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央
    “是你!”季东哪里还有心思跟别人谈笑,目光落在对面那个气势骇人的儒雅男人身上,整个人瞬间紧绷,“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许久不见,季副总风采依旧啊,”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打趣道,“不,现在改叫季总了。”

    季东的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的挺直了身体,那是及时做出反击的姿态。“能够躲过我的视线回国,还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看来你也花了不少心思啊。”

    到底不是自己的老巢,能被他跟踪到这里,他并不意外也没有蠢到认为这一切都是巧合。

    “只是‘老朋友’之间的会面,季总不要那么紧张。”说着,径直坐在了距离季东不远的爱墩子上,还冲着那女人笑了笑。

    “老朋友之间的会面?司空弘,你说出这八个字时不觉得可笑吗?”他们之间早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关系,还老朋友?嗤——当年要不是他早有准备,可能死的那个就是他了,哪里还能坐在这里。

    被季东韩作司空弘的儒雅男人,始终都保持着微笑,但他的笑容比他不笑时还要恐怖,看着都让人心慌气短。

    “找你算一下旧账。”

    季东眯了眯眼,“我们的账都可以从咸丰年代开始算起,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功夫跟你跟你寒颤。”因着他的出现,他的心凉了半截,可是偏偏这个男人不急不躁一副要跟他耗到底的模样,他哪有心思去应付他,最要紧的是眼前的事。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还故意把下属留在外面以示自己的诚意,现在看来留守在外面的下属都被他收拾干净了。被人堵了个正着还孤立无援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真的没想到司空弘居然能不声不响的摸到这里,他之前所做的一切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也是,比起我们那些烂账,你现在更关心的是如何使用那个任何的要求。”司空弘勾了勾嘴角,料定了季东不敢在他面前说出任何的要求。哪怕有些事情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只要他们一天没撕破脸,季东一天都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任何越界的话,哪怕是一个字都不敢。

    想到季白这些年受过的苦,不让季东死的痛苦的话,真的太对不起他逝去的妹妹跟一直不待见的妹夫了。

    “与你何干。”季东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这四个字,他倒是想吼出来,只是多年高居上位无时无刻不再提醒自己要注意形象,架子端久了在面对宿敌时下意识的就摆出来了。

    他跟司空弘两个人斗了那么多年,彼此对彼此的手段算得上十分了解。他出现的那一刻,没有拔刀相向,肯定还有所图谋,要不然按照他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可能笑眯眯的跟他相对而坐。

    “你确定接下来的事情真的与我无关?”

    “确定。”季东咬牙切齿。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季东,你是在把我当傻子看吗。”

    季东这下恼了,猛地站起来,指着司空弘道:“别太得寸进尺!”

    说到底那都是他们季家的事,司空弘他一个外人掺和进来算什么?就算那个女人是他的妹妹又如何,她已经嫁入季家,那么她生是季家的人死是季家的鬼,他掺和个什么劲儿。再说了,他们两个斗了那么多年,不也照样被他困在国外几十年吗,真以为他司空家很了不起吗?!

    诚然,当年要不是他早有准备趁着司空家内乱之际,将司空弘弄得焦头烂额他哪里有这些年的风光。困住司空弘只是暂时的,只是让他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居然把季白给藏起来了,要不是季白爆红,他还真的不知道司空弘把季白藏在了鱼龙混杂的娱乐圈里。

    更可气的是,季白居然跟严家二少爷搅和在了一起,硬是躲过了他一次又一次追击。本以为在娱乐圈更好对付,不曾想拖后腿的猪队友太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走红。

    如今他刚找到突破口,司空弘居然回国了。

    “我乐意,你管的着么?”司空弘冷哼道,眼神状似不经意落在那块石头上。

    季东顺着他的目光快速将石头收起,紧紧攥在自己手里。

    “我说的对吗?央小姐。”就算被迫离开夏国,但对于这里的一切他都时刻关注着,不管是季白还是季东,哪怕是这一片热土带给他的回忆大多都是伤心的。

    端坐在一旁围观的那位小姐,径自喝着茶不予置评,但是对季东的印象大打折扣,心底隐隐浮起了一丝的不悦。转念想到,他们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接触,转而压下了那丝不悦。

    见央小姐不理他,季东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露出手掌里面的石头,笑着说,“石头的协议还作数吗?”

    “当然。”放下杯子的央抬头看着季东,“不知道季先生有什么愿望需要我帮你实现的呢?”

    “在此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央小姐。”

    在季东说出这话时,司空弘用舌头慢慢扫过牙尖,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请说。”

    “组织‘央’是你的吗?”

    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央露出了鬼魅众生般的笑容,“我就是央,央就是我。”从来就没有什么组织央,也没有什么成员,从头到尾,央只是一个人,一个拥有花容月貌的女人,而这个人正是他们眼前的这名女子。

    “那好,我的愿望很简单,和我结婚。”

    话音未落,便得到了央微微惊愕的眼神以及司空弘意味深长的笑容。季东在赌,他不能把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目的暴露出来,哪怕司空弘对他的真实目的门清的很。可是他们一天眉头捅破那层纸,他们还需维持如今的对峙局面。

    他跟司空弘都很清楚,只要捅破了那层纸,必然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故而他们都在等、等在寻找那个时刻。

    “季先生,你确定?”

    “我很确定。”

    “比起跟你结婚这个提议,或者我可以再给你一个选择供你参考。”

    说这话时,央看了一眼司空弘,但只短短一眼,随后垂下了头按下了关闭键,原来在他们说话的空挡水壶里的水已然沸腾。

    “什么?”

    “替你毁了季白。”

    司空弘和季东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她,不知为何在看到她脸上那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倾国倾城的笑容时,他们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似乎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从上涌随即传遍全身。

    温柔乡英雄塚,但是在他们眼里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黑寡妇的本身。

    “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司空弘眯了眯眼,这是他发怒前的习惯性动作,“别以为你长了这么一张脸就可以得到任何人的怜惜。”

    相比起司空弘的愤怒,季东要沉默许多,面对央的提议,他沉下心来暗自琢磨着两者之间的利弊。诚然,跟央结婚,将他们两人捆绑在一起,确实是无往不利。但他不能低估央的手段,一个女人能在名声经营成今日人人畏惧的地步,绝非等闲之辈,选择跟她一起只是无奈之举,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季白。

    只是现在要是答应了央的提议,就意味着他要跟司空弘正式宣战,这对他并无好处。他还没有摸清楚司空弘这次回国的途径,他不能在这个档口轻举妄动,他不是斗不过司空弘,只是不想节外生枝,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