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会喊爸爸了
    热闹了一整天的微博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有些好事的旁观者将将事态发展路线分析出来的,才发现这事异常的可以堪称年度大戏。莫名其妙混出头实力还很不错的小艺人刚刚走红就天降祸事想要将他打回原型,前公司前任经纪人却在事态最危险的档口落井下石,圈内大神级别的艺人和著名导演出头力挺,这背后错综复杂的情况都可以拍成一部电视剧了。

    任凡的经纪人看到网上那一片骂声,气得头都快炸了,手里捏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任凡的号码,可是不管他怎么打那边的人很坚持的挂掉电话,再打直接就关机了。

    蠢货!再继续这样下去他迟早都会被他害死,他不得不考虑自己的退路。

    浑然不觉自己被抛弃的任凡,怯弱地看着坐在阴影中的高大身影,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该怎么做?!季东都快被气笑了,好好的一个计划就这样被搞砸了还好意思问他该怎么做?!

    “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季东强忍着怒火反问道。

    许是察觉到季东隐忍的怒气,任凡咽了咽唾沫,试探性的问道:“要不趁机将他那个掉?!”说着,右手抬起来在脖子前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那个掉?!说的那么容易,要是真的有说的那么轻巧,哪里还有季白出头之日。如今他在严博的保护下,别说是动他了,就连抹黑他都需要多费点心思。他这个侄子可不是一般人,要不然严家二少爷怎么会被他绑的死死的。

    “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在节目里动点手脚,”任凡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减少自己的体积,“我知道他接下来有一个综艺节目要上,是剧组定下宣传的首站,身为男主演的季白一定会去的!”

    那肯定的模样,就差没有对天发誓。

    手指在桌面上轻点,发出嘚嘚嘚的声音,一下又一下落在他心里,引起一阵阵战粟。任凡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紧张而又惊惧的看着阴影所在的地方。

    “最后一次机会。”

    任凡点头如葱蒜,嘴里一直念叨着,“好的好我会努力的。”

    派人送走了任凡,拧着眉的季东看着眼前空荡荡的一切,心底没来由的浮现出一丝的惊惧。季白的突然出现让他感受到了恐惧,自己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局面难道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拱手于人?!不,不可能,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注定了他们之间不是你死我就我亡。

    “加派人手追查季文跃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当初为了扳倒季南他留下的证据不多,可作为参与人的季文跃可是一清二楚的,既然他不愿意再次联手,那他只好将他灭口,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死人的嘴巴更为牢固的了。还有季岳那个老东西,仗着自己是代理族长,跟他不对付了那么多年,唯一的依仗不就是下落不明的季白么。只要季白在这世上消失,他就不信那个老东西还能把持着氏族。

    嗤——什么神隐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族长,娶了外姓人之后乐不思蜀都忘了自己本身的职责,身为隐世氏族的掌权人怎么能将氏族的秘密暴露给外姓人。他那个弟弟真的是被爱情冲昏了脑袋,为了不让氏族遭受危害,他只能痛下杀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氏族,为什么没有人理解他的苦心呢?!

    季东有些魔怔,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是为了给族人提供更好的生存环境,可是那个老不死仗着自己的身份对他多加呵斥,说他离经叛道是氏族的耻辱。呵——他就不信了,没有了季白这个所谓的传人,族群里还有人会比他更合适族长这个位置,哪怕是季白也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快了!快了!快了!只要季白永永远远的在这个世界消失,他那么多年经营的成果就可以圆满的摘取。

    季东的助理瞧见他脸上那狰狞的笑容,习以为常的垂下头,季东的精神状态不佳,长期生活在压抑里崩溃是早晚的事情,可是他一家老小的命都捏在他手里,他无路可退更不能退。

    呵——谁会想到,素日里衣冠楚楚一副社会精英模样的季东在私底下就是一个疯子,一个残害手族同胞的疯子。不可理喻,无法用常理解释的脑回路,残忍、冷血、无情,除了钱他一无所有。

    “既然任凡要做,那就做吧,”季东理了理凌乱的衣襟,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

    充当装饰品的助理点点头,后退了两步,转身离去。

    而他的身后传来一阵阵狂妄的笑声,不寒而栗

    等季白清醒过来时,睁开朦胧的双眼就瞧见麦麦那张无限放大的胖脸,捂着有些发疼的脑袋,喉咙一阵干涩,“早啊,麦麦。”

    见到爸爸醒了,麦麦蹦跶了两下,露出粉色的牙床还有三颗小米牙,口水流了下来滴在他脸上,欢乐的喊道:“pa——”

    “麦麦,你刚才在说什么?!”听到类似于‘爸爸’字眼的季白,哪里还顾得上脸上是不是有麦麦的口水,连忙坐起来焦急地抱起麦麦。

    许是察觉到了爸爸的急切,麦麦很大方的继续喊道:“pa——papa。”

    对着麦麦的小胖脸亲了又亲的季白,纠正儿子的发音,“是爸——爸”

    “papa。”

    “爸爸。”

    “papa。”

    “爸爸。”

    不耐烦的麦麦扭过头把自己的小脑袋搁在季白的肩膀上,不管季白如何逗他都不愿意再开口了。

    知道自己心急的季白也不勉强麦麦,在听到麦麦喊出papa这个词时,心底满是感动,在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那么久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不管是怀麦麦时的难受还是带他时的劳累,就为了那一声papa,身体上所有的不适都烟消云散了。

    之前他还不能理解为什么电视剧里面的母亲,明明胸腔里满是怒气却被“妈妈”这两个字轻而易举地的化解。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季白从未享受过母爱、父爱,从入圈始饰演的角色大多都是父母双亡要不然就是父母不靠谱要不就是压根没有双亲,不需要去领悟父爱母爱,在一定程度而言也算是本色演出。

    当初会跟严博结婚,也是因为想要一个家,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在遭受背叛之后,在看清身边人的真面目之后,能够遇到严博真的是他上辈子积攒下来的福气,哪怕没有甜言蜜语哪怕那个男人行为粗鲁哪怕那个男人性格恶劣到令人发指,在他眼里严博就是最完美的存在。

    “什么事笑得那么开心?!”

    给媳妇儿跟儿子带早餐回来的严博,瞧见季白那收敛不住的笑容,好奇的询问道。

    望向严博的脸止不住笑容的季白,拍了拍麦麦肥嘟嘟的小屁股,“刚才麦麦喊爸爸了,虽然发音有些不准,可还是能听出来,麦麦真棒。”说着,又亲了亲麦麦的小脸蛋。

    相比起季白的激动,严博的表现要显得更为冷漠,瞧见媳妇儿拼命亲着儿子的脸,心底浮现一丝丝的不悦,把早餐搁在桌子上,从他怀里接过麦麦,“去洗漱,吃早餐。”

    不晓得自己哪里惹到他的季白,无辜的眨着眼看着脸上写完‘我不高兴’的严博,张了张嘴还是没敢问他。乖乖的去洗漱好,坐在桌子前慢悠悠的吃着爱心早餐,就连麦麦可怜巴巴的望着他要他抱都没敢伸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