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争宠
    暗戳戳的为二少准备补品的黄伯隔着玻璃窗瞅见季白往花园的玻璃房走去,哪里除了花花草草以外,还有几条狗狗,都是小白怀孕时二少买来的,也算是为这座宅子增加了些许生气。

    要不是难得起了兴致出来走走,季白还不记得自己家里还有狗狗,跟小时候圆乎乎萌到炸的形象不同,现在的它们要变得更为高大威猛。

    “嗨——小家伙们,”季白瞧见它们高大的身型,丝毫不觉得害怕,上手就摸了摸它们的脑袋,“还记得我吗?我们很久之前见过。”

    对于季白,它们觉得很陌生,只是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很亲切,味道也有点熟悉。

    带着狗狗军团在花园里面玩的季白,刚被大暖男金毛扑倒在地接受它口水的洗礼,就感受到脸上的阳光如数被挡。

    “”除了麦麦,现在居然还有几条畜生跟他争宠!岂有此理!回头让黄伯把它们全部都处理掉,看它们肥成这副模样宰了也有好几十斤肉。

    “嗷呜——”许是感觉到危险,纷纷夹起尾巴,警惕的往后退。

    拍了拍金毛的大脑袋,“回来啦,”从地上爬起来的季白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不着急从严博怀里接过麦麦,反倒把几只狗狗带回了狗窝顺便去洗了把脸,“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下班回家没有得到媳妇儿爱的亲亲,脸色如何不难看。

    脸上还带着水迹的季白亲了亲麦麦的小脸蛋,率先进了屋,最近的天气开始转凉了,稍稍不注意就会冻病,麦麦还小抵抗力也差,他不敢冒险。

    “”他呢?!

    被爸爸捂着进屋的麦麦,露出两颗小米牙,口水随着他的笑容流出来滴在季白的衣服上,一双小眼睛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缝,“pa——papa。”

    “麦麦真厉害!”哪怕这几天听过麦麦喊爸爸,但是每一次都让季白觉得无比的神奇。

    被媳妇儿抛弃的严博,装作若无其事的跟着进了屋,瞧见黏糊糊的父子两人,很是淡定的在季白身边坐下,关切的询问道:“好点了没?!”

    “什么?!”

    顺着严博的目光,季白下意识挺直了腰,干咳一声,“好好多了。”当着儿子的面回答这样的问题,纵使儿子什么都不晓得还是莫名的觉得羞耻。

    “pa——拔”黏糊糊的用自己的大胖脸去贴爸爸,好好的一张小脸蛋都挤得变形了。

    瞬间被转移注意力的季白,亲了亲麦麦,再次乐此不疲的纠正道:“爸——爸。”

    “拔——”说着,一个大大的口水泡泡‘啪’的一下在他面前炸开,制造口水炸弹本人微微愣了愣,像是被吓到的样子,可是下一秒噗噗噗的玩起口水来。

    被喷了一脸的季白,微微蹙着眉,严令禁止麦麦这种玩闹似的不雅行为,“麦麦!不可以这样。”

    难得听到季白这么严肃的训斥,严博微微诧异的挑起了眉,看着一本正经的季白跟一脸懵逼的儿子严肃的交谈。

    “玩口水是一种既不礼貌又不卫生的行为,麦麦你还小可能不懂,但是玩口水绝对不行!”

    麦麦歪着头,困惑的看着爸爸,“啊吖?!”

    “乖,吃完饭饭,爸爸带你去洗澡。”

    听到熟悉的洗澡两个字,麦麦那双小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在季白的脸上开始糊口水,果然还是爸爸最好了。

    晚饭时间,季白还不饿,随意吃了点,就抱着被喂得饱饱的麦麦去洗澡。刚瞧见季白上楼,黄伯就端着新鲜出炉的补品出现在饭厅。

    “怎么了?!”闻着熟悉的味道,严博从碗里抬起头来询问道。

    黄伯也不隐瞒,大致将下午季白隐晦的表达阐述了一遍,完了还不忘将炖盅放在严博面前,双眼发亮的瞅着他。

    “”严博。

    **!居然敢怀疑他的能力,果然是对他太仁慈了,晚点他就知道厉害。

    抱着麦麦泡在浴缸里面的季白浑身一寒,浑然不知猪队友神助攻已经将他卖的一干二净,虽然他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可是在严博眼里,默认成媳妇儿不满意他的表现。

    哄睡了麦麦,严博别有深意的目光落在季白身上,将人拉坐在大腿上,低沉而又黯哑的嗓音从喉咙里震发道,“明天严六会带着于轩他们过来,你一个人能应付的过来么?”

    他明天要跟季东那只老狐狸打交道实在是抽不开身,让季白单独见他俩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放心。不是他小看季白的本事,只是纯粹的担心,总感觉季白的身世后面会有一些超乎想象的事情让世人无法接受,包括他。

    “没事,不是还有严五跟黄伯他们吗。”季白笑笑,暖心于严博的体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别担心。”他也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良善,只是在严博的保护下他不需要也没必要展现自己那一面。

    能在圈里混的人怎么可能都是小白兔,没点手段没点城府就凭着一腔的热血还有天赋就像在娱乐圈长久的走下去?!不可能,现实会被你狠狠的一巴掌把你打醒,可以说,能够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的都不是傻子。

    沉吟了一会儿,“那行吧,有什么事你就让严五出面。”严博亲了亲季白的眼角,“接下来,该算算你的账了。”

    账?什么账?

    还没等他开口,铺天盖地般的亲吻便落了下来,亲的他双腿发软头脑发晕,等恢复神智时已然光溜溜的被压在身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战。

    很光荣的错过了早餐、午餐的季白,最后被麦麦给吵醒了。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拆了一遍又重新组装一般的艰涩疼痛,每动一下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次,季白是真的恼了。明知道今天要见于轩他们还使劲的折腾,是想彰显他彪悍的战绩还是怎地,他不敢想象要不是麦麦把他吵醒,他会不会一觉睡到天黑。

    今晚开始让他睡书房!

    打定主意的季白,抱着麦麦艰难的挪下楼,每走一步都恨不得在严博身上掐一把,等走到客厅时,季白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浑身酸疼不说,怀里的麦麦也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季白干脆将他放进学步车里面,让他自己在客厅里面瞎转悠。实在没力气跟他玩的季白,看着麦麦围着沙发晃悠了一个圈,东撞西磕的又晃到他面前。

    看着麦麦玩的咯咯笑,面带疲惫的季白也被感染了似的露出愉悦的笑声。

    很快,这样愉悦的下午时光被来人给打破了,季白抽出纸巾擦了擦麦麦身上的汗,让黄伯把人抱走,严阵以待的架势。

    严五领着季文跃和一位包的严严实实的人进来了,相比起季文跃的焦躁,严五的表情要显得古怪一些,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打击。

    “严六呢?!”不是说好了严六带人过来的么,怎么变成了严五。

    一言难尽的严五刚刚被刷新了世界观跟人生观,“他呃,有点不是很舒服。”事实上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会儿正躺在床上自我疗伤呢。

    季白点点头,“我看你的脸色也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我没事。”严五摇摇头,不等季白说话先一步后退了几步,把场子让给了季文跃他们。

    被晾了好一会儿的季文跃拧着眉,拉着身旁的人坐下,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该如何开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