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谁又比谁高贵
    严博没多为难季白,盯着他吃完早餐,在他可怜兮兮的表情下挥手放行。如获大赦的季白抱着麦麦跟逃似的走出房间,哪里还顾得上醉酒后的后遗症还有严博落在他身上可怕的目光。

    接到高茜云电话时,他正在回荔城的路上。

    “你是招黑体质吗?”高茜云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颇有种无奈的感觉,“这次无中生有的流言公司会追查到底,在此之前不要在网上跟黑子发生任何的冲突,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戏杀青了,你就干脆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带带孩子跟你家那口子好好亲热亲热,等电影宣传后我再给你安排工作。”

    现下哪个艺人不是趁着有点名气时拼命接剧本拼命刷存在感,他倒好三天两头的就休息,压根就没在意过红不红这件事。自从《登仙》后,他走红的速度太快,自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遭人诟病季白早就见怪不怪了。

    “好的,高姐。”既然公司安排了休息,季白也不好拒绝公司的好意,能够主动提出让他休息一段时间总比他三天两头请假要来得愉悦。

    高茜云看着工作邮箱里面一大堆工作邀约也是头疼,“对了,之前你录制的那首歌出来了,趁着这个机会你把这个消息放到微博上。”

    “什么歌?!”

    听到季白反问的高茜云差点没被气死,身为当事人的季白居然会忘记自己唱过的歌,真的让她十分的无语。

    迟钝的季白愣了愣,有些尴尬的说道:“你不会指的是之前那首老是跑调的歌吧,我记得当时两位老师都不满意啊,怎么这下又说要出唱片了呢?!”不是他故意要忘记,只是当时别说是两位老师了,就连他自己都很不满意,后来又经历了一些事都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你也知道你跑调啊,我瞅着你乐在其中,”高茜云想到之前傅老师的那些话,恨不得将季白回炉再造,平白辜负了那把嗓子,“既然两位老师说可以出,你发就是了,我是不相信你的水平。”她相信的是那两位老师,不是季白。

    无辜被怼的季白,默默咽下了后面的话。唱歌跑调怪他咯?!

    趁着这股全民参与的八卦风潮,深处飓风中心的季白淡定的好像这场八卦风潮跟他毫无关系似的,在自己的微博页面上发表了近日来的第一条微博——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为我做的一切,在唱片发行之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很意外也感到惶恐,但幸运的是有那么多人站在我身旁支持我、相信我,为了不辜负你们的信任,我会更加努力的,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感谢有你们。”

    唱!片!

    所有关注季白的人下意识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两个字上面,自从《登仙》主题曲后,所有白鸽粉都对季白的声音如痴如醉,冷不丁的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在群里炸开了锅。

    “啊啊啊啊啊,我儿子要出唱片了,买买买买买,妈妈终于不用担心我的零花钱花不完了!”

    “啊啊啊啊,唱片!唱片!唱片!”

    “我又可以听到我儿子的天籁之音了。”

    唱片的发行让粉丝们狂嚎,而在天玄娱乐的官网上,唱片制作者的名单刚贴上去就让人们短暂性失语,随后如同油锅里滴进了水珠,瞬间炸了。

    作曲:马闯

    填词:傅先

    指导:吴博成

    监制:孙诗雯

    出品:天玄娱乐。

    他们没看错吧?那可是马闯跟傅先耶,那样大神级别的人物,怎么会为一个网络红人出山写歌?

    还记得一年前,宋玉致也曾求过马闯跟傅先,让他俩合作帮她写一首歌,却惨遭拒绝。他们两个咖大的,哪怕外界把他们两个的作品价格炒得再高都不为所动,季白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居然会让天玄娱乐请他们出山为他制作一张不是正规专辑的唱片?!

    季白到底是何方神圣?!

    与外界众说纷纭的猜疑不同,白鸽粉的群里,已经激动地对着电脑屏幕留下眼泪,在这一次难关过去时,她们这些天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偶像的暖心回应,让人感动到无法用语言来阐述自己内心的感受,面对即将而来的唱片发行这样的好消息,也证明了她们的偶像在她们的支持下努力着,不断迈过困难走在成功的道路上。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都因为这一次无中生有的污蔑联系的更加紧密了,从未如此感受到这个集体的暖心。

    围观了全部过程的任凡焦灼地在原地不同的打转,低着头盯着手机屏幕,在看到微博下面那一排又一排整齐的“人至贱则无敌”,气得肝颤,转身狠狠的将手机砸到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随即手机被摔得分成了几瓣。

    坐在沙发上的经纪人看着任凡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无言的勾了勾嘴角:“怎么?”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这个经纪人怎么当的,公关危机懂不懂?!我都被黑成这样了,怎么不见你站出来为我说几句话?!”任凡直接把火气撒到了他身上,甚至用咆哮的腔调嚷嚷起来,“你那是什么表情,你没看到我微博变成什么样了吗?!你就一点都不着急担心?!”

    “呵!你微薄变成什么样我为什么要在乎?!你之前发微博的时候要询问过我的意思吗?!这事本来就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人家季白是不是出轨管你屁事,是你非要主动凑上前惹来一身腥。”说起这个,他都会被任凡给气死,“你掺和什么?就那么不甘寂寞?现在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你跟季白不合,全世界都知道你在抹黑季白,那群不可理喻眼前只有钱的疯子战斗力有多强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吗?!”

    被经纪人指着鼻子臭骂的任凡都快气疯了,脸色更是难看的可怕。他怎么不知道那群疯子的战斗力,只能但凡能让季白倒霉的事情他都忍不住掺一脚,尤其是发完之后看到微博上面一片倒的言论,心里头就觉着季白这次肯定没办法翻身。

    没想到,半天不到,微博的世界就变了。

    哪怕经纪人骂他的话全都在理,可任凡怎么可能会为这点事情屈服,哪怕之前的事被人翻出来老生常谈,他都无所畏惧。就算他在公开场合冷嘲热讽季白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可言论自由嘴巴长在他身上,他说什么管他们屁事儿,一个两个都咸吃萝卜淡操心的。

    “我做什么不需要向你汇报,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帮我处理这次的事件,而不是坐在这里责骂我!”

    被气笑的经纪人看着任凡那张面目可憎的脸,实在没忍住,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我管你去死,既然你那么牛逼,你自己解决老子我还不伺候了。”

    说完,摔门而出。

    被这个转变惊吓住的任凡看着紧闭的门,眼神里蕴含着怨毒,心里积压的不甘、怨对,在一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都是出来混的,谁还瞧不起谁啊,既然不伺候了还大把人愿意伺候,稀罕!

    目光落在满目疮痍的手机尸体,任凡心里的不服气愈发强烈。凭什么季白可以一部戏接一部戏的拍?凭什么每次危机季白都可以平安无事的度过?一样都是在圈里混的,谁又比谁高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