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8感情牌
    “季总,这边请——”

    然而还没等季白打开那封信,远远地就传来说话声,隐约能分辨出‘季总’二字,反射性的将信对折塞进裤兜里面,然后迅速将剩下的东西拿到自己手里,关上了保险箱,呼了口气。

    就在季白呼气的下一刻,银行职员领着季东出现在他俩的面前,状作一脸意外的冲着他俩打招呼,但在外人看来气氛不是一般的诡异。

    “哟——怎么这么巧,在这里也能遇到严二少。”嘴里说着,但目光始终在季白身上来回打转,想忽视都难。

    把人带到的职员见客户经理也在,在感受到季东说出那话时诡异的气氛,果断脚底抹油溜了,完全没有意识想要拯救一下那可怜的经理。

    严博嗤之以鼻。巧?!嗤——他敢打包票,他们前脚出门,他后脚就跟上了。在银行的保险柜钱偶遇,真亏他说的出口,尤其是他那副假惺惺的面孔,真令人作呕。

    攥紧了手里的东西,季白冷下脸来眼神有些慌乱,微微垂着头小声说道,“我们回去吧。”

    好不容易逮到了季白,季东怎么可能会让他们那么轻易的离开,连忙扯开笑容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相逢即是缘,严二少赏脸一起去吃个饭?当然,你身旁的那位先生也一起去,传言中严二少的伴侣,实在是好奇。”

    气氛在那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原本守在门口的客户经理看着眼前的三人,紧张的直咽唾沫,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生怕下一瞬他们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不管是他们当中的哪一位都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万一真的是打起来了,他该帮谁?!帮谁都是个死啊。

    季东他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严博又怎么会傻乎乎的把季白送进虎口,“不用了,还没心大到可以跟心怀不轨的人吃饭。”无视了季东瞬间僵硬的脸,搂着季白的肩膀与他擦身而过。

    “小白,我可是你亲大伯,你就是这样对待大伯的?”见季白不搭理他,季东也没有那个耐心跟他在这里扯犊子,开门见山的跟他打起亲情牌,转身看着季白的背影,露出凄苦的面容,“你还小,不要受了外人的蒙蔽亲疏不分,我是这世界上你唯一的亲人。好孩子,我知道你这些年受了很多苦,回来吧,大伯一定会补偿你的,而且季氏需要你,大伯也需要你。”

    在客户经理惊愕的眼神落在季白身上,却被浑身肆放冷气的严博给骇的连忙把头低下去,然而内心有一个小人在拔腿狂奔,尖叫着试图消化这劲爆的消息,那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演员季白居然是季氏集团总裁的侄子!天啦噜,这消息好劲爆!

    季白扯了扯嘴角,将摘下的口罩戴上,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确实还小,可我分得清谁是我真正的亲人,这点就不劳季总费心了。”说完,连眼神都欠奉。

    被怼回来的季东,一改凄苦的面容,饱含杀意的眼眸毫不掩饰的落在季白身上,恨不得下一刻就将他煎皮拆骨、吃肉喝血,哪里还有刚才那副和蔼长辈的模样。

    “季白,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当着外人的面被打脸的季东,脸上火辣辣的,不愧是那个女人的种,天生反骨丝毫没有季家人该有的风骨。他当初就说过不该娶那个女人,落到今日的地步全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他怨不得旁人。

    正好对上季东那张狰狞面孔的客户经理,连忙低下头装作不知,毕恭毕敬的将人迎了出去,期间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惹到脑子不正常的季东,暗地里将那个毫无义气的职员给骂了个狗血临头。

    战战兢兢地跟在三位vip客户身后,连头都不敢抬,被他们那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折腾的要死,明明是冷飕飕的空调房里愣是出了一身的汗,偶尔被冷风吹过还冻得打哆嗦。

    季白目不斜视的跟在严博身旁并排走着,手里的东西攥得死紧,隐约能瞧见手背上凸起的青筋以及内心的不平静。

    “嗤——”严博嘲讽似的轻嗤出声,权当身后的那个人不存在。

    打定主意不能让季白轻易离开的季东,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两个的身后,就算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对季白做些什么,但他总要知道季白手里拿的是什么,季文跃那么辛苦的躲避他的追杀进了梅园,怎么可能不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来换取严博的保护,能够让季白主动走出梅园的也就只有季南留给他的东西,按照他对季南的理解,不留后手才是不正常的。

    他那位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弟弟哪怕死了都要出来搅浑水,到头来还不是把自己的亲儿子给坑了,真以为他不晓得当年他在荔城开了保险箱,这种等级的保险箱只要他想分分钟都能打开,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就不信在重金之下还没有愿意为他卖命的亡命之徒,他迟迟没有行动想要不过是一网打尽罢了。

    不管脑子里想了多少晦暗的念头,季东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副谈笑风生的模样,放佛那一瞬间的扭曲只是错觉,落在季白身上的目光也带着长辈应有的慈爱。

    季东的存在,让季白的神经紧绷,紧攥着信封的手心都冒出了一层汗,要不是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可能他下一刻就脚软的连路都走不动了,哪里还能保持这幅看起来镇定自若的模样。

    “能不能别跟着我们了!”季白难得的情绪失控,扭头就冲着季东喊。

    严博伸出手跟季白十指交缠,带着薄茧的手紧紧的握着,热度从两人交缠的手心里传了过去,渐渐抚慰着他有些慌乱的心。

    季东轻笑出声,“这路可不是你家的。”

    被堵了个正着的季白,转头望向严博,似乎是从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汲取到了力量,整个人显得镇定起来。紧了紧两人交握的手,呼了口气,眼神也渐渐坚定起来。

    接下来的那段路,不管季东说什么,季白权当没有这个人存在,只是脚下的步伐快了几分

    严五远远见严博跟季白出来,连忙将车子开到银行门口,堵住了门口的出路。而那战战兢兢的客户经理,看着三位大人物杵在银行门口,愣是不敢移动脚步,远远的坠在他们身后,不敢上前也没敢离开。

    以强硬的姿态拉开车门将季白塞进车里,动作粗鲁不失温柔。

    就在季白跌坐进车里时,察觉到季东动作的严博先一步用他伟岸的身躯堵住了车门,居高临下的看着季东,“多谢季总一路相送,请留步。”

    望着严博的姿态,季东气得一排牙都快咬碎了,“小白,难得跟大伯见面怎么那么快就走了?说起来,我还是在你几个月的时候见过你一面,难得的相聚不如跟大伯我坐下来联络联络感情。”

    面对季东的感情牌,在车里坐定的季白淡定的宛如一座雕像,不言不语不听不闻,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物。

    “小白,我知道你受了不少苦,以前是大伯不知道,如今大伯知道了也有能力补偿你,你为何不能试着接受大伯。”季东说的声泪俱下,“当初你爸妈葬身火海,我既要打理你爸妈的身后事又要处理公司的内乱,等我发现你不见了已经晚了是大伯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妈。”

    这下,连季南都搬出来了。

    “小白,大伯老了,也没有子嗣,将来季氏还是需要你来继承的。”见严博想上车,季东连忙抬手搭在车门上,不让严博关车门,“我知道你怨恨我,可你要知道大伯也是有苦衷的,我不奢求你能够原谅我,最起码你要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一个向你偿还的机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