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严倩妮与毕光荣
    死到临头了还敢对着他发情的,刘会长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看着子弹穿过胸膛的瞬间绽放出来的血之花,看着他那双包含淫欲的眼睛恶心的差点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寻找无果的严倩妮猛然回神,赶到时正好将火焰射杀刘会长的那一幕印入眼帘,瞳孔无意识的放大,带着一丝的惊恐仰面倒在地上。

    一击得手的火焰,勾着薄唇,“严警官。你来晚了。”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人,严倩妮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自己内心的愤怒和不甘,她为了布置这个局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在上司面前还立下了军令状,可是现在反倒被他耍了个团团转,甚至连需要保护的人都死了要是抓不到火玫瑰,她真的不晓得如何交差。想到自己的下场,严倩妮的后背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她无法想象,今天不把火焰就地正法的话,她以后的生活该如何经营下去,尤其是毕光荣一向对他十分赞赏,也十分看不惯那些蝇营狗苟的行为。

    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着,脸色煞白的严倩妮忽然瞳孔放大,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副见鬼似的模样。

    捂着伤口的火焰,靠在墙上,身体一阵阵发冷也不知道是墙冷还是心寒,直到太阳穴上抵着硬物,唇角才缓缓勾起,“你来啦。”

    丢下早就没有子弹的枪支,侧过头看着脸上还带着惊疑和怜悯交织的复杂表情,看了严倩妮一眼,眼神里尽是失望的神情,“是真的吗?!”

    听到他的问话,火焰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干涩的嗓音从他生疼的喉咙里传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的前半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为了复仇而努力,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里,复仇是支撑着他一直往前走的动力。

    在无尽的你躲我藏的日子里,他已然分不清什么是真假,不管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压在他心口那块沉甸甸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只是,可惜了毕光荣这个一心为民的好警察,傻乎乎的被他一步步引诱着踏进禁区里

    “你妹妹”毕光荣顿了顿,“纵使那些人做的不对,你也不能把自己的一生赔进去,你的人生不应该被复仇所断送”

    “光荣,他是丧心病狂的杀人犯,你跟他说那么多废话有用吗,”渐渐围拢上来的人,瞧见毕光荣给火玫瑰做思想教育恨不得上前撬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啥。

    因失血过多的火焰,眼前一片模糊,今天他是逃不掉了,“光荣,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想让你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或许他的内心里,从未想过要逃,尤其是在利用了他之后居然让冷血的他有了一丝的愧疚。故而,他明知道这一切是个局,却还是踏了进来,一反常态的跟他们周旋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他。

    如果他的死可以让毕光荣再进一步的话,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把我跟我妹妹葬在一起。”话音未落,抬手握住毕光荣的手,在他惊愕的目光下扣下了扳机。

    火焰死了,始于火玫的火玫瑰终于正法了。

    可是为何毕光荣觉得自己的心里缺了一大块,有些空落落的,这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结局,并不是他所希望的。然而,不管他如何否认,都无法抹杀掉一个事实,火玫瑰是被他开枪打死的,这份功劳他也有一份,即便他不想。

    然而,将他难以接受的是严倩妮借着火玫瑰的死,得以升职。毕光荣从来都没有觉得她如此的陌生,不择手段博上位的严倩妮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严倩妮吗?!

    毕光荣歇斯底里的指责昔日的同僚,今日的上司,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明知道火焰这么做是逼于无奈的,你还用他的死升职,你这么做不亏心吗?!”

    面对毕光荣天真的指责,严倩妮的脑袋突突的发疼,“逼于无奈?他杀了那么多人,是杀人犯,在法律面前谁管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反正杀人就是犯法的,我们身为警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不法分子,不管是谁!”

    这个道理毕光荣懂,可是他在情感上不能接受。火焰的身世那么悲惨,相依为命的妹妹被奸杀时还不到十八岁,未成年啊,就是因为那人是个高guan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抹杀了一个青春少女的生命,毁了一个少年的一生。而他们,拿着人民大众的血汗钱去保护那种的人想想都觉得心寒。

    “是啊,所以这世界才会有那么多报复社会的人,”毕光荣冷笑着俯视着坐在椅子上的严倩妮,“我待会儿要把他的骨灰带走。”

    “你疯了,按照规定”

    “我现在不是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他的骨灰我要带走!”毕光荣冷着脸,看着她精心装扮过的脸,“我不想听什么按不按照规定,反正你也没少打擦边球。”

    被讽刺的严倩妮当即愣在了原地,上下打量着有些陌生的毕光荣,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看清这个人。

    有这样想法的又何止她一个,毕光荣看着她也觉得十分陌生,有种刚把眼前这个女人看清的既视感。从大学到现在,跟他相处了五年的那个严倩妮永远的成为了回忆,“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我们就各走各的路。”

    严倩妮猛然抬头,“你什么意思?!”

    “分开吧,对你我都好。”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毕光荣觉得自己的内心松了口气,他们之间早就有了分歧,他以为只要他多迁就多体谅,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的,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用妥协跟体谅可以解决的。

    毕光荣冷漠的表情刺激了她,嘴唇微颤,“你认真的?!”

    严倩妮知道,他是认真的,前所未有的认真,就像当初他决议要查这件案子一样。为什么他就不能理解一下她的难处呢,身为警务人员居然跟火玫瑰那样危险的人物在一起,还私自将案情牵扯的相关人员随随便便透露给一个外人,他这样做会给他的前途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吗。

    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什么他就是不能理解一下她的良苦用心呢。

    毕光荣转过身,咬着牙,“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经历过这些之后,毕光荣总算理解为什么火焰会对这个社会那么的失望,为什么会那么的愤青,在得不到该有的公道时,谁都会选择跟法制相背离的道路。

    ‘自杀身亡’的季白呆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估摸着剧情的进展,先左映轩一步到达了下一个场景,躺在了冰凉的冻柜里。

    其实也不算是冻柜,只是季哥铁柜组成的架子,周围全都是机器喷射出来的白雾,制造出一副零下几十度的假象。

    跟严倩妮决裂后的毕光荣,踩着虚浮的步伐走到了停尸房,拉开了写着‘火焰’二字的冰柜,里面躺着的火焰一脸安详的躺着,身上沾血的衣物如数被剥去,身上只盖了薄薄一层白色的床单。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帮你办到的。”毕光荣的眼神里包含痛苦与挣扎,就像是一只在茧里挣扎想要破茧重生的虫子,毫无方向毫无动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