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季白出轨?!
    相比起季白,被打断好事的严博也只是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无知无觉被他爹嫌弃的麦麦,咕噜转了一下身,改躺为趴。还没等季白去抱他,两条肉呼呼的小腿,一前一后向着他爬过去。

    麦麦的动作有点笨拙,短短不到1米的距离摔倒了两三次,每次摔倒时都会抬起头看瞧一瞧爸爸,然后又乐呵呵的继续向着季白所在的方向爬去。

    原本要伸手将麦麦抱起来的季白,看他乐此不疲的向自己爬过来,也不着急。

    只见肉呼呼的麦麦钻进被子里,在里面一拱一拱的爬着,分不清东西南北,好几次弄错了方向,都是在一旁的季白将他拨回‘正道’。

    “麦麦真棒!”将还在被子里摸索的儿子抱起来,亲了亲他肥嘟嘟的脸颊,成功的得到了麦麦的笑容还有满是口水的亲亲。

    严博冷着脸喊道,“吃饭。”完了还是分明目张胆的瞪了麦麦一眼。

    见季白抱着麦麦坐下,欺身过去在他的嘴唇上啃了一口,“下午还有戏?!”

    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爱跟儿子吃醋的男人,“嗯,李导想把这部片子拿去参加国外的金棕奖,这段时间赶紧有点忙。”开拍没多久,他受了点伤拍摄延误了些日子,后来又因为何永文临时换角,几乎将这部电影推翻重拍,为了赶进度,所有人都加班加点身为主角的他首当其冲。

    “累吗?”严博扬了扬眉,挑衅似的瞅着季白怀里的麦麦,给媳妇儿喂了一口菜。

    “还行,只是体力有点跟不上,好在剩下的都是文戏。”季白给麦麦喂粥,这点武打戏他还应付的过来也谈不上吃不吃力,这是他的工作,他要做的是尽自己的努力将它做到尽善尽美。

    严博点点头,演戏这些他不懂,但心里也清楚这点累对媳妇儿来说并不算什么,压根就用不着他操心。

    在爸爸怀里怎么都好的麦麦小朋友无视了他爹幼稚的行为,喝一口粥看一眼爸爸,似乎这世界就没有比他还忙的小家伙。

    喂饱了麦麦,饿的已然没有知觉的季白吃着温热的饭菜,微微蹙着眉说道:“刚才季文跃用于轩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了。”

    “说什么了?”

    “说是于轩出事了让我赶紧过去一趟。”不知为何,季白总觉得里面有什么让他觉得不安的事情,所以迟迟没有动身,并不是他不担心于轩,而是他对季文跃的感官十分复杂,不清楚自己该不该相信。

    季文跃这三个字,让严博皱起了眉。很显然对他感官不好的不止季白一人,那天过后他派人跟踪过他,可惜跟丢了。正确一点的说法是,季文跃消失了,似乎这个世界并没有季文跃这个人,没有工作没有住所没有经历,就连身份证都没有。

    严博沉吟了一会儿,“这事我会让严六去办,你安心拍戏。”

    不管季文跃他想做什么,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允许季白去冒险,更何况他身旁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季东。他的步步紧逼,快要把季东逼入绝境,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季东跟兔子这种生物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知晓严博担忧,季白顺从的点头。

    哪怕内心再怎么担忧于轩,到底还是严博和麦麦的重要性占据了上风,他可以不顾自己但不能不顾他们父子俩。相比起于轩对自己的好,季白承认自己真的很自私,在他跟亲人之间毅然选择了他们。

    将麦麦放在床上,季白开始收拾凌乱的房间,严博则靠坐在床上正在处理公务。父子俩各顾各的,气氛有些诡异又有些和谐。

    躺在床上的麦麦毫不费力的抓着自己胖胖的脚丫子,小屁股扭来扭去,自个儿都能玩的十分欢乐。包裹着小屁股的尿片在他扭来扭去的动作里,成功的蹭开了,露出小肉虫。就在季白丢完垃圾回来时,一回头就瞅见麦麦正憋着坏对着严博,尿了。

    “麦麦——”

    季白的声音里有无奈更多的是忍俊不禁,麦麦跟严博一向都不对付,尤其是牵扯到他更是跟仇人似的,在这个问题上季白也不晓得是该笑还是该哭。

    原以为自己出声能够打断麦麦,可没想到他的个性完全跟他爹是一个德行,瘪坏瘪坏的。别说是打断了,更刚才的相比,就是江流跟大海之别,直接就尿了他跟他爹一身。

    正在敲键盘的严博,看着笔记本电脑上、身上、手上那点点液体,扭头瞅着干了坏事还一脸无辜的小兔崽子,不自觉的磨牙,“小兔崽子”

    “麦麦。你怎么那么淘气呢。”季白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见怪不怪的将他身上尿湿的衣服全部扒了下来。幸好现在的天气还不冷,要不然凭着他一天n次这个尿法,不冻病了才怪。

    “”严博。

    “抱着麦麦去洗个澡吧。”一本正经的季白将扒的光溜溜的小肉球塞进严博怀里,将他的笔记本电脑打理干净搁在了床头柜上。

    被迫洗了个‘香喷喷’童子尿澡,严博板着张脸,从容不迫的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就传来麦麦哭嚎的声音。

    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既视感。

    不管严博怎么折腾,季白大概收拾了一下床铺,跟严博打了声招呼,匆匆忙忙地赶去剧组。

    路过季白房间的任凡,隐约听见里面有婴儿的啼哭声。正想去打探什么时,正准备给麦麦送衣服的张云也就从电梯口出来。

    “你在干嘛!?”

    任凡吓了一跳,扭头就看见张云也站在电梯口怒视着他。

    “没什么。”被当场揭穿的任凡快步越过他走进电梯。

    看着任凡离开,拧着眉的张云也敲响了房门,见到严博的那一刻,低声说道:“刚才任凡在房门口不晓得在偷听什么。”

    “我知道了。”

    其实任凡在房门口驻足时,严六已经跟他说了,只是还没有弄清楚他的意图就被张云也给破坏了。

    被张云也赶走的任凡,耳边还萦绕着婴儿的啼哭声,之前听说季白有了孩子,可到底谁都没有见过,他很大程度上怀疑季白是不是在撒谎。可是刚才那一幕,让他隐隐有了答案。

    季白真的结婚了?还有了孩子?!

    抱着这样的疑问,任凡赶到了剧组。刚进化妆室大门时,就看见特效化妆师正在给季白做造型,身上贴了不少白色皱纹似的纸条、纸团。

    见所有人都围着季白打转,心生妒忌的任凡扭头走了出去躲进卫生间里,眼神阴冷而忌恨。等他再次出来时,又恢复了平时柔和的表情,就连眼神隐隐都带了一丝丝的兴奋以及幸灾乐祸。

    季白金屋藏娇的信息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首页热门再一次被季白所占领,但内容却跟平时的积极向上的内容天差地别,底下全都是看不惯季白的喷子,当然里面也夹杂了一些替他说话的人,无一被黑子的口水所淹没。

    短短两个小时,季白出轨这个话题迅速霸屏。

    首先喧嚷出出轨门的是一个粉丝量不到五千的小透明,微博名也很奇葩,叫什么“你的命比纸还薄”的小透明,在这件事爆发出来之前,并没有什么人关注,偶尔也会一些有关于季白的动态,很显然这是季白的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