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杀青
    李秀瞟了季白一眼,沉默着。张云也没有说话,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身为当事人的季白压力已经够大了,还要听他抱怨,真的太不懂事了。

    季白看到他的表情就晓得他在纠结什么,刚想开口说点什么,身后便传来了宋玉致的声音。

    “其实这种事情,真正活跃的只有极少数的人,尤其是现在网上讨伐季白的言论那么整齐一致,这样有组织有纪律的一片黑基本上可以断定是团体捣乱。至于其他零零散散的评论最多也是围观然后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的路人,能这样深仇大恨追着别人的祖宗十八代不松口的,肯定跟季白有什么过节的,”宋玉致穿着制服,走起路来英姿飒爽,看上去并不像戏里的严倩妮那么的冷漠,反倒多了少女的娇憨,“换个说法,就是跟季白有什么利益冲突的。不过,他们的攻击目标很明确,语言也很犀利,跟那些中立党站在一起,他们的一举一动反而凸显出来了。”

    走到季白身边的宋玉致,刚低下头正好与季白四目相对,露出一抹微笑,抬手拍了拍季白的肩膀。

    “坐着吧。”说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你是不是惹到谁了?!”

    季白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宋姐,你这不是装傻么,”他在剧组那么久了跟谁有过过节一目了然,“你们有空多跟宋姐的助理学习学习。”

    听了这话,宋玉致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反驳。

    说实话,这次在网上这场关于季白的出轨门的丑闻能够那么快就扩散开来,并不出乎她的预料,季白现在的知名度主要还是体现在网络上,走红的速度是快,但跟她这种走进普通老百姓生活里的偶像到底不同,他没有实际的东西间接或直接参与到普通人的生活里。

    现在的季白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纵使外表上的风景宜人,但是由于出现的时间太过于突兀,仿佛从天而降一般,就连周围的人都不晓得,就这么一座高峰突兀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是一件多么违和的事情。

    要想真正踏进普通老百姓的视线范围之内,总是要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要不失败要不成功。失败无非有两种结果,一是重整旗鼓重新再来,一是永远沉寂下去。

    做艺人就是这样,台前光鲜亮丽,幕后自然要承受许多普通人都无法承受的压力。要想在这个圈子里长长久久的走下去,首先要学会的就是鼓起勇气承担并且无视这些外界质疑的声音。很多时候理智跟情感总是会出现分歧,要是挑不起这个担子,季白绝不可能在这个圈子里走下去。

    “需要帮忙吗?”宋玉致在理智上是不支持自己这个决定的,但在情感上她无法说服自己,正如刚才说言,很多时候理智跟情感总是会出现分歧,端看你要做出怎样的选择。

    如果让严博知道他宁愿找外人都不愿意找他帮忙,会不会当场炸毛?!想到自己可预见的悲惨下场,还是拒绝的好。

    季白沉吟了一会儿,拒绝了宋玉致的好意:“不用了,我迟早都需要自己去面对的。”前提是严博愿意的话,再者他的本意是采取冷处理,不用去理会事态是如何发展,但凭那些在网上到处疯咬,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届时他被黑的历史反倒会成为他最大的助力。

    “而且这条微博才刚刚发出去不到五个小时,就有媒体人争相为我发稿澄清丑闻,反而对我更加不利。再说了,这还只是开始,敌在暗我在明,我任何的举动都可能会引来更迅猛的攻势。”

    对于季白这些话,宋玉致打心眼里是赞同的,对季白的欣赏也渐渐变得明朗,“你要是没结婚多好。”

    “???”什么意思。

    面对季白的疑惑,宋玉致只是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休息时间结束了。”

    笑着对宋玉致点点头,“宋姐,不用担心,我真的不在意。”要是这点流言蜚语都能将他打倒的话,他也走不到今天的地位。他从过去到现在都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以前的他是一个人孤军奋战,现在的他有严博跟麦麦,比起以前他真的觉得现在的他无所畏惧。

    至于其他,呵,谁在意。

    然而让季白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有多少人为了和他并肩作战在默默努力着。

    虽说大部分戏被推翻重拍,庆幸的是火焰个人的那些戏份被保留了下来,尽管对手饰演的差强人意,可是李导看在季白近乎完美的表现上,勉强的接受了大不了把她的戏份减减,反正季白是主角,就算把他的戏份增加一些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

    化妆师正在给季白的妆容做最后的调整,李子健在一旁指导场景的布置,见到季白连忙招手让他过来,念念叨叨的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无非就是在关心他的状态。剧组里面人多口杂,在网上发生的那些事多多少少都会传到李子健的耳朵里,只是让季白没想到的是,李子健居然会拐着弯来安慰自己。

    “你看看你闹出来的都是什么事!蠢得被人算计还傻乎乎的不晓得怎么回事,你啊你啊,都不晓得该怎么说你好”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手指戳了戳季白的额头,没敢太用力,就怕在他脸上留下什么印子无法将最完美的火焰呈现在镜头底下。

    然而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副李导指着季白的脑袋训斥的场景,尤其是躲在角落里面的任凡,更是在内心里面暗爽,表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副柔和的僵硬的表情。

    经过李子健‘爱的教育’后,季白站在镜头底下,冲着担忧自己的宋玉致笑了笑。

    宋玉致对上他少有的感染力十足的笑容,没绷住也冲着他露出一抹微笑,幸好还没正式开拍,要不然就凭着他俩默默对视而后展现出来的笑容,肯定又要被李导给狂喷。别以为快杀青了,李导的脸色会有所改变,事实会狠狠的给他一巴掌,李导还是那个李导。

    “”看到宋玉致没绷住的那张脸,张了张嘴,李子健到底没有说什么,抬起右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开始。”

    所有的机器都在运转,季白在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疲惫、不甘的气息在瞬间迸发,手捂着受伤的腰部,瞬间被血浆沾满,带着一股黏腻的不适感。

    “火焰,你跑不了了!”同样狼狈不堪的严倩妮双手握枪,小心谨慎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嘴里念念叨叨要火焰出来受死,可眼中的怨恨渐渐侵袭着她的心。“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是谁暴露了你的身份?今天的一切都是个局,为了将你绳之于法的局,无论如何你今天都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

    一向干净利落的火焰,前所未有的狼狈,面对严倩妮的挑衅,也是充耳不闻,小心的绕过搜捕的人,绕到了那人的身后。

    靠坐在地上的警察发现了火焰的身影,他握着传呼机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默默的放开,望着火焰那双黑亮的眼睛,闭上了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他的配合,让火焰暗自松了口气,他枪里面的子弹不多了,在没有解决那头蠢胖如猪的所谓的刘会长之前,火焰不想浪费子弹。

    不巧的是,刘会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火焰举着枪站在他身后。

    “救”

    火焰露出一抹鬼魅众生般的艳丽笑容,厌恶的看到他脸上的痴迷,“结束了!”

    “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