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意欲何为
    说是休息,没两天高茜云就大包小包的上门来了,美曰其名是探望干儿子实际上是来催季白参加电影宣传活动的。不晓得是凑巧还是有人故意安排,宣传点居然是季白曾经待过的城市,距离那间孤儿院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怎么会跑到樊城去宣传?!”季白在听到樊城两字时,心咯噔一跳,不动声色的打探道。

    整副心思都在麦麦身上的高茜云,随口答道,“说是樊城那边的景色不错,适合宣传什么的,具体的原因我也没有深究。”只要有钱收,管他在哪里宣传。

    “这样啊”

    季白的目光落在麦麦身上,脸上虽然挂着微笑,但眼神却有些耐人寻味。

    抱着小木马玩的高兴的麦麦,难得的赏了严博一个笑脸,两条肉呼呼的小短腿垂在两侧,小手紧紧转着马头两侧的木把手,严博一脚踩在木马下的横条上,轻轻用力让木马晃动起来。见麦麦玩的开心,严博干脆就坐在沙发上拿起经济周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脚底下的动作没停。

    见季白不说话,高茜云很干脆的就坐在了木马旁,跟麦麦互动起来。尽管麦麦不搭理她,高茜云一个劲的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被不胜烦扰的麦麦拍打着脸还乐呵呵的,热情完全没有被麦麦的不买账所熄灭。

    “那么喜欢孩子怎么不自己生?”

    高茜云替麦麦擦了擦口水,“我也想,关键是生了没人带啊,老方那么忙我也不得空,而且生孩子这事全靠缘分,顺其自然吧。”

    被嫌弃也不依不挠的高茜云,厚着脸皮在麦麦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麦麦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麦麦他爹就不乐意了,直接将麦麦抱起塞到黄伯手里,淡淡说道:“麦麦该饿了。”

    完了,还嫌弃的抽出湿纸巾在麦麦的脸上擦了擦,尤其是高茜云亲过的地方擦了不下两遍,嫌弃的意味很明显。

    被嫌弃的高茜云自讨没趣的坐回沙发上,“明天出发,我会让司机过来接你。”

    “不用了。”严博拒绝了高茜云,“明天我送他过去。”

    有些意外的看了严博一眼,也没多问,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严博的提议。不同意也不行,在严博的威势下她压根就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直到黄伯喊吃饭,季白才惊觉时间过了那么久,光顾着跟高茜云商量剧本跟代言的事情,都没发现时间过得那么快,盛情邀请高茜云吃了饭才回去,开始还答应的好好的,没想到严博当着她的面询问于轩他们的饭菜准备好了没后,立马提出离开。

    “我突然想到家里还有点事没处理,就不吃了。”高茜云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记得明天出发,我们目的地见。”说完,连包都不要了,急急忙忙往外走。

    “高姐,你的包——”

    折返拿到自己包包的高茜云,几乎是小跑着离开。

    若有所思的看着高茜云离开,严博沉吟了好一会儿,跟季白疑惑的眼神对上后,暂时压下不提,“吃饭吧。”

    饭后不久,哄睡了一大一小的严博,走到后院去见于轩跟季文跃两人。之前还没觉得怎样,但是刚才高茜云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反常,他不得不在意于轩跟她之间的关系。事关季白,不容他轻视。

    半小时后,严博叼着烟从后院出来,随即严六就接到了24小时监制于轩他们的命令。

    还保持半人兽状态的于轩痛苦的阖上眼,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声音里压抑着痛苦,眼泪顺着手掌滑落,“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

    季文跃不言不语的搂着于轩,下巴抵在他的头顶上,久久不动

    于轩埋着头,什么都没说,也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在事实面前任何的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

    严博走进那间雅致的咖啡馆时,里面还播放着悠扬的音乐,适当的音量给咖啡馆添上了一丝热闹,空气里充斥着咖啡的香气,不时还有服务员端着咖啡走来走去。

    叼着烟的严博,直接绕过了客区,走到一扇门前。

    路过的服务员瞅着严博想要开门,立刻喊住了他,“那位客人,那里是私人领地请勿乱闯,还有我们这里禁止抽烟。”

    拿下嘴里的烟用手指掐灭,用舌头扫过牙齿,那副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服务员瞧见点燃的烟就这样被他用手指头掐灭时,有些惊愕的看着他,耍帅耍成这种高度,也够拼得。

    “不好意思,请你离开。”

    严博挑了挑下巴,好好的一身西装愣是穿出了土匪范,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消费的。来者是客,不管是什么人,也不能擅闯私人领地,要是老板出了什么事他们这帮员工吃了不兜着走。

    “你老板在里面?”

    “你来找我们老板?”服务员愣了愣,皱着眉追问,“我没听我们老板说今天有客人啊?!你真的是来找我们老板的?”看他凶神恶煞的模样,不会是来找茬的吧?

    严博扯了扯嘴角,“那就是在了。”直接上手拧开了面前的这道门,快的让服务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

    “哎——”

    服务员尖叫着想要冲上去阻拦,没想到严博手一甩,打到了服务员的脖子。

    “呃——咳咳咳咳”措手不及的服务员捂着自己的脖子,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就这样被割喉了呢。

    正在谈话的两人看着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同时变了脸。尤其是坐在办公桌前的高茜云跟见了鬼似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严博,骇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严博从兜里重新摸出一根烟,熟练的点燃瞅了一口,“不欢迎?!”

    “欢迎,能让严二少屈尊而来,小店蓬荜生辉怎么可能不欢迎,”挥手让服务员离开,跟高茜云坐在对面的男人站起身来,温和儒雅的伸出右手,“久仰大名!”

    服务员捂着生疼的脖子,狼狈的退了出去,还贴心的替他们关上门,也不晓得老板怎么找来这么一尊煞神。

    不请自来的严博也伸出手跟他虚握一下,眼睛微微扫视了他,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穿梭游离,一声不吭。

    被扫视的两人,一个淡然的请他坐下,另一个僵直了背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喝什么?!”店长率先打破了这片寂静,也不等严博回答,径自泡起茶来,嘴角始终含着笑,丝毫没有被人撞破的尴尬,也没有因为严博打量的目光而失了分寸。

    相比起来,高茜云要显得慌乱的多,在他的目光下愣是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双手紧握着包包的带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办?她做的那些事被严博知道了,他会怎么对待自己?

    正在吞云吐雾的严博把眼神从高茜云身上挪开,落在店长脸上,直视他的双眼,语气淡漠但目光狠厉:“你意欲何为?!”

    “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嘴角含笑,眼神里带着淡淡的审视吗“喝茶。”

    严博抽着烟,冷冷的看着他。

    小巧的杯子里盛着淡金色的茶水,独属于茶叶的香气被烟味所冲散,他微微蹙着眉杯子都到了嘴边,却因为烟味破坏了茶味有些食不下咽。

    端起的杯子重新放下,店长温和的脸孔渐渐冷了下来。

    “这里禁止抽烟,”店长微微蹙着眉,不满的看着严博手里的烟,“请你熄掉。”

    深深的吸了口气,把未尽的烟丢进装满了茶水的杯子里,挑了挑下巴,“你到底是谁?意欲何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