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你有事瞒着我
    “嗯。”简短应答的严博,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句话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着了。

    麦麦,刚才是站起来了?!他没看错吧。

    虽然只是短短的1秒,麦麦确实依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这个发现让季白异常欣喜,就连黑脸的严博也感到意外,而意外里夹杂着淡淡的喜悦。

    兔崽子能走了,以后就不用天天缠着媳妇儿了。然而事实会给他一个响亮的巴掌,把他狠狠打醒。

    相比起两位爸爸喜形于色的情绪,主人公本人要显得郁闷。

    把自己摔懵的麦麦,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边上的团子还摇着尾巴见小主人不理它还用自己的头去顶他。

    一咕噜的翻身抬头去瞅爸爸,见他们只是站着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也不恼,绷着一张小脸爬坐起来,然后再次揪着团子颤巍巍的站了起重复站起摔倒两三次之后,一身汗的麦麦靠着团子摊在了草地上。

    “麦麦刚出生时的场景好像就在昨天,一转眼就这么大了。”感慨着时间流逝的季白似乎没有感受到严博深沉的目光,正想要去抱麦麦,却被人抢先一步。

    “变冷了,回屋。”

    先一步将麦麦抱起的严博,神色如常的进了屋。跟在他身后的季白反倒是皱起了眉,拍了拍正在他脚边求爱抚的团子的头,嘀咕道,“怎么今天怪怪的。”

    等哄睡了麦麦,季白推开了书房的门,见严博有些慌乱的把桌面上的那沓文件收起,微微蹙着眉询问道,“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我正好处理完。”严博关上了抽屉,走向季白把他带离了书房,“明天不是要去樊城吗?东西都收拾好了?!”

    “好了,没多少东西收拾。”大部分都是严博的,他去做宣传的到时候会有服装提供也不需要带那么东西来来回回。

    把人带到卧室的严博,无视了季白询问的目光,“那就早点休息。”

    今晚的严博前所未有的古怪,先是抢着照顾麦麦接着又以公务繁忙避开了他,现在到书房找他却被他压着说要早睡早起。什么情况?!

    与季白双目对视中的严博,愣是咬紧了牙关,“睡觉。”

    没有勉强严博的季白顺从的闭上了眼,开始装睡,装着装着,整个人都开始迷迷糊糊了。结果严博一离开,反倒睡不着了。

    “你有事瞒着我。”

    处理完事务回来的严博,刚掀开被子就听见季白慵懒的声音。

    原本打算偷偷钻被窝的严博,愣了愣,“怎么还没睡?!”

    侧过身的季白正睁大了眼看着床边那高大的身影,“你有事瞒着我!”语气肯定。

    “老子是问你怎么还不睡,扯那些干嘛。”说着,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把季白整个搂在怀里啃了好几口,声音有些低沉沙哑,“既然你睡不着,那我们来做点有助睡眠的运动好了。”

    被亲得晕乎乎的季白哪里还记得要追问他什么,直接就被摁倒,直到第二天上车都是被严博抱着上去的。

    至于麦麦?再次被他那个无良的爹打包送到奶奶家了。

    “唔几点了?”腰酸背疼的季白从后座醒来,用手背去遮挡有些刺目的阳光,干涩的嗓音从他那使用过度的喉咙里蹦出,带着一阵阵的疼。

    充当枕头的严博,瞧了一眼腕表,“十点了。”把一早准备好的温水递到他嘴边喂他喝下,像变戏法似的端出粥放在他手里,不着痕迹的挪动着自己有些发麻的腿。

    接过粥默默喝着的季白,冲着严博笑了笑,大有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

    严博挑了挑眉,催促着让他快吃。

    “吃不下了。”看着温热的粥,季白实在是没有胃口。

    严博转过头,不赞同的看着他,“吃不下?这才几口啊,你不是说要给我再生个孩子吗,不好好吃饭养好身体,拿什么生?!”

    季白一听,脸上绯红一片,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

    每次折腾完都拿这个说事,从他嘴里说出有关于孩子的话题,总是让他有种被取笑的错觉。这个男人压根就不是在意子嗣的那种人,看他平时对待麦麦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要不是因为麦麦是从他肚子里出来的,估计他压根就不想要

    “快吃!”

    说着,直接从季白手里抢过碗,勺了一大勺递到季白的嘴边,见他嘴唇微张直接塞了进去,粗鲁的可以。

    从来没有伺候过人的严博手里没轻没重,有几次勺子都撞到他的嘴唇,磕得生疼,季白一声不吭,安静的任由严博把一碗满满的粥全部喂进了他嘴里。

    哪怕嘴唇一阵阵的疼,对于眼前这个不会用温柔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心意的男人,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距离樊城还有三小时的路程,你要是累的话就再睡会儿。”

    季白摇了摇头,拒绝了严博的提议,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见季白的精神状态还可以,严博也不勉强,拿起搁置在一旁的文件翻阅起来,两人相靠而坐各做各的事,哪怕没有交流但是场面异常的和谐。

    抱着手机的季白等着手机屏幕出神,昨晚被打断的回忆正慢慢回笼,严博的古怪举动也被无限放大,好几次提及都被他三言两语的转移了话题,严博到底有什么事瞒着他?!

    而且昨天早上出去了,临近晚上才回来的,身上还带着一股熟悉的香水味,像是高姐身上的香水。

    严博去见高姐了?还是他觉得高姐有问题,所以去见她了?!

    心中纵然有千万种猜测,可是严博不说他也不好追问,但心底还是在意的。

    手指停留在微博页面上的季白,下意识的询问道,“你不说是不是为我好?!”

    骤然听到这话的严博愣了愣,翻页的手指停在了纸张上,良久,“嗯。”

    “也不是能不说,只是我觉得那些信息都缺乏了真实性,你知道了只会徒增烦恼罢了。原本我是想着等我查证辨别了真伪之后再告诉你的。”没想到居然让他察觉到了异样,果然在季白眼里,他没有秘密可言。

    “那我等着。”知道严博是为他好,季白也没有过多纠结。

    季白不纠结了反倒是严博纠结了,拧着眉,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知道你母亲那边还有什么亲戚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也没见过我妈啊。”季白的笑容里面有些落寞,更多的是苦涩,“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严博蹙着眉,挣扎了一会儿,接着说,“昨天冷不丁的冒出来一男的说是你舅舅,我没听你提过,所以问问你。”

    “舅舅?!”

    不会是骗子吧?!他在孤儿院那会儿也没人跟他说过有舅舅啊,就算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季白也没打算相认。以前受尽责难的时候也不见得他那个所谓的舅舅出现,如今他有着大好前程,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小日子过得那么美满,也不需要什么舅舅来掺和进他的生活里。

    见季白没有想要与他相认的想法,严博赞同的点了点头。不管那人是什么样的来头,季白已经是他严家人了,有没有他那个舅舅也不重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