能站起来吗?要不要叫救护车?”

    “不是你在说什么呢,那么夸张”兴师动众的架势让季白哭笑不得:“我就是腿软了。”昨天折腾了一晚上,一大早就喝了一万白粥,经过刚才那些高强度的工作,他能忍到李子健喊停才坐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吧。

    左映轩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李子健:“”

    围观的人:“”

    拍摄日程紧张而辛苦,导演不会为了你一点小毛病就放弃拍摄,剪切出来不到五分钟的到都系季白拖着病体起早贪黑的拍了将近一周,每天的休息时间甚至只有四个小时,经常刚闭上眼没一会儿就被人叫醒。幸好他住的地方离剧组不远,要不然光是这来来回回的折腾,都够呛。

    等李子健宣布武打戏正式结束之后,季白舒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滋味涌上心头。

    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的季白,连头都还没来得及擦干倒在床上,正想卷着被子呼呼大睡时,放在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头昏脑涨的季白,摸到手机一看,是于轩的电话。

    季白微微蹙起眉,忽然想到了那个叫季文跃的人。算算时间,他应该把东西拿到手了吧。

    “喂”

    没想到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让人十分意外的声音:“是我。”

    季白微微一愣,挑了挑眉。“季文跃?”

    想到他跟于轩的关系,季白觉得自己白惊讶了。

    “于轩出事了,”季文跃焦灼的声音传来,带着急迫和担忧:“你最好亲自来一趟。”

    说完不等季白反应,挂断了电话。

    被挂掉电话后,季白倒头就睡,就算天皇老子都无法打消他的困意。睡得天昏地暗的季白,头晕脑胀地醒来,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窗外明晃晃的太阳,还没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胸口处埋了一坨肉呼呼的小肉球。

    掀开被子一看,麦麦那张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引入眼帘。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就放在床头柜上,一看就知道是李秀的手笔。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李秀都是一个优秀的助理,当然有些私密性的衣物都是由他自己打理的。

    穿好衣服的季白,穿着拖鞋去烧水,水壶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时,房门从外面被人打开了。

    一边倒水一边问:“严博?”

    “嗯,”严博拎着几个跟他形象严重不符的塑料袋进门:“我问过张云也说你昨晚没吃饭就睡了。”

    塑料袋里是酒店餐厅的饭菜,土豆炖排骨、辣子鸡和一份蒜蓉菜心,嗅到袋子里隐隐传来的香味,季白摸了摸发瘪的肚子。“好像是有点饿了。”

    “这些是我的,”将菜搁在桌子上后,严博慢斯条理的打开,“你的饭菜我让人送上来。”像是故意一般,当着饥肠辘辘的季白的面儿使劲扒拉着碗里的饭菜。

    “给我吃一口。”

    “没有!”表现出十分护食的严博,将饭菜挪到季白碰不到的地方。不死心的季白刚换了个方向,严博又将饭菜给挪走了。

    “”幼稚!

    见严博真的没有打算给他饭吃,瞪大了眼睛,状似不在意的端起杯子吹着袅袅热气,以水充饥,其实眼角的余光一直落在那些菜上。

    服务员没让季白等多久,严博给他订的饭菜就端上来了,一碗比他的脸还要白的白粥。好几天没正经吃过饭的季白,委屈了。

    媳妇儿那委屈的模样,严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一想到他病了还瞒着他,故作冷漠的扒拉着自己碗里的菜,相比起刚开始时的速度已然慢了许多。

    季白委屈的撇着嘴,“严博”

    “嗯?”严博简短地应了一声。

    “我饿。”拍打戏的这几天他都累的不想吃东西,再加上之前闹肚子,最近都瘦了好几斤了。看着他吃得那么香,自己只能在一旁眼巴巴的瞅着,眼珠子都没舍得转一下。

    “哦。”不为所动的严博。

    饿的都快哭了的季白,吸溜了两口白粥,那副模样好不可怜。

    “妈的,你宁愿喝白粥都不愿意坦白从宽!”

    捧着白粥的季白呆呆的看着怒气冲冲的严博,不晓得怎么吃的好好的忽然发起脾气来,“什么?!”

    严博放下手里的筷子,快步走上前去,见他一副呆怔的模样,恨恨的欺身过去啃了一口媳妇儿的嘴唇,“还装傻?”

    “我没装”刚吐出三个字季白就沉默了,心虚的喝了口白粥,“我忘了。”本来那天就该告诉他的,接过忙着拍摄给忘了,直到他刚才提起才想起有这么一件事。被他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再加上拉肚子,他的体力严重告急,要不是李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搞不好剧组的进度都被他给耽误了。

    “忘了?”严博扬了扬眉,将季白的半个身体都搂紧怀里。

    “我真的忘了,最近赶进度都好几天没有睡足八个小时了,黑眼圈都出来了。”季白点了点头,毕光荣的戏份不亚于火焰,演员的更替将之前拍摄的几乎全部推翻,为了赶上宣传期,李导几乎是边拍边修,一分钟恨不得掰成一个小时来用。

    见他眼皮底下青黑一片,到底是心疼了,冷哼一声,接过他手里的那碗白粥,“快去吃饭吧。”严博也清楚演员这个职业,表面上看起来风光,背后需要付出很大的辛劳。要不是媳妇儿真的喜欢演戏,说什么他也不愿意让他当演员。

    “真的?!”

    严博点点头,“本来就是给你买的。”白粥是给麦麦准备的,小家伙最近开始吃辅食了,出门在外没那么好的条件,只能让厨房给他弄完白粥。

    就在两夫夫你侬我侬的旁若无人的黏糊糊时,原本在熟睡中的麦麦正睁着他那双黑亮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着你亲亲我,我亲亲你的两个爸爸。

    完了,咿咿呀呀的叫唤着,毫不留情打断爸爸的亲亲我我。

    被儿子见到他们两人亲热,季白羞红了脸,将严博推开了些,冲着麦麦笑道:“麦麦是睡醒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