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竞拍
    舞台很快被清理干净了,与此同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上了舞台,个子不高脸上挂着笑脸,再配上那短短的八字胡,很有走狗的味儿。只见他走上台,下面的男男女女在他上台的那瞬间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欢呼的声音并没有因此而减弱。

    “请各位稍安勿躁,”那个小个子的男人拿着话筒,笑眯眯的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安静会儿,喧闹的声音立马小了许多。

    “刚才的那场表演是不是让在座的各位都激情彭拜?”

    “必须——”

    “当然——”

    下面的回答又是一阵叫喊,夹杂着口哨声和女人的尖叫声,耳朵一阵嗡嗡作响,除了这两种声音别的什么都听不大清楚。

    “看来在座的各位都很尽兴,接下来的节目也是万众期待的。”

    果不其然,话音未落场内又是一阵疯狂的嚎叫。

    “本来这场节目是不打算举办的,不过各位的运气不错,就在刚刚我们得到了一件好东西,”他边说边笑,把众人的胃口都掉的高高的,还故意留了个悬念,“至于是什么东西,待会儿揭晓悬念。”

    今晚过来娱乐的人大喜过望,没想到居然还有加场。

    这个俱乐部偶尔会加场,但时间不固定加场的货物也不固定,但每隔一段时间有了新鲜玩意儿,都会逐一通知老顾客过来捧场,像今天这样临时加场的几乎少之又少,可以说好几年都不会有一两次。

    听到这话,下面的人哪里还坐得住,连忙催促他开始。

    “快点快点!别搁这儿叽叽歪歪的,赶紧开始!”

    那人也不啰嗦,拍了拍手,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孩子被推推搡搡的赶上了舞台。

    长相还算清秀,身型也十分娇小,在踏进舞台上时惊恐得环视了一圈,身体微微发颤,想要冲下去,却被后面押送的保镖拦住了,往前一推,踉跄的摔倒在地上,整个人像个毛毛虫似的蜷缩成一团。

    “嘘——长得一般般,身材也不咋样啊。”

    场内已经安静下去了,在看到那长得大咋样的男孩子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开始嫌弃。

    “我说,你们是拿劣质品来忽悠我们吗?”

    “就是啊,要样貌没样貌要身材没身材?”

    躺在台上的男孩,惊恐不安的打量着四周,眼眶里充斥着眼泪,那跟豆芽菜似的小身板因害怕而颤抖不已。

    “是不是忽悠我们啊,这都什么货色啊?!”

    “哎哟,还哭上了,这哭起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哟,王老板看上了?”

    “得了吧,指不定就死在床上了,就这身板还不够王老板的一半大的,免不得做到一半人就歇菜了”

    在这里只有下流粗鄙和人面兽心,没有道德没有人性。

    面对台下一阵阵不怀好意的话语,台上的男孩发出呜呜的哭泣声,蕴含在眼眶里的泪水最终还是流了下来。

    “各位安静一下,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件货物,至于他的性别、样貌跟身材什么的,在你们知晓他真正的作用时,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拥有rh阴性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熊猫血,更难得的是他那颗小心脏跟某位大人物的匹配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八。底价五百万开拍,无上限,价高者得。”那人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开始了竞拍。

    跟之前嫌弃相比,在听到熊猫血跟匹配度这两个专业性词组时,几乎有点门路的人双眼发亮的看着躺在台上的男孩,恨不得下一刻就人就到了自己手里。

    “六百万!”

    “六百五十万!”

    “七百万!”

    “八百万”

    嗅到商机的人正疯狂的加价,完全没有把台上啜泣的男孩当成人看,而是一件可以给自己带来无穷大利益的商品。没有人会在意那是不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也没有人会在意拥有那颗心脏的本人是什么意愿,这就是地下俱乐部存在的意义,在这里,金钱至上。

    最后,那个男孩被一个满是煞气的壮汉标下了,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

    这算是开了个好头,接下来的货物也拍了个好价钱,大多都是写稀奇古怪的东西。

    剩下的最后一件拍品,被人搁在展柜里推了上来,透明的玻璃罩里面搁着一块古朴到极致的黑色石头,上面还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央’字。

    这些都不是重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解说上。获得这块石头可以让‘央’做任何一件事,重点是任何二字。比起刚才的那颗心脏,这块石头更具有意义。

    躁动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起价是一千万,没一会儿,直接飙到了三千万,而坐在雅间的自称是季白舅舅的那个男人,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

    目标人物就在舞台右边完全背光的角落里,要不是他主动开口竞拍,还真的没那么容易把他找出来。

    “五千万。”

    他就坐在那里,报出的价格让所有人都静默了。

    五千万买一块破石头有些太过了,这人脑子没毛病吧?!

    不出意外,五千万之后没有人再出价,而那个人也如愿得到了拍品。见他从背光处走了出来,走到灯光下时,一直平静无波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总算愿意出来了。

    “季总”台上的那个个不高的男人看见他,恭敬的叫了一声。

    那人正是季东。

    只见他摆了摆手,从容的从玻璃罩里面拿出那块黑色的石头,打量了片刻,冲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支票一会儿让人来取。”

    “好的,季总。”

    拿到石头的季东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步履匆忙,很明显,是为了什么。

    而喧闹的场面也随着压轴物品的离去也随之告终,围着的人也渐渐散了。

    等侍者再次敲开雅间时,里面连个蚊子都没有

    地下俱乐部上面是一间酒吧,也是这间地下俱乐部的掩体。

    从容的坐着电梯上了地面,从电梯门左拐右拐穿过喧闹的‘酒池肉林’,到了那扇涂着乱七八糟画作的大门前,他身后的地上倒了不少壮汉。

    而始作俑者本人,则是万分淡定的挂着笑,推开了门。

    门内跟门外是两个世界,有种从都市穿越到农舍的既视感,屋子里的摆设跟一般的农家小院没什么区别,一股浓厚的农家气息扑面而来。

    进去之后,还很礼貌的关上了门。

    这是一个套房,将原生态的农村整个搬了过去,跟这里的整体风格很是不搭。

    穿过堂屋,就能隐隐听见说话声,转过小厅,就是声音的发源地。

    矮墩上坐着两人,正面对面的喝着茶水,时不时交谈一番。跟季东正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纤柔的女人,符合了歪果仁对夏国传统女性的想象,穿着改良过的旗袍,盘着老式的盘发上面还插着发簪,活脱脱的古代仕女图。

    走到死角就停下脚步的他可以看见季东把刚得手的黑色石头就这么随意的搁在茶桌上,而两人的话题却没有提及到任何跟石头有关的话,反倒像是要追求对方的模样,追问起别人的感情生活来。

    两人谈笑宴宴,时不时的能听到女人的娇笑声。

    一向跟季东争锋相对的他,看到这样的场景,自然也没道理让季东好过。

    就在季东跟她说得兴起时,他从死角里缓缓走出,“季总,好兴致。”

    就这五个字,把笑得正欢的两人给吓得一个抬头一个扭头望过去,然后,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