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保险箱
    “季文跃嘴里所谓的真相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每一句话的真实性,我我有点分不清到底哪一句是真的,”毕竟季文跃说的跟严博调查的那份资料没有丝毫相似的地方,他相信严博不会骗他,但季文跃的语气太过于笃定,甚至连他父亲所谓的遗物都取来了。“在看到于轩那双耳朵跟那条忽然出现的尾巴时,我就有一种预感,很强烈的预感。”

    “什么预感?!”

    欲言又止的季白望着严博那双深邃的眼睛,坚定的说道:“我也会变成于轩如今的模样,甚至比他还要严重。我在梦里见过自己变身后的形态,就跟我父亲怀里抱着的那只似猫非猫的不明生物一模一样。”

    季白的语气太过于肯定,肯定到严博找不出任何的话来反驳他,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那种似猫非猫的生物,就连现在的于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万一要是真的呢?!严博扪心自问,要是季白真的变成那样的生物,他还会一如既往的对他好吗?!还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他吗?!

    只要升起这个疑问,季白就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慌,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一团整个人都缩在严博怀里。

    严博很严肃认真的想了许久,都无法接受失去季白的日子,季白已然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要是没有了季白,他会疯!

    被勒疼的季白被严博瞬间肆放出来的阴暗气息吓了一跳,尤其是那双蕴含着狂风暴雨的双眸更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一切如数摧毁,“不,你不能离开我,永远都不能!”

    “嗯,我不离开。”把下巴搁在严博的肩膀上,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严博身上,姿势别扭且不适,可至少他能从严博身上获得安全感,内心也没有先前的那股强而猛烈的恐慌。

    努力压下内心里那股暴虐,严博捧着季白的脑袋啃上那没有血色的唇瓣,许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手指摩挲着有些红肿的唇,整个人都稍显镇定了下来,在失去控制前,转移了季白的注意力。

    “那个盒子呢?!”

    季白舔了舔有些疼的唇瓣,喘着气说道:“在床头柜上搁着。”

    抱着季白走到床沿坐下,取过床头柜上的盒子,打开一看,除了一颗莹白的石头和照片外,空空如也一目了然。严博把石头取出来,专心琢磨盒子,东瞧瞧西敲敲然后将整个盒子暴力拆卸。

    “”季白。

    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严博终于在盒子底座的夹层里面找到了一张纸,要不是把整个盒子拆的四分五裂还真的找不到这张纸。

    纸的大小只有食指那么点大,上面只有两行简短的数字,第一行是六个连续的数字,第二行是数字加字母,看起来像是密码。

    看到这熟悉的数字组合,严博的眉头微微蹙起,“你觉得这是什么?!”

    “坐标吗?!”季白接过严博手里的纸条研究了好一会儿说,“剧本都是这样写的。”

    这也算是学以致用。

    “是荔城一间民办银行的保险柜,也是全国唯一一个开展这个业务的银行,上面是保险柜所属的地方代码从属支行还有保险箱代码,而下面是密码。摒弃了传统的钥匙保险箱,当初银行开办这个业务时很受欢迎,我也在那个银行里办了一个保险箱,所以记得很清楚。”

    只是为什么季南会千里迢迢跑到荔城这边的银行办保险柜业务?季氏集团的总部并不在荔城,而前任季氏集团的老总居然会在荔城开办这个业务值得让人深思,老谋深算?还是巧合?

    “你是说我爸他跑到荔城开了一个保险箱?!”季白瞪大了眼睛,也没有看出这张纸条跟普通纸条有什么不同,“那可是二十多年前了,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

    “那个业务是从开办始就有了,只是推广这个业务只是这些年才那么火爆而已,有利有弊端看你在看待它的态度如何。”严博顿了顿,“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现在,我们该到点吃饭了。”

    解密的时间来得很快但对于彻夜未眠的季白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八点,匆匆洗漱完吃完索然无味的早餐,在严博的陪伴下赶到了银行。

    “稀客,稀客,严二少您这次过来是打算办理什么业务?”业务经理在瞧见严博出现的瞬间,从办公室里疾步走了出来,态度恭敬不失谦逊的把他们迎了进去。

    霸道总裁气势全开的严博,直接开门见山,“开保险箱。”

    简明扼要的说明了此次的来意。

    “当然可以,严二少您的保险箱在”

    “不,我们这次来是开另一个保险箱。”季白打断了业务经理的话,从容的报出季南开办的保险箱的序列号,“麻烦你带我去。”

    被焦急的季白打断业务经理愣了愣,见严博点了点头,才说道:“不好意思,我要查一下这个保险箱的所在位置,据我所知您报的这个保险箱的序列号还是我们银行开办这个业务时创建的第一批客户,二十多年过去了我需要点时间找找。”

    他并不是没有怀疑季白的身份,只是他包裹的太严实,除了那双晶亮的眼睛外他也能从厚实的口罩里面看出些什么。而且有严家二少爷作为担保人,他也不怕出什么幺蛾子,而且就算这个人得到了保险箱的序列号,没有正确的密码是无法打开保险箱的。

    银行的这项业务虽说方便,到底跟其他保险业务相比,在安全系数上降低了许多,大多数客户都是用于存放一些比较有纪念价值的东西,办理的人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恩爱夫妻,少有像严二少那样的客户。

    “找到了,在h区。”就在业务经理胡思乱想时,季白要找的保险箱的数据呈现在他眼前,“两位请跟我来!”

    随着安全门一道道的走过,季白紧张的攥紧了衣服的下摆,最后跟严博走到了h区到达了此次出行的目的地。

    “这就是两位要找的保险箱,我在门外候着,有什么事就喊我。”

    按照规矩退到门外的业务经理,恪尽职守的杵在门口当雕塑,耳朵却高高的支起。

    严博拍了拍季白的肩膀,鼓励道:“去吧。”

    望了一眼严博,深吸了一口气,默念着心里那熟烂于心的密码一个个按下,在完成最后一个数字的瞬间,那二十多年从未开启过的保险箱发出‘嗒’的一声,随后缓缓开启。

    偌大的保险箱里面放置的东西不多,一本相册,一个牛皮信封,还有一封写给季白的信。季白也没着急看信,反倒拿起那本相册翻看起来。

    有他父母恋爱时那些青葱岁月的照片,有他们结婚时甜蜜的照片,还有怀他时、生他后的照片,每一张照片曾经都是季南的心头宝,怎么看都是幸福的三口之家,能干的爸爸贤惠的妈妈还有乖巧的孩子。

    垂下头的季白,眼眶微微湿润,口罩下的唇瓣抿得死紧。

    珍重的放下手里的相册,拿起一旁泛黄的信件,微微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季白的内心,“我我不敢打开。”

    关键时刻,季白胆怯了。他害怕,甚至感到恐慌,完全不晓得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他为什么会被遗弃?为什么会暗算?为什么会变成孤儿?他想知道的一切,这封信会给他答案,他的内心是这样告诉他的。

    “媳妇儿,不管发生什么,都有我。”严博搂住他的肩膀,通过肢体的接触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先深吸一口气,呼出来,再打开,一切都没有你想的那么艰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