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会面
    相比起四季分明的荔城,樊城的天气要多变些,到达下榻酒店时明明还热的恨不得扒光,但到了傍晚就必须多加一件外套,到了晚上不开暖气压根就没法睡,而季白显然成为了樊城诡异天气的发言人。

    季白怕冷,打小都这样。哪怕是在孤儿院里他永远都是穿的最为厚实的那一个,别人穿棉袄他得穿两件,别人穿薄外套的时候他还在穿棉袄,等所有人都穿着短袖到处跑的时候他还穿着薄外套。

    哪怕是离开樊城十年,到篆刻在心底里的畏寒怕冷瞬间迸发。

    “你这样明天的活动你能坚持?!”

    不是严博怀疑他,而是季白现在表现出来的一切让他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忧,在家里的时候也没见他那么怕冷过啊,怎么跑到樊城就抖成这样了。

    把自己裹成蚕宝宝的季白从被子里露出头,暖和的舒了口气,“没事,到时候我穿件薄外套,我还准备了暖宝宝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都热的剩下一件衬衫的严博恨不得光着膀子,看了一眼显示着27度暖风的室内空调再瞅瞅锁在被子里的簌簌发抖的媳妇儿,屈服了。

    “我去买点吃的,你呆在房间里面休息。”

    衡量了一下室内外的温度,临走时严博带上了西装外套,一出门就穿上了。被室内温度烘的有些燥热的严博,刚推开酒店的大门就被外面等待已久的凉风一吹,整个人神清气爽。

    从裤兜里面掏出烟点燃,看着马路对面正闪烁着霓虹灯的招牌,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眼前的一切被吐出的烟圈所朦胧。

    抬脚往马路对面走去,先给媳妇儿点了一锅粥,杵在柜台等。

    “严总,我老板请你过去。”

    没多做纠结,在瞧见并不陌生的那张脸时,严博只是抬眼瞅了他一眼,欲走。

    保镖看着严博嘴里叼着的那根烟,伸手拦了一下,“不好意思,请严总把烟掐了,我老板不喜欢烟味。”

    严博拍开了他的手,挑了挑眉,“你管的着吗!”

    按照他的身份地位来说,刚才的举动确实是逾越了。

    不等保镖纠缠,坐在包厢里面的司空弘就挥手他离开,等严博走近时发现高茜云跟他的丈夫方永安也在。

    “严总。”方永安在见到严博的刹那,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恭敬的喊道。

    压了压手让方永安坐下,向前走了两步一口烟如数喷在了司空弘的脸上,成功的看到他瞬间转变的脸色。

    在严博面前,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对严博这样恶劣的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严博,你不要太过分了!”

    “嗤——”严博嗤笑出声,随即又冲着他的脸喷了一口烟。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壁上观的方永安夫妇,恨不得消失在这里,免得两位大人物想起他们把他俩给炮灰掉。要是知道严博也会出现,高茜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没想到他们两个刚坐下,严博就出现了。

    流年不利,出门遭灾。

    还以为两位大人物会打起来时,没想到当事人反倒冷静下来,一个嫌恶的擦着自己的脸,另一外后退了几步安安稳稳的坐下了。

    “”被夹在中间的两人面面相觑。

    未燃尽的烟被掐灭了,随手扔进了碗里,翘起了二郎腿双手环抱在胸前,“说吧,找我来什么事?”

    要不是看在他提供的情报还有点价值的份上,他才不会把季白独自留在酒店前来会这么一个糟老头。

    “我们合作。”

    “合作?!”严博嗤笑着,“就我们两个两看生厌的样子,还有合作的必要?”

    司空弘瞪着他,冷笑道,“这里可不是荔城,而是樊城。季东在这里经营了二十多年的樊城,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不可能把他扳倒。”二十六年前,季东的根基尚且不稳或许还有有机可乘,可如今根深蒂固的季东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把季白转移也是由于季东势力的稳固,在荔城季东是不敌严博,因为荔城是严家的底盘他的势力从未涉及到荔城,故而跟严博相比自是有所欠缺。可樊城不同,可以说樊城是季东势力的发源地,哪怕是他也要忌惮三分。

    究竟是谁给他那么大的勇气,让他不多加思量的就敢跟季东对上。

    “我无所畏惧。”

    面对严博的大言不惭,司空弘就差没上手教训他这个不肖子孙,还无所畏惧,真以为他自己是奥特曼会变身的那种,什么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那都是电视剧里面骗人的情节,光是一个季白就够他头疼的。

    “那季白呢?!”

    季东由始至终他的目标都很明确,就是季白。

    司空弘能想到的事,严博肯定能想到,与其带着季白躲躲藏藏还不如主动暴露在季东眼前,他对自己有信心肯定能保护好季白。“这个不用您老人家操心。”

    司空老人家弘有些恼怒的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质问,“你想拿小白当诱饵?!”

    不是想,是已经拿了。在正式对上季东之前,他总要弄清楚隐藏在他们身边的敌人有多少,那些人到底是谁。他也知道这样的举动很冒险,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做法是最为快捷有效的。

    “你一定是疯了,居然拿小白做诱饵,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司空弘不敢想象那时的情景,他还没跟自家外甥见过一面说上一句话,还没听到他喊一声舅舅,就要接受这样的刺激,难以承受。“你疯了吧。”

    “这是最好的安排,”严博瞟了一眼时间,从容的起身,“我知道你跟季东交手很多次,对他的行事作风也有所了解,但同样的他也对你有所了解,可我不一样。”

    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严博,在对上计划周全的季东,从来都是他节节败退。因此,他才有这样的自信能护季白的周全,也能给季东一记重创。

    严博胸有成竹的模样感染了他,失去仪态的司空弘渐渐冷静了下来,“确实,是我魔怔了。”

    “不管你是不是季白的舅舅,我很感激你能替季白着想,不过我希望在所有的事情没有明朗之前,不要去见季白。”这个要求合理的近乎残忍,可在座的人都知道这是最合理的安排。

    高茜云担忧的看着一脸落寞的司空弘,她能理解严博的做法,但同时也不影响她对司空弘的关切。

    良久,司空弘近乎缥缈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了。”

    “粥应该好了,小白该饿了。”严博抬脚往外走,手搭在门把上时,顿了顿,“我可以接受你对季白的保护。”

    至于季白身上所背负的一切,都该由他亲手去了结。不管是季东也好,还是那个神秘的氏族也好,都将由他一一了结。

    严博出去时,正好粥刚打包完,从钱包里面摸出一张粉红色的钞票结了账,才不慌不忙的往回走。

    而他身后的包厢里,坐着的三人若有所思的相视而坐。

    司空弘不得不承认,严博确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对手,从进门开始就从气势上死死压制住了他,没有给他一丝反抗的机会。要不是他跟季白在一起,他肯定会很欣赏这样的年轻人,有胆识、有谋略。

    “您没事吧?!”方永安在自家媳妇儿眼神的逼迫下,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道。

    司空弘瞟了他们一眼,笑了笑,“小白找了一个好男人。”但不是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晚辈,处处顶撞长辈,没礼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